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2

夢幻總教頭和它背後的......

對於Daniel Okrent來說,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一天,沒有蘋果或閃電打到頭上,儘管迪克生棒球字典(Dickson Baseball Dictionary)說那天是11月17日,但其...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這個市場,FanDuel享有超過八成的市佔率(排名第二的DraftKngs則有約一成多的市佔率),這讓他們在去年賺進6.22億元的入場費,也送出超過5.64億元的現金獎。FanDuel估計今年將送出超過10億元的現金,但是也會帶來約1億元的收益,他們的財務長Matt King說:「我們的付費玩家每天都在增加。現在我們每天會新增2萬到3萬玩家。」

 

 

 

光是在NFL開打的第一週,FanDuel和DraftKings就賺進6,000萬元的入場費,相較之下,拉斯維加斯的運動賭博規模只有3,000萬元。根據研究,今年所有夢幻總教頭網站的入場費收入大約是26億元,而一年之前大約是9.71億元。

 

根據估計,FanDuel和DraftKings兩家公司的市值都已經超過10億元,而他們背後的投資者也都大名鼎鼎,FanDuel得到約3.63億元的投資,分別來自康卡斯特(Comcast)、透納(Turner)、時代華納(Time Warner)和Google,而DraftKings得到的投資大約是4.26億元,除了福斯運動網(Fox Sports),或許不意外地還包括了職業運動聯盟:MLB、MLS和NHL。

 

除了股權投資,FanDuel和16支NFL球隊簽有廣告合約,DraftKings則和12支NFL球隊簽有贊助合約。不久之前,FanDuel和NBA簽下了四年合約,讓它們得以透過ABC、ESPN和TNT介紹一日夢幻總教練競賽,NBA並藉此獲得FanDuel的股權。NFL球員工會則是和DraftKings簽下合約,讓NFL球員可以出現在促銷活動中。

 

儘管職業球隊不能投資這類遊戲,但達拉斯牛仔隊的老闆Jerry Jones和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的老闆Robert Kraft都以個人名義投資了DraftKings。

 

「從我的角度,任何合乎規定的事情,可以創造更多球迷的興趣和參與,我都贊成。」Jones說。

 

根據統計,夢幻總教頭的玩家花在NFL比賽的金額會比平均高出四成,而他們一個禮拜花在美式足球和相關媒體新聞的時間是24小時,比一般人多出7小時。

 

「當夢幻美式足球的球季在一月結束時,我們的玩家可以改玩NBA。在有FanDuel之前,玩家們一個禮拜看四場籃球比賽,在有FanDuel之後,他們看七場。他們花在看比賽的時間也更長了。」Eccles說。

 

------

 

 

對Saahil Sud來說,花很長時間盯著大大小小螢幕是必要的。Sud的帳號是「maxdalury」(這名字來自Sud的高中同學和打架夥伴Max Dalury)。Sud曾在安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研究數學和經濟學,畢業後他進入數位行銷公司擔任數據科學家,但是最後辭職成為專業的夢幻總教頭玩家。

 

Sud的家也是他的工作場所,位在波士頓一棟24樓公寓的頂樓,窗外可以看到令人屏息的波士頓鬧區景象,原來的房客是塞爾蒂克的先發控衛Rajon Rondo。

 

Sud的房間裡則裝有三台電腦螢幕和兩台平面電視,他每天要花上8到15小時工作(如果你把看比賽也算進工作時數的話),他觀察的數據包括比數、氣象、分析網站和自己的直覺,除了公開可得的資訊,他也會自己編寫其他人無法取得的軟體。Sud說,自己在棒球季時,每個晚上要安排大約200支球隊的陣容,而美式足球季時更是擁有超過1,000支球隊。

 

「人們說像我這樣的傢伙讓夢幻總教頭墮落。」Sud說:「我確定當演算法交易(algorithmic trading)出來的時候,人們也這樣說股票市場。我可以了解他們的想法,但是只要任何可以賺錢的機會,人們就會找到最快速最聰明的方法,不管那是什麼方法。」

 

一旦排定好陣容,Sud觀看比賽時只帶著一種廣泛的喜愛。他說:「如果某位在你大約一半陣容中的球員打得不錯,那就註定是種好的組合。你沒辦法每一球、每一球都關心。當你把這當成職業時,那會讓你發瘋的。」

 

穿著領口充滿皺摺的襯衫和一雙破舊的網球鞋,5呎9吋高的Sud也許看起來並不特別引人注意,但是身為夢幻總教頭遊戲中最頂尖的玩家,Sud宣稱自己每天投入14萬元在裡頭,平均報酬是8%,而虧錢的機率大約是三成。到此時為止,他宣稱自己已經賺了200萬元,並且預計今年會賺進500萬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