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2

合理滑壘或非法衝撞?

系列第二戰,若非阿特利(Chase Utley)七局下半將大都會游擊手特哈達(Ruben Tejada)鏟成腓骨骨折,或許道奇真的得像藍鳥一樣,在5戰3勝制系列中,背著二連敗沉重壓力,力拚客場翻身。...

作者:祥哥

請繼續往下閱讀

 系列第二戰,若非阿特利(Chase Utley)七局下半將大都會游擊手特哈達(Ruben Tejada)鏟成腓骨骨折,或許道奇真的得像藍鳥一樣,在5戰3勝制系列中,背著二連敗沉重壓力,力拚客場翻身。



 聯盟執行副總裁托瑞(Joe Torre)原本認為阿特利絕非惡意,純屬「時機」問題。經檢視錄影,托瑞今天宣布阿特利將遭禁賽兩場處分,但仍相信他只是為了要在關鍵時刻幫助自己球隊,並無傷人意圖;看法與阿特利的說法如出一轍。

 當時二壘審胡錫溫(Chris Guccione)第一個判決是阿特利出局,但經道奇挑戰,因認定特哈達原本就沒機會完成雙殺且未踩二壘壘包,所以改判為安全上壘。事實上阿特利原本也沒摸到壘包。托瑞說明時解釋,那是因為裁判已經喊出局,不是阿特利的錯;如果大都會球員在阿特利下場前有拿球去碰觸阿特利,他就會被判出局。這其實聽起來有點奇怪--同樣的道理,既然裁判已經喊出局,且特哈達倒地哀號,守備球員又哪有可能發神經多事去補觸殺阿特利?

 那禁賽的理由是什麼呢?本於規則「5.09(a)(13)」--被迫進壘情況下,最前跑者若經裁判認定惡意妨礙對方球員完成接、傳守備動作,出局。(A preceding runner shall, in the umpire’s judgment, intentionally interfere with a fielder who is attempting to catch a thrown ball or to throw a ball in an attempt to complete any play.)

 雖然5年前阿特利還效力費城人的時候,就曾有惡意鏟倒特哈達的前科,但不會有什麼非做掉特哈達不可的動機,在這事件中當然純屬意圖阻礙大都會完成雙殺。所以托瑞人性本善的說辭,不具實際意義。而若禁賽合理,則形同最初判決正確,經審視錄影輔助判決後,反倒做出誤判--重點是阿特利的動作是否違規;否則他若練了什麼奇功,將特哈達立斃腳下,特哈達又哪有什麼踩二壘壘包或完成雙殺的可能?

 正如托瑞所說的,規則用意在於保護球員。而「5.09(a)(13)」參照條文也明言其立意亦在於確保「運動精神」。繼本壘之後,聯盟本季季後也將討論二壘衝撞問題。若能貫澈規則精神,其實大可不必。

 總之,預期阿特利將提出上訴--期間可正常出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