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2

夢幻總教頭和它背後的......

對於Daniel Okrent來說,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一天,沒有蘋果或閃電打到頭上,儘管迪克生棒球字典(Dickson Baseball Dictionary)說那天是11月17日,但其...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套用夢幻總教頭遊戲的術語,Sud就是「鯊魚」,他們是這遊戲裡最大的贏家。根據運動商業月刊調查,在今年MLB的上半球季,91%的遊戲獲利由1.3%的玩家得到,前11名的玩家平均花費200萬元的入場費,但是淨賺13.5萬元。

 

另一方面,在同一時期中5%的玩家損失了36%的入場費,這些玩家是夢幻總教頭的重要參與者,某些深度投入的玩家平均會花費3,600元在入場費,但是平均會損失1,100元,那是負31%的投資報酬率。

 

 

大者恆大,始終是夢幻總教頭遊戲的缺點,根據某份對超過1,400位玩家的統計顯示,大約七成的玩家是賠錢的,另外一方面,根據彭博社委託調查發現,排名前100名的玩家每天擁有330支勝出的隊伍,而最頂尖的10名玩家合計每天平均可以取得873勝,而剩下約兩萬名玩家每天只有13勝。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各大網站無不絞盡腦汁,比如說為初學者規劃出專區,讓他們可以不用遇到「鯊魚」,或者自行設計軟體控制陣容要得到允許,而某些讓玩家可以找到較弱對手的線上工具則被禁止。

 

「他們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如果你花了10塊錢,結果馬上輸光光,你就再也不會回來玩了。」Sud說:「在DraftKings,人們可以封鎖我參加一對一比賽。從公司的角度來說這有些道理。我想要在這環境的界限中盡其可能地賺錢。我想那是某種界限,我知道如果我跨過去,就長期來說不是好事。」

 

但夢幻總教頭網站要面對的問題,不只來自這些玩家。

 

 

9月27日下午,DraftKings的內容經理Ethan Haskell不小心在網路上貼出玩家擁有率的數據,那時當天一些NFL比賽都還沒開打。這對玩家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數據,因為當大多數玩家都擁有同一位球員時,要勝出的機率就相對較小,只有找出那些受到大多數玩家低估的球員,才是取得勝利的關鍵。

 

Haskell很快道歉,並且說明雖然他擁有這些資料,但是DraftKings禁止員工參與遊戲。然而,就像FanDuel一樣,DraftKings並沒有禁止員工參加其他網站的遊戲,紐約時報發現,就在那個禮拜Haskell在FanDuel網站的比賽中付了25元入場費,結果在22,989位玩家中排名第2名,捧走了35萬元的獎金。

 

在這樣新興的產業,公司職員同時也是玩家的情況其實相當普遍,DraftKings的分析經理Andre Bessette在FanDuel的比賽中排名第40,並且贏得5萬元獎金,FanDuel中為球員訂價的Matthew Boccio在DraftKings的比賽中排名頂尖,也贏得5萬元獎金。根據ESPN的報導,FanDuel統計約有0.3%的獎金—大約是600萬元—最後是頒給DraftKings的員工

 

儘管DraftKings和FanDuel都迅速地頒布禁令,禁止旗下員工參與任何夢幻總教頭網站的比賽,但是這樣的新聞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疑慮。

 

紐約州的總檢察長〔Attorney General〕和聯邦檢察官(federal prosecutors)宣布要對DraftKings和FanDuel的員工展開調查,麻州的總檢察長打算要這兩家公司增加更多保護消費者的措施,加州的州議會議員則打算針對這產業召開公聽會。

 

儘管經過調查證明,Haskell並沒有透過內部資料得利,但是這產業巨大的規模和受到低度管制的現狀,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而他們在媒體上的強力放送,則讓自己處在聚光焦點之下。(FanDuel是今年秋季的第一大廣告買主,它和DraftKings在NFL新球季開幕那一週,灑下超過2,700萬元在電視廣告上,買了大約8,000個電視廣告時段。)

 

「引爆點大約是幾個星期以前,當他們開始花上百萬元的錢在廣告上時。」來自紐澤西州的眾議員Frank Pallone說。

 

Pallone眾議員在聲明上寫到:「任何在這個周末看了比賽的人,都會感覺被夢幻總教頭網站的廣告所淹沒,而這只是NFL球季的第一週。這些網站非常受歡迎,也許是球迷經驗中最核心的一環,而職業運動聯盟看到巨大的收益。儘管這些網站已經變得如此主流,但是管理這些活動的法律架構依然很模糊,需要被檢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