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2012夏:甲子園(2)首次觀賽

level | | 人氣 587

A- A+

繞過三壘阿爾卑斯看台入口,繼續往前走,終於走到甲子園外野入口處,這時我早已氣喘吁吁(不是體能欠佳,是因為腳痛只能拖著走),但心跳劇烈的原因不只因為身體的辛苦,而是一種無法壓抑的悸動:從05年在電腦直播小畫面看到「強投豪打」中田翔轟出全壘打那一刻開始立定的夢想,經過七年的時光,就在眼前五公尺不到,夢想即將實現,心情怎能不激動。

 

我閉上眼睛,好好深呼吸了幾次,嘴巴唸著與08年徐展元在八搶三中澳戰獲勝那一瞬間類似的自言自語:「夏季甲子園!我來了!」後再次「拖」著腳步,走入夢寐以求的甲子園球場。

 

走進外野入口,不管入口側兩旁的美食攤位(這預計在之後的球場美食系列詳述)面對的是一段狹長陰暗的甬道,在遠方盡頭冒出的亮光,就像是聖地一般的光芒,吸引著諸多球迷與高校球兒為了進入這幢球場而奉獻青春……。

 

 

但走到那個發光的出口「咦?怎麼看不到球場?」原本以為會立刻映入眼簾的草皮、黑土(甲子園內野是黑土)、雄偉的內野看台、阿爾卑斯看台的應援團、還有場上奔跑的熱血球兒,結果只有一堵高高的牆豎立在眼前,高到比五百障礙的攀牆還要高上一截,想徒手攀登都沒辦法,轉頭一看,歐,原來甲子園外野看台的走道就設在全壘打牆與看台之間,要上看台得從兩者之間的走道找到階梯走上去。隨處找一個位子坐定後,一切夢想中的情景立刻展現在眼前。

 

 

這裡不可免俗的還是要簡單介紹一下甲子園球場,甲子園球場落成於1924年,因正好歲次甲子(沒錯,日本也是沿用中國的天干地支),故命名為甲子園,雖然球場建築本身十分堅固,就算遭遇95年的阪神大地震也只有輕微裂痕,但週邊設施畢竟開始老化,因此阪神球團從2007年起進行三階段改裝,在筆者前往的2012年基本上已經改裝完畢。在上圖看到的內野看台全景中,頂棚「銀傘」下方的包廂與包廂下方的帶狀銀幕都是這次改裝所新設。另外這次改裝在外野看台新設立「甲子園紀念館」,我也在當天進去參觀,因為展示內容相當精采,也將另闢專文介紹。

 

在甲子園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區域,就是在內野「銀傘」所沒有覆蓋到全壘打標竿之間的一段緩衝地帶,這段區域被稱為「阿爾卑斯看台」,據說這是在1929年,因漫畫家岡本一平在採訪夏甲後寫下「那高聳而美麗的,是如同阿爾卑斯山的看台呢,上方彷彿有萬年的積雪」(此段譯文取自李承曄《透視野球》,頁126)而得名日後更成為春夏甲子園高校比賽兩隊的應援團專屬區域,而參賽的學校應援團也往往會利用制服或其他方式來凸顯學校的代表色或者大型拼字,成為甲子園期間阿爾卑斯看台最有看頭的景色之一。

 

 

 

在出發前做功課時,就知道不管春甲夏甲,外野看台是免費入場,多年來觀看甲子園的網路直播的局間畫面,也不時看到頭戴寬帽,脖子披著毛巾拿著扇子猛搧風的畫面。固然大太陽的日子如此,就算多雲的日子,也是如此。加上與之前去過的朋友聊,也有提到「冰塊」也是夏甲的名物之一(用羅馬拼音唸成kachiwari),我的內心還是禁不住納悶:「有這麼嚴重嗎?」

 

初訪那天更是完全看不到太陽的多雲,原本以為這種「好」天氣外野會徹底爆滿,但當我進去後,發現人數雖多,空位也出乎意料的多,在前五排就有靠階梯的空位,也讓我不必費太多力氣撐著跛腳往上走(以我當時腳痛的狀況,大概爬不到看台的中段就會撐不住而打道回府)因為氣候「宜人」,那時還有打算要看到下午三四點才回去的「妄想」。

 

剛開始還能悠閒的回頭拍大螢幕,甲子園的大螢幕也是在2011年全面更新,雖然面積不如福岡巨蛋與東京幾座球場那麼驚豔,在甲子園比賽期間也非常的「樸素」,仍不難想見在阪神虎主場時這兩塊大螢幕能展現出台灣球場無法企及的視覺效果。

 

 

百般聊賴的兩位看球途中發呆的小朋友,可能是這次旅行拍攝到最給人慵懶放鬆感覺的照片。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果子
  • 果子
  • 一個老球迷的碎碎念

一個血液裡有著棒球基因的老球迷 心中永遠的主場,是已經不可能再現的老台北球場 以及永遠消失的味全龍,試著以一個老球迷的回憶 來回顧這些年的棒球歷史

slice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平凡中的非凡 天才少女戴資穎

「我要讓對手摸不清每一顆球 我享受在場上揮灑的每一秒 我相信自己 我永不放棄」帶您認識台灣羽球的天才少女-戴資穎。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