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10/16

Jose Bautista 霸氣甩棒,何錯之有?

昨天全多倫多、加拿大,乃至於全世界的棒球迷,大概都被Jose Bautista擎天一擊與霸氣甩棒的圖片和影片給淹沒了。 回顧這擎天一擊 Getty Images Gett...

作者:張尤金

黑魔影徒

明年達爾完全比賽藍鳥吧!

kobeallday

打不贏意見這麼多 這麼激情的比賽一時情緒哪控制得住啊

李逵

說到Joe Carter,如果在下沒記錯的話,他擊出再見全壘打之後也有一個邊跑邊跳躍的慶祝動作,只不過沒有出現在這影片之中,個人覺得這是在承受極大比賽壓力之下,有所貢獻後的一種自然表現,成王敗寇也是職業運動現實的一部分,對方的碎念是多餘了。

張尤金

不過那支全壘打等於算是比賽結束,球季也結束了,所以爭議沒有包爺這次這麼大就是了......

阿東/sgdyang

高張力一翻兩瞪眼的季後賽,再不真性情展現激情一下,就沒收視率跟話題啦 XD

guavalai

我覺得是霸氣。畢竟這裡是季後賽,又是殊死戰,藍鳥已經超過20年沒進到季後賽了,今年大補強自然希望走越遠越好。這一場關鍵戰役,這一轟發生在比賽後段,將平手僵局大大拉大,我覺得甩棒是合理的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是說到底要怎樣的……呃,地位?身價?還是砍戰才能甩棒啊?郭泓志打一支HR甩棒也被檢討到天上去…… @@a"

turtlestu

Joe Carter說的例行賽可能沒錯 不過例行賽的普通全壘打大概也不用這樣甩吧 普通的一隻全壘打而已。Dyson這場比賽自己就引起兩次板凳清空,先是對Encarnacion不爽,又對Tulo不爽,一直惹爭端有尊重比賽嗎?怪怪。(垃圾話真多)

其實不太懂 激情時候為何投手三振 尤其是結束那局的三振 常常振臂歡呼 大動作 可是打者打個全壘打 就不能激情 不然一定被對方捕手在本壘板定,或是投手就直接開罵。真怪異。

Capu

激情,enjoy the game更重要吧,雖然真的有點帥氣過頭了ㄧ點,不過,我喜歡這樣的包爺...

肯米

這甩棒就是爽阿
不懂有什麼好生氣的
哪裡挑釁對手?
可以的話條子也明年來丟棒阿
幹嘛這樣

昨天全多倫多、加拿大,乃至於全世界的棒球迷,大概都被Jose Bautista擎天一擊與霸氣甩棒的圖片和影片給淹沒了。


回顧這擎天一擊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USA Today


Getty Images


先撇開爭議不說,這個鏡頭確實值得一看再看:


Jose Bautista's Righteous Bat Flip Is The Only Thing That Matters




Dyson:他不該這麼做

不過激情的背後,爭議隨之而來。包括遊騎兵投手Sam Dyson的場上發牢騷(或是嗆聲):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兩軍本壘板前對峙:

 

就連藍鳥主場球迷也開始把啤酒罐等物品丟進場內:


我們先聽聽被打全壘打的遊騎兵中繼投手Sam Dyson怎麼說:
「Jose應該冷靜一點,
他應該給比賽更多尊重,
因為他是年輕一輩打棒球的模仿對象,
不管是在自家後院打球也好,
玩威浮球(Wiffle ball)比賽也好,
孩子們都受到他巨大的影響,
他不該這麼做。」

 

請繼續往下閱讀

MLB



該尊重對手?還是跟著感覺走?

我部分同意Dyson的話。Bautista七局下的致勝三分砲,他在打出全壘打之後怒視場內、仰頭甩棒的種種舉動,確實延誤了比賽,也顯得不夠尊重對手,更讓場上的遊騎兵球員難堪。

能不甩棒當然最好,所以我一直很欣賞年輕一輩如Giancarlo Stanton打出全壘打跑壘時一貫自制的表情,他幾乎只有在回到球員休息區後才會真正慶祝。但對於Bautista,我的想法是:「縱然不夠允當,但也無須苛責」

不夠允當嗎?站在對手及其支持球迷的立場,若能不甩棒,回到自家球員休息區再慶祝,了不起應觀眾要求出來做個curtain call,不是很好嗎?

 

MLB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為何無須苛責?很簡單,因為這是繼1993年Joe Carter在世界大賽第六戰的再見全壘打之後,藍鳥隊史上最偉大的一擊;就算放眼全大聯盟,上一次有打者在季後賽一戰定生死的七局後打出致勝全壘打的,已經要追溯到9年前(2006)國聯冠軍系列賽第七戰的Yadier Molina了。

如同上上一段所述,Bautista確實是可以做得更好。但對於他歷史性一擊之後的情緒奔放,卻也不必指著他鼻子罵。

昨天中午看到一篇網友在Facebook的PO文,網友貼了Joe Carter那支全壘打的影片,酸Bautista說「人家Joe Carter在世界大賽打了再見全壘打,也沒甩棒啊」。恕我說句不客氣的話,這種「Joe Carter沒甩棒,所以Jose Bautista也不能甩棒」的邏輯,跟小學生上課講話被處罰時說「老師,誰誰誰也有講話,為什麼你不處罰他」的邏輯,又有何差異?



另外一個不該苛責的原因,是Bautista的「供詞」。Bautista在賽後受訪時這麼說:
「說老實話,
我真的不記得當時在想什麼。
在我打擊出去之後,
我並沒有特意要做什麼,
所以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當時是怎麼做到那些動作的。
我只是單純享受那個時刻、跑壘、然後回休息區,
等到隊友停止拍打我之後,
我才開始意會到剛剛發生的事。」

「我並沒有任何不敬的意思,
當時我在場上的舉動都不是事先想好的,
只是剛好在那個時候發生了。」


Bautista自承是一時情緒沖昏了頭,但就算不允當,距離惡意羞辱也還差很遠。我相信在場的遊騎兵球員和多數遊騎兵球迷,都不會覺得Bautista的動作是有針對性的。如果Bautista在當下對Dyson有任何羞辱或挑釁的言詞,那將成為這場歷史性勝利的一個污點;如果他在打出全壘打後刻意做出韓國那種花式甩棒的動作,那是對他當時沖昏頭的說詞給自己打臉。但Bautista都沒有,很單純,就如他所說,這是他打過最激情的一場比賽。

至於Dyson告訴Bautista「他不該這麼做」,The Washington Post棒球記者Barry Svrluga給了他以下神回覆:
「真正不應該做的,
是在這場決定整個球季成敗的比賽中,
守備方竟然在同一局掉了三次球,
接下來又對全聯盟最頂級的強打者投出腰帶附近的高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