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10/05

有一種球員的典型叫「林志傑」,另一種叫「田壘」

不知道球員在生涯初期會不會好奇,還是從未想過,自己在退休的那一刻,將會怎麼樣被評價?我們可以舉出兩位比較具有指標性的球員,在目前他們職業生涯「靠近」退休的時間點,評論一下他們各自代表什麼「典型...

作者:Tedd

肯努特

心態吧,或許田壘覺得他只要能夠宰制國內籃壇就夠了
當年高中畢業的時候也有傳聞說要送田壘去美國念大學,接受美國大學籃球的洗禮
但田壘後來選擇就讀師大,打UBA、SBL......

田壘條件很好,但要說他沒進步也不公平
記得當年在敝母校體育館看HBL預賽,田壘高一時候被屏中的李豐永吃得死死的
但後來就腳色互換了 XD
但也許田壘成長到一定的階段,他就覺得這樣夠了

筆者將兩者提出來並論
我想沒有對與錯,在面對運動生涯每個人的選擇不同
有人寧為雞首、有人寧成牛後

我跟自己說要有出息

其實這是天才和地才的對比文章吧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私下的故事
我們球迷只能惋惜而已

JK1971

很棒的觀察啊!這就是我們這種小國要注意的地方!我們優秀的種苗都太快被捧得高高的,一方面缺乏同儕等級的競爭,另一方面有太多的掌聲跟太多要沾光的手伸了過來...不是大陸甚或美國沒有這樣的情況,他們早殞的天才更是不勝枚舉,但問題事他們有很多的替換可以選擇!而我們可能要好多年才能偶遇這樣一個流川楓(沒錯,我一直以為壘哥就是中華隊的流川),但是放任他自由成長的結果,如同作者說得沒有貶抑,只是留下了很多的想像空間~

老爹

有想過田壘是征戰國際賽.國內聯賽多年受傷 才慢慢退化的嗎?
沒有 因為你只想到志傑怎麼進步神速
有想過田壘在禁區是要跟對方動輒7呎的怪物卡位嗎?
沒有 因為你只看到志傑怎麼搶下籃板
你確定田壘不想像以前一樣動不動飛扣? 我也不知道 可是當你說他像公務員心裡已經認定他不想了

刘旌

對不起,我跟上了陳志忠.........

shyh

田壘在國際賽打不開?
這點我不贊同
2009亞錦第五 2013亞錦第四
2005、2013東亞運金牌
田壘都是先發主力 而且表現都是國家隊前三名等級的
他在國際賽抓過20個籃板
還以內線位置入選過亞洲前三隊
以亞洲四號位置來說 田壘算是很出色的一個

田壘公務員心態應該是在達欣吧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
一方面他確實不擅長打4-5號位置
一方面達欣也過度使用田壘
他當然要保護自己
這也是田壘退化的很重要原因

不過如果以2001-2015的國際賽表現來看
田壘絕對大勝林志傑

Lu Chen

這有點在貶低陳信安和田壘吧!! 他們都有受到比較嚴重的傷吧!
田壘手傷報銷1~2個賽季((有點忘
陳信安在巔峰時挑戰NBA失敗之後回國打SBL不小心膝蓋受傷 讓他錯過國王隊的夏季季前訓練營 提外話這次的季前訓練營田壘也有去 雖然最後還是沒獲得青睞!!
林志傑也有傷但相較好像沒傷的這麼嚴重 雖然他在國內跟CBA打的成績都比陳信安和田壘好 但在過去國際賽林志傑的表現似乎壓不過他們兩個吧!!

Dean Lin

請問您真的有在看國際賽嗎?
田壘在隊上做盡一切苦工要做的事
抓籃板,防對方的大個,這些輕鬆嗎?
你有看到第四節他都快斷氣了
但是中華隊沒人頂得上去
他還是得打滿全場
你要鞭請先把其他幾位拿出來鞭
常常籃板第一是田壘,第二是李學林......
不要因為他沒得分就否定他

你以為田壘真的不想出去嗎?
他是卡在達新的長約,出不去
達欣不放人他也沒辦法
你沒看到他一約滿就去對岸打球嗎?
哪個球員不想在更強的地方證明自己?

請在下筆前多想想
隨意否定一位為中華隊立下許多汗馬功勞的認真球員
對他是很不公平的

LIN 90

公不公平我想當事人可以出來說(雖然他可能看不到這文章),但這並不表示他不能接受任何人的評論。

田壘是一個認真的球員,本文看來也沒有否定他的意思。而且他還有舊傷,疲勞性骨折等等問題,但在台灣籃壇的付出無庸置疑。我雖不喜歡田壘但對他還算有信心,相信他不會禁不起一點批評。

Tedd

(補充當時沒時間寫好的篇幅)
開宗明義地說,我十分認同田壘在國家隊的表現,他的努力與犧牲相信我寫都寫不完,也不是一篇文章就可以糟蹋,只是我只能採用一個切入點,闡述他的今日成就大部分是由於他傲人的實力與拚搏,並非他累積而來的進步。如果換另外其他切入點,那田壘的好處自然又是說不完了不是?

而說到他走的這條路,應該也不是他「能不能」做到的問題,而是他的「選擇」。試想,籃球員是他人生的角色「之一」,他有沒有權利選擇做一個天天享天倫之樂的好爸爸、好親人?他可不可以當一個不辜負栽培他球隊的好員工?不離不棄的好隊友?樂天知命的好榜樣?

他有絕對的選擇權。以球員角度想,每當我們在要求他們要更上層樓,更拚、更奮鬥時,很少人看到他們累到在爬的情形。很少人能夠接受,他們應該有權利選擇。
但是,這個哲學是屬於人生的、屬於生涯的,在球場上只是看球技看成績的旁人,比較少能夠體會這一點,看起來像是貶損他一樣。但說穿了,這不正是他個性當中些許的「俠氣」、「樂天知命」的部分嗎?其實我不認為所有高超球技的人都應該像歐美籃球員般「霸氣外露」的!

我不贊同他場上溫馴就叫做「沒有脾氣」,這就是他的脾氣!這就是他的堅持!

我相信他現在得到CBA 的機會,會拿出萬分努力,也相信他會繼續自己的堅持,要證明自己的這一套是走得出一條路。我只希望多給他一些刺激與建議,因為我對他的期待,真的,更大!

而今天他如果真的走出這條路,他就是在樹立一個新的「典範」,一個真正屬於田壘的,也多虧了他是田壘,讓運動員能夠說:「我或許可以選擇像田壘那樣,咦,想想也不賴」。但是,我說了,如果要像田壘,你還是要努力,要掂掂自己是否「夠資格」啊 !

然後我聽到林志傑竟然要參加CBA的明星賽!又讓我驚訝!CBA不是人才濟濟嗎?怎麼林志傑在那邊算得上是明星嗎?之後我到大陸去經商,不斷有機會再電視轉播看到林志傑的比賽,從一開始主播要報他名字都有困難(CBA轉播的主播跟台灣是差很多的),到後來稱他是「亞洲籃壇三十年才出現的逸才」,我才發現他的特質真的跟大陸其他球員很不一樣。

接下來看到他比賽,都是在瓊斯盃或者是國際賽事,我不得不說,一個球員到這樣成熟的階段,他的進步還是讓我訝異不已。長年在大陸打球,讓他的傳球已經變得非常的成熟,跑位也不再是像以前時常需要打「機遇戰」,更多的是有「目的」以及「配套」的走位。由於在CBA的比賽他常常是場上個子最小的,所以很明顯的可以看到他盤球的功夫也進步了,這樣可以配合更多的戰術,展現出更多的功能,而不是只能「非持球」跑位,等著球傳過來。這時候他已經在生涯成熟期了。而就在球技進步的同時,他的心智、態度,整體的都變得更成熟。各位只要隨便數一下,就可以數出有幾位球員在生涯的初期過後還可以持續成長進步,乃至於到生涯晚期,還持續讓人驚艷的?我想這就是「野獸」林志傑讓這麼多人喜愛的地方,他這樣具有野獸爆發力的球員,太多了,能瘋狂砍進三分球的球員也不少,最令人欽佩的,其實是他不斷精進自己,提升自己的層次,彌補自己的不足。是啦,他的失誤還是很多;是啊沒錯,中華隊的罰球還是不好,但是在這些時刻,我們才可以看出,「野獸」也是一個普通人,這樣平凡的一個人卻能夠屢屢展現出超凡表現,這才是讓他成為不可多得的球員其中一個關鍵因素。

然後我們談到田壘。

我的年代看的球是「龍三連線」。在那個時候如果一個兩百公分的大個子在三分線外出手,我們會覺得他打球不是很認真,很愛開玩笑。這就是為什麼當我第一次在三民家商看到高中時期的田壘投三分球,然後快攻,然後灌籃,我心裡面也會冒出那一句話:「這就是天才了吧!」

時間直接跳到十幾年後,田壘三十幾歲了,這些年他有增長的地方,除了他的體重之外,我看不出他有什麼新鮮的技巧是高中的時候做不出來的。他有沒有進步?當然有。他變成一個更全面的前鋒,中距離跟三分線都更加穩定,這些進展如果放在我的身上,絕對會是不得了的進步,可是放在他的競爭層級上面,很難看的出來。大家一直期待他的對抗性有所提升,結果不是很令人滿意;切入之後的墊步、腳步變化,能否像伊朗的巴赫拉米看齊,或超越?結果一直沒改善,一旦被擋死了一邊就只能夠傳出來或者失誤;如果是這樣,那他是不是可以發展一些背框的單打技巧跟腳步變化,配合他中距離的手感,也是一項犀利的武器?沒有。那麼,防守籃板卡位他有沒有進步?開玩笑,這些是他在職業生涯初期就已經是大魔王等級的了,還要再怎麼進步?這些在國內都很好,只是每次到了國際賽,都覺得他「很施展不開」。今年我們終於有機會對陣到新加坡,田壘飆出了「傲視群雄」的21分。我根本不興奮,他本來就是可以做到這些事的球員!只是為什麼是等到對新加坡呢?

反過來我們要問,為什麼對上強敵的時候總是看不到他拿出這種表現?有太多原因了,但是追根究底,還是他的心態。我相信當初開始接觸籃球的他,以及當初看他霸氣灌籃的人,都期待他長大能成為一個有宰制力的人,卻沒能想到他長大後竟然是發展成這樣恭良的脾氣。

或許寫到這邊大家會以為這一定是一天貶損田壘的文章。其實不然。在球場上你固然可以以林志傑為目標,但更多時候,可以當田壘就是一種幸運。

天才型的球員,通常很難改變這樣的命運,如果從很早開始,你只要手一伸就可以撈到籃板,你就不會費心思去卡位;只要跳起來就沒有人摸得到你,你又怎麼會去練後仰;你一切入別人不犯規就擋不住你,你就不會有心思去練腳步。陳信安是如此,田壘也是如此。與陳信安不一樣的是,田壘並沒有去衝擊體制,他大部分的時候,就是只有「打好自己的球」而已!這種比較務實的個性,也成就了他在球場上的表現,看他打球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種在場上「你幹他一拐,他就一定要討回來」的這種人。這種「缺乏競爭性」的脾氣,一直讓人很替他詬病,但是這也是他的本質,他在場上,就是一直很專注的「做自己」。當然,以他的資質,只要做自己就已經夠好了。他為達欣打了十年球,中華隊年年徵招他,直到今年為止,他不去追求更大的市場,更高的誘惑,這就是他這種很「知天命」的個性使然。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