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4

Matt Winick和他那份沒有人想要搶的工作

1984年的某一天,時任NBA營運副總裁的Scotty Stirling把已經在聯盟工作十年的Matt Winick找來。Stirling對Winick說:「Matt,我想要你來安排賽...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曹永奐

總教練被炒隔年轉隊到世仇那段我想到Rick Carlisle
03活塞,被解職,隔年轉溜馬,不過這兩隊奧本山事件之前好像不算世仇
然後,史丹波中心前幾年有一次湖人快艇都打進季後賽的時候場地差點擠不出來,蠻有趣的XDD
http://sports.ettoday.net/ne..

Corgi

推好文!!一直以為全部輸入電腦自己跑出來的 原來背後花這麼多心思和腦力

佳偉

我會寫程式,好想知道 還有哪些變數喔!

楊明勳

您這篇文章蠻酷的!

 

1984年的某一天,時任NBA營運副總裁的Scotty Stirling把已經在聯盟工作十年的Matt Winick找來。Stirling對Winick說:「Matt,我想要你來安排賽程,我們會提供你程式。」

 

「為什麼我要做這麼呢?」Winick問。

 

「你想一想,這會是一個終身職喔。」Stirling回說。

 

「這是一個終身職是什麼意思?」Winick又問。

 

「你會有一個沒有人想要搶的工作。」Stirling說。

 

就這樣,在接下來的三十年,Winick便成了負責排定NBA賽程的人,事實上,許多人給他一個綽號,叫「賽程沙皇」(Scheduling Czar)。

 

來自紐約布朗克斯(Bronx)的Winick畢業自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University at Buffalo-SUNY)會計系,但是他一直對運動有股熱愛。打從大一開始,他就在學校發行的報紙負責運動版面,大三時更成為學校籃球隊和棒球隊的經理。

 

「我花在課外活動的時間比課堂多,但是我的確有拿到學位。」Winick驕傲地說。

 

 

1960年畢業之後,Winick先是在印第安納州文斯維爾(Evansville)的報社擔任體育記者,接著投筆從戎。退伍之後他回到紐約,進入紐約大都會隊的公共關係部門,見證了大都會隊在1969年奪得世界大賽冠軍,並且得到一枚冠軍戒指。

 

在此同時,Winick也在紐約尼克隊和麥迪遜廣場花園兼職工作,1976年,他正式加入NBA擔任媒體資訊主管,負責媒體關係和籌辦相關活動,比如說明星賽或選秀會,而那時候的NBA還不像現在,是一個龐大的組織。

 

「當我加入時只有17位員工;現在我們有大約800人。」Winick說。(註:根據NBA官網,Winick加入時應該是20位員工。)

 

最早之前,NBA的賽程都是由NBA創始耆老、費城勇士隊總管兼教練的Eddie Gottlieb排定,一直到1978年以前,這都是Gottlieb的工作,那時候球隊數量沒有那麼多,Gottlieb總是在黃色的拍紙本上作業。當Gottlieb在1978年決定卸下這份工作後,NBA一度把排定賽程的工作委託給住在紐約史坦頓島(Staten Island)的Henry和Holly Stephenson夫妻。

 

 

Henry擁有建築碩士,是個都市計畫技師,Holly則是系統分析師,他們買了一台二手車,而原車主的爸爸是NBA轉播和賽程主管George Faust。Faust告訴Stephenson夫婦說,聯盟想要利用電腦規劃賽程,但是有五家程式設計公司都失敗了,剛在聖荷西電腦展(San Jose Computer Fair)學會使用個人電腦,並且向波音公司(Boeing Computer Services)租用網路空間的Stephenson夫婦想要試試。

 

「在半夜和週末只要半價,那養成我們到今日的工作習慣。」Henry說。

 

但是Stephenson夫妻很快就發現,這工作比想像中更為複雜得多。因為任何球隊可以在任一天對上任何球隊,所以賽程排列組合將是非常龐大,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數學教授Sidney Port說。

 

其次,還有許多電腦不知道的因素。

 

「你得要做很多自己的判斷。」Henry說:「你得要知道一大堆各個球隊自己的政策,還有他們想要從賽程中得到什麼。」

 

AT&T貝爾實驗室數學研究中心的Ronald Graham曾在1987年向史密森尼雜誌(Smithsonian magazine)說,考量各種可能性,即便速度最快的電腦也需要計算千年才能排出賽程。

 

「真實世界的限制,讓你想達到的總會遇到難以預料的變化。」Graham說:「如果你看看所有可能的賽程,你會得到非常非常多的組合,沒有電腦可以在合理的時間內處理。需要人來限制這些問題。一個機器是不能作出判斷的。它只會照人們所指示的去作。」

 

「我們發現人們對於賽程是怎麼排出來的,有兩種迥然不同的觀念。」Henry說:「一種是在深山裡的某一處,有一台超級大的電腦系統,所有這些複雜資訊被餵進去,然後就吐出一份賽程。」

 

「另一種則是:『這有什麼問題?』他們覺得這是件簡單事,這些傢伙就寫一寫,然後就可以上場打球。」Henry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