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1

走出挫折、承擔責任,不服輸的勇氣─Derrick Rose

承載著滿滿天賦跟期待,要成為吹著芝加哥迎向總冠軍那陣風的Derrick Rose,這五年間飽受不幸的傷病、隊友失合或被交易的流言纏身,但你如果實際上去了解他,會發現他還是那個在球場上勇往直前、絕不服輸...

作者:AhUtopian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承載著滿滿天賦跟期待,要成為吹著芝加哥迎向總冠軍那陣風的Derrick Rose,這五年間飽受不幸的傷病、隊友失合或被交易的流言纏身,但你如果實際上去了解他,會發現他還是那個在球場上勇往直前、絕不服輸的風城之子、飆風玫瑰。

一、五年間的天與地

五年前的現在,Rose才在東區決賽敗給熱火,但他實現了自己2010-2011球季前的MVP宣言,也跟Tom Thibodeau將那季其他人傷病不斷的公牛隊,帶出了62勝20敗聯盟最佳的戰績,讓公牛升級成東區冠軍熱門球隊,但沒想到,2012年4月28日對上費城七六人季後賽第一輪第一場的受傷,開啓一連串改變他這五年命運的事件。

從2012到13球季整季報銷,對照著那年季後賽Joakim Noah、Nate Robinson等人的首輪血戰籃網七戰、半決賽首戰在客場給予衛冕軍熱火的當頭棒喝,2013年對拓荒者再次的受傷,2015年2月間宣布的傷勢,加上親哥哥Reggie Rose對球隊陣容公開表示意見,今年在訓練營開始沒多久又遭到Taj Gibson不小心肘擊揮到、臉部受傷,直到熱身賽最後一場對小牛才上場,這個休賽季又一直盛傳他跟Jimmy Butler從在季後賽開始有一哥之爭,在訓練營開訓又主動提到自己在兩年就要變成自由球員的事情。

這些事情夾雜在一起,他從一個率領公牛、力抗三王的MVP後衛、芝加哥驕傲,在不少球迷眼中,變成了一個、怎麼說呢,彷彿一邊逃避場上責任、一邊又要求高薪跟一哥地位,卻又占據著大筆的薪資空間、實際上場次數寥寥無幾的人。

二、從未逃避過責任、始終如一不服輸的Rose

也許你不知道。

如果你對Rose從小的成長狀況、教育養成環境,乃至於他歷年來對於媒體的應答思維都有注意。即便他這次受傷之後才戴上具體存在的物質面具,但一直以來,他的撲克臉,確實也作為另一種精神意義上的面具,隱藏了真正的他,那個喜愛籃球,也願意因為自己具有的天賦、去承擔眾人給予他各種期待的Rose。

若要說什麼變了,也許是屢次跌倒後爬起來的經驗,讓他對於許多一時的不如意─場上或場下,都更能淡然處之,這種的淡然,並不是奠基在毫不在意,反而是歷經挫折後而生的勇氣。

生長在芝加哥英格伍德區的Rose,從小就在母親Brenda還有三個哥哥Dwayne、Reggie跟Allan的嚴格管束教育下,只需要在球場上發揮自己被賦予的天賦,承擔著眾人的期待,沒有第二條路地在高中時期,穿上對於Simeon High School意義非凡的25號球衣。

從這刻起,大概在腦海中還沒有想著怎樣領導別人的時候,就已經在領導著,當他站到場上,他就會跑得比誰都快、飛得比誰都高,然後其他人也不用他開口,就會跟隨著他一起往前。

 

三、從球場內到球場外都被要求勇敢站出來

進到了NBA,Rose仍是芝加哥從他還在高中開始,就期待他穿上公牛球衣來帶領公牛重返榮耀的那個人,所以他也不用在意太複雜的問題、只管繼續地在球場上跑,球團就逐步為他打造一支Rose的球隊。

從那時開始,Rose發現大家好像不只期待他在場上的領導,也期待他能夠在場下表現出來。但當熱火組成三王、Joe Johnson續留老鷹,公牛幾個首要引援目標都琵琶別抱時,許多人仍然視為公牛的挫敗。

雖然他不曾說,但他也許是這樣想的「我們就是要爭冠呀,不是嗎?如果我們要爭冠,那至少被當作球隊第一人的我,就該要有MVP的水準吧?」,於是他在訓練營前說出「為什麼我不能是MVP?」,但他也許想要告訴大家的是「為什麼公牛只因為沒有補強到那個誰,就不能是冠軍?」。

最終,他知道自己還是必須透過籃球來證明跟帶領這一切,於是當有人質疑他不會賺罰球,他就硬是讓自己從2009-2010的每場4.3次罰球、增加到2010-2011年的每場6.9次,而當有人質疑他沒外線,他也就讓自己從2009-2010年的每場投進0.2顆三分、變成2010-2011賽季的每場1.6顆,防守端也是如此,當每次公牛對上了哪個有著明星後衛的球隊,他就會用場上的表現壓過對手。

所以,他也依舊沒有想過自己該特別去說些什麼才算一個領導者,因為他說的一切通通都可以在場上做到,直到他的身體第一次背叛了他,而且不只一次,一而再、再而三,因為他無法上場,所有人對他的期待,只能從場上的球技表現,移到場外的言行。

他依然熱心參與公益,你也從來沒有聽過他荒廢或遲延復建,去打保齡球或是去夜店發生爭吵、或甚至於是喝酒鬧事,別人質疑他受傷後是不是該改變球風,他也就真的試著修正投籃姿勢、改變自己進攻的角色,而他也一改往例,積極參與拉攏遊說Carmelo Anthony,而不能上場的期間,他也都盡量地到場邊跟隊友一起。

那就這樣吧,反正心存成見的人,是不會看見又一次在關鍵時刻,Rose跟Butler在交叉持球互擋後,Rose傳球給Butler跳投得到關鍵分的那個畫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