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2

夢幻總教頭和它背後的......

對於Daniel Okrent來說,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一天,沒有蘋果或閃電打到頭上,儘管迪克生棒球字典(Dickson Baseball Dictionary)說那天是11月17日,但其...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Okrent和其他人也曾經把「Rotisserie League Baseball」註冊為商標,但最後卻徒勞無功,因為有些人很快想到另外一個名字—「fantasy」。

 

這便是現在人們所熟知的「夢幻總教頭」(Fantasy Sports)的由來,Okrent則在2000年成為首批入選夢幻總教頭名人堂的名人。

 

Okrent曾說,「Rotisserie棒球聯盟」為真正的棒球帶來的正面貢獻,就是當你開始完之後,「你會知道某支你從來不在乎的球隊裡的第23人—某個釀酒人隊的替補內野手,他也有張臉孔,有自己的個性,總是固定地作著某件事讓你可以追蹤。」

 

「世界上有兩種球迷。」Okrent說:「有一種是專一的球迷,那種只會替大都會隊加油,還有一種可以看到更大的圖像,他們真的熱愛球賽本身。我愛看棒球,任何球賽,少棒比賽也好,我不在乎誰贏球。我認為Rotisserie加強了這種熱愛。我們追蹤個別球員。我們會看其他球隊。」

 

「那對於大聯盟棒球的行銷來說,的確有意義,因為夢幻總教頭比真實更有吸引力,它可以讓你更進一步地欣賞球員。」Okrent說。

 

------

 

 

三十多年後,類似的話也從另外一個人口中說出,而他甚至不是個美國人。

 

「人們總是對我們說超級盃。」Nigel Eccles說:「我們心裡想的是:『超級盃是個人們不需要夢幻總教頭遊戲的活動,因為它自己本身就很吸引人。』需要這遊戲的運動,是那種沒人在乎,特別是籃球或棒球,因為它有一個漫長的球季。那些才是需要夢幻總教頭的運動,來創造關注,那才是我們的謀生之道。」

 

Nigel Eccles是夢幻總教頭網站FanDuel的創辦人兼執行長,他出生在北愛爾蘭,家族世代經營乳牛養殖業,但是Eccles卻對數學比較有興趣,他在聖安德魯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主修數學,還是學校蘇格蘭曲棍球隊(shinty)的隊長。

 

大學畢業後,他曾經加入線上下注網站,也曾在麥肯錫擔任顧問又離開,2006年他和老婆創立了預測選舉和新聞的網站Hubdub,當他們結束計畫之後,把眼光放到了美國的運動,創立了FanDuel,儘管他們在曼哈頓有辦公室,但主辦公室在愛丁堡。

 

Eccles是個無止盡的工作狂,就像他熱愛長跑一樣,他總掛在嘴邊的話,就是說他們公司的任務就是「改變我們在美國觀看運動的方式。」

 

「所有運動聯盟都關心如何吸引更年輕的消費者,當他們看到我們時,他們看到了某種可以改變實況運動的體驗。」Eccles說:「那不再和季後賽或超級盃相關。我們驅使人們日復一日地追蹤季賽。我們為那些球迷興趣最低的比賽帶來注意力。」

 

今年六月的《創業家》(Entrepreneur)雜誌這樣寫著:「FanDuel是打了類固醇的夢幻總教頭:更大、更壯、更快。這間紐約起家的新創公司捨棄受到數以百萬計愛好者熟知,耗時一個球季的模式,改以獲利更高的每日和每週競賽—一種正適合千禧年世代帶有注意力缺失症的感情。」

 

當FanDuel在2009年成立時,夢幻總教頭公會(Fantasy Sports Trade Association)估計全美的玩家大約有2,800萬人,而到了今年,在美國和加拿大的玩家已經超過五千萬人(佔總人口的兩成),並且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

 

前成人片明星、曾經拍了五百多支影片的Lisa Ann,搖身一變在電台中主持起夢幻總教頭節目,而NFL紐約噴射機隊的Wayne Chrebet則在退休後成了夢幻總教頭的頂尖玩家(主攻棒球),甚至受邀前往拉斯維加斯參加一百萬獎金的大賽。

 

而三位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的學生在今年一月則不惜輟學,在紐約市的一間公寓臥室創辦了自己的夢幻總教頭網站「Draftpot」,當他們把網站雛型放上社群媒體接受測試後,在15分鐘內就有人找上門詢問要如何投資。幾個月之後,他們就募到了220萬元,並且吸引到超過七千位玩家。

 

玩家透過網站,只要支付25分到1,000元不等的入場費,就可以參加有上萬玩家的聯盟,也可以一對一單挑,遊戲時間不再和球季長短相等,你可以參加每週,甚至每天舉行的比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