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健這條看不到終點的長路

郭泓志剛剛完成了肩膀手術,自己也在臉書上自嘲說接下來就是最拿手的復健,那今天我們就來講講復健這件事。 復健、復健,這兩個字我們都琅琅上口,選手受傷了,休息復健,傷勢嚴重了...

作者:文生大叔

請繼續往下閱讀

Play ball~~~


.....

千言萬語 也只有一句

辛苦了 加油

文生大叔

是,大家都需要加油!

佳偉

應該 貼給 鑼總看這篇,然後跟他說
『請好好使用開過刀的選手,但是,不是冰起來』

文生大叔

教練風格各有不同,選手能掌握的就是對自己負責,做好自己該做的。

aDAm

真正的勇者, 不是所向披靡, 而是打死不退. 郭泓志加油!

文生大叔

也幫所有在復健的朋友們加油!

it ain't over

復健真的是條漫漫長路...
關節唇開了7個月了才開始慢慢丟球
也不知道到底好得多少了ˊˋ

文生大叔

復健很辛苦,堅持下去,會有復原的一天的。

加油!

江冠毅

郭泓志加油!台灣百年才出的天才投手...

文生大叔

我們大家都幫他加油!

Li

希望能再看到豪情左腕站在投手丘狠狠瞪打者






好啦 不然轉打者看他打全壘打甩棒也可以XD

文生大叔

都好。

SPORTSPON

曾經有幸訪問受過關節唇重傷的投手
除了難忍的生理痛苦,心裡的不安會一天一天變多,
聽他的描述,那是放棄、無助、迷惘混雜在一起的日子。

當下連加油都說不出口

文生大叔

是的,你完全掌握到那種無助感,旁邊的人也不曉得該幫他加油,還是勸他放棄。

羅威拿

TOMMY JOHN 手術隔天 就要復健...
畫面就好像..電影動作片 主角手被刀砍傷,然後反派還往死裡掐,鮮血不斷的從傷口流出,主角的臉痛睜獰 哀嚎聲叫到分叉,
郭 大大小小來來回回 經歷七次,更別說心理層面,痛到難以成眠的夜裡,不斷的問自已,肉體的磨難後,就有機會回得去嗎?
但不幸中的大幸 是沒有傷到關節唇,所以還有 還有機會,
那一句 接下來 就是我最拿手的復健了,
嗯 嗯 個人期待明年 東山再起獎 一派輕鬆的講出???
OK 接下來經紀人好好把激勵部份談好,
沒意外 富邦葉君璋該接手了,郭勝安投球失億搞定了,
明年挨七刀的郭泓志 跟 關節唇的羅嘉仁,這二隻如果能修好,
這一左一右不要說二個都復活,光一個就會讓人用掉一包 , 捷運站發送的xx代款面紙,但記得再回頭多拿一包,或許有機會...

爸爸的機車

我希望富邦和葉總喊亞洲第一不是喊喊而已

希望蔡董打響第一炮
三隻魚全撈 朝正確方向前進

有時候要創造企業名聲 不是想就有的機會要把握!!!

文生大叔

硬撈FA魚未必是良方,重要的是球隊經營要有長期規劃。

文生大叔

這是我們都想看到的畫面。

郭泓志剛剛完成了肩膀手術,自己也在臉書上自嘲說接下來就是最拿手的復健,那今天我們就來講講復健這件事。

 

 

復健、復健,這兩個字我們都琅琅上口,選手受傷了,休息復健,傷勢嚴重了,開刀復健;看球經驗豐富一點的球迷甚至聽到傷勢就可以告訴你,喔!半月軟骨,3個月,膝蓋韌帶?1年吧!Tommy John最少1年到1年半啊!那肩膀呢?旋轉肌6到8個月,關節唇1年起跳到回不來,彷彿開刀復健就像點餐一樣,一翻兩瞪眼簡單明瞭。

 

說起復健,我們腦海中自然就浮現出一個畫面:選手在清爽明亮的健身房裡,在專業醫療人員和器材的輔助之下照表操課,時間到了就回球場『調整』一下,然後就上場比賽,一切跟沒受傷前一樣。

 

其實不是這樣的。

 

拿大家聽熟了的Tommy John韌帶置換手術來說,手術就是在手肘內側一刀畫下一道15公分左右的開口,先清除韌帶、接著在骨頭上鑽洞、把擷取過來的肌腱接上釘好,然後縫合傷口。

 

傷口縫好以後,你覺得要休息多久才可以開始活動?

 

對不起,Tommy John手術的第二天就要開始復健,縫好的傷口上可能還有血跡;治療師會把剛開完刀的手臂從吊帶中解放出來,把手肘靠在按摩桌上,然後要選手伸直,盡量伸直,然後彎曲收回,不停重複。

 

Tommy John 手術第二天的手肘 (小聯盟選手Chris Hayes)

 

這是開完刀的第二天,痛到靠北靠木也得忍住。

 

如果動不了,或是伸得不夠直的話,治療師會一手壓著選手的上臂,另一手和選手的手交握,然後幫選手伸直,再幫選手彎回;每天就做這個彎曲伸直彎曲伸直,連續三個禮拜。

 

我知道你沒開過Tommy John,但是你總扭過腳踝吧?如果今天你扭到腳踝腫得像饅頭,然後有人叫你不停把腳掌壓平伸直壓平伸直,你會不會痛到想打人?

 

如果你腳痛到動不了,然後有人抓著不放不停地幫你扳動,你會不會痛到哭出來?

 

會,人高馬大的職棒選手,咬牙切齒大呼小叫到飆淚,我親眼看過。

 

當然,復健是有說明書的,治療師每天會說今天要做甚麼做甚麼,然後三個月後可以開始做重量、六個月可以投球、慢慢加長距離什麼的,但是這些時程全部都是參考性質,沒有一項是絕對的。

 

 

有人清除半月軟骨第二天就可以走動,有人卻開完Tommy John一年了還是覺得手沒力;治療師只能不停強調,一切都要看自己身體的反應。

 

而這,卻是所有選手受傷復健最大的變數。
 

剛受傷剛開完刀,知道離重回球場還早,所以照表操課很認真,但是幾星期過去、幾個月過去,開完刀的傷口已經結疤,也不痛了,那裡面好了嗎?可以和從前一樣放心出力嗎?自己復健做得夠不夠?裡面長出來的是有彈性的肌肉,還是亂七八糟硬掉的結締組織?

 

每個受傷復健的選手都經歷過這樣的心情起伏,今天覺得可以根本上場比賽了,明天一覺醒來,卻覺得手根本不是自己的,只想忘記棒球這件事。

 

因為復建不是在蓋樂高,不是照著課表做完就一定會好;復健只能悶著頭努力的做,一邊禱告自己的身體能再恢復過來。

 

我們很難想像運動選手因為受傷復健,而必須暫時失去一切的那種感覺;那種看著別人都在熱身在比賽、在做所有選手該做的事,而自己卻只能在旁冰敷熱敷伸展做操的無助感。

 

無助到甚麼都願意試,只為了換一個能重回球場的機會。

 

 

高國輝回臺灣前,腳開了幾次刀都不舒服,聽說有個自然療法的日本醫生很厲害,一大早就睡眼惺忪的跟郭泓志開著車,去一個海邊的小公園找日本醫生。

 

張耀文被水手隊解約後咬牙省下每一分錢,就為了能每天開一個小時的車去找專業治療師復健,能去一天是一天。

 

倪福德Tommy John手術的復健之路走了三年,從亞利桑那到澳洲到美國東岸,才終於重新站起來。

 

其他更多選手在重回球場的這條路上,吃止痛藥、完全不吃藥、吃素、上教堂、找氣功師父、針灸、推拿、拔罐、刀療、電療,甚麼能試的都願意去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