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
作者:文生大叔

復健這條看不到終點的長路

郭泓志剛剛完成了肩膀手術,自己也在臉書上自嘲說接下來就是最拿手的復健,那今天我們就來講講復健這件事。 復健、復健,這兩個字我們都琅琅上口,選手受傷了,休息復健,傷勢嚴重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郭泓志剛剛完成了肩膀手術,自己也在臉書上自嘲說接下來就是最拿手的復健,那今天我們就來講講復健這件事。

 

 

復健、復健,這兩個字我們都琅琅上口,選手受傷了,休息復健,傷勢嚴重了,開刀復健;看球經驗豐富一點的球迷甚至聽到傷勢就可以告訴你,喔!半月軟骨,3個月,膝蓋韌帶?1年吧!Tommy John最少1年到1年半啊!那肩膀呢?旋轉肌6到8個月,關節唇1年起跳到回不來,彷彿開刀復健就像點餐一樣,一翻兩瞪眼簡單明瞭。

 

說起復健,我們腦海中自然就浮現出一個畫面:選手在清爽明亮的健身房裡,在專業醫療人員和器材的輔助之下照表操課,時間到了就回球場『調整』一下,然後就上場比賽,一切跟沒受傷前一樣。

 

其實不是這樣的。

 

拿大家聽熟了的Tommy John韌帶置換手術來說,手術就是在手肘內側一刀畫下一道15公分左右的開口,先清除韌帶、接著在骨頭上鑽洞、把擷取過來的肌腱接上釘好,然後縫合傷口。

 

傷口縫好以後,你覺得要休息多久才可以開始活動?

 

對不起,Tommy John手術的第二天就要開始復健,縫好的傷口上可能還有血跡;治療師會把剛開完刀的手臂從吊帶中解放出來,把手肘靠在按摩桌上,然後要選手伸直,盡量伸直,然後彎曲收回,不停重複。

 

Tommy John 手術第二天的手肘 (小聯盟選手Chris Hayes)

 

這是開完刀的第二天,痛到靠北靠木也得忍住。

 

如果動不了,或是伸得不夠直的話,治療師會一手壓著選手的上臂,另一手和選手的手交握,然後幫選手伸直,再幫選手彎回;每天就做這個彎曲伸直彎曲伸直,連續三個禮拜。

 

我知道你沒開過Tommy John,但是你總扭過腳踝吧?如果今天你扭到腳踝腫得像饅頭,然後有人叫你不停把腳掌壓平伸直壓平伸直,你會不會痛到想打人?

 

如果你腳痛到動不了,然後有人抓著不放不停地幫你扳動,你會不會痛到哭出來?

 

會,人高馬大的職棒選手,咬牙切齒大呼小叫到飆淚,我親眼看過。

 

當然,復健是有說明書的,治療師每天會說今天要做甚麼做甚麼,然後三個月後可以開始做重量、六個月可以投球、慢慢加長距離什麼的,但是這些時程全部都是參考性質,沒有一項是絕對的。

 

 

有人清除半月軟骨第二天就可以走動,有人卻開完Tommy John一年了還是覺得手沒力;治療師只能不停強調,一切都要看自己身體的反應。

 

而這,卻是所有選手受傷復健最大的變數。
 

剛受傷剛開完刀,知道離重回球場還早,所以照表操課很認真,但是幾星期過去、幾個月過去,開完刀的傷口已經結疤,也不痛了,那裡面好了嗎?可以和從前一樣放心出力嗎?自己復健做得夠不夠?裡面長出來的是有彈性的肌肉,還是亂七八糟硬掉的結締組織?

 

每個受傷復健的選手都經歷過這樣的心情起伏,今天覺得可以根本上場比賽了,明天一覺醒來,卻覺得手根本不是自己的,只想忘記棒球這件事。

 

因為復建不是在蓋樂高,不是照著課表做完就一定會好;復健只能悶著頭努力的做,一邊禱告自己的身體能再恢復過來。

 

我們很難想像運動選手因為受傷復健,而必須暫時失去一切的那種感覺;那種看著別人都在熱身在比賽、在做所有選手該做的事,而自己卻只能在旁冰敷熱敷伸展做操的無助感。

 

無助到甚麼都願意試,只為了換一個能重回球場的機會。

 

 

高國輝回臺灣前,腳開了幾次刀都不舒服,聽說有個自然療法的日本醫生很厲害,一大早就睡眼惺忪的跟郭泓志開著車,去一個海邊的小公園找日本醫生。

 

張耀文被水手隊解約後咬牙省下每一分錢,就為了能每天開一個小時的車去找專業治療師復健,能去一天是一天。

 

倪福德Tommy John手術的復健之路走了三年,從亞利桑那到澳洲到美國東岸,才終於重新站起來。

 

其他更多選手在重回球場的這條路上,吃止痛藥、完全不吃藥、吃素、上教堂、找氣功師父、針灸、推拿、拔罐、刀療、電療,甚麼能試的都願意去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