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2
作者:馬特洪峰

12強:台加戰:來自修羅場的試煉

這場比賽,讓筆者回想到2004年奧運0:7慘敗給加拿大的那場比賽。 當年的加拿大跟今天一樣,由小聯盟體系的打者組成。我們派出效力西武的張誌家,擔當第一場的重任(王建民、曹錦輝受限...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場比賽,讓筆者回想到2004年奧運0:7慘敗給加拿大的那場比賽。

當年加拿大跟今天一樣,由小聯盟打者組成。我們派出效力西武的張誌家,擔當第一場重任(王建民、曹錦輝受限於投球的限制,使用上必須精算,不能像張誌家這樣靈活調度)

結果我們的打者完全被壓制,先發投手張誌家撐了六局後,被加拿大的選球機器們用到球數過多,下場後中繼投手完全爆炸。今天這場的差別,是我們打擊進步了,不只一人能對高階投手扛出長球;但是投手、守備仍不及對手。

今天比賽輸一分,輸在棒球最基本的守備、跑壘、選球。先發投手倪福德投得不差,帳面上看來的確是撐不到四局被打退場。倪的速球控制良好,變速球也能發揮功用,最後被狙擊的是他的滑球。從第三局開始,加拿大打者打直球都稍微慢了一點,就是球評們常說的「球棒從球的下方」揮過,這很可能是設定滑球攻擊的徵兆,然後第四局倪福德滑球被狙擊。

面對清楚設定好球帶、還有攻擊球路的加拿大打者,前三局倪的用球數已經過多。即使被解決,但球數走深的結果,讓倪得花很大的力氣才能解決打者。威力和控制下滑,又被設定球路攻擊,讓先發丟不到四局就退場,導致後面連鎖反應。

未完成品呂彥青只撐一個人,另外一位未完成品林子崴同樣撐不了多久。教練不知道為何非左投不可,再把星期一才先發對荷蘭的陳冠宇壓上來。我們前六局把所有左投手用完,順便把預計星期天的先發投手給燒了。

王鏡銘、宋家豪、羅國華這三人教練完全不用,只能讓陳禹勳上來三連戰。羅嘉仁、林柏佑各挨了一發長球,不過面對加拿大打者,是可以接受。換投很果決沒錯,只是對面難纏的對手,該丟的分數還是得丟。

宋家豪是未完成品不敢用可以理解,但羅國華看他丟亞錦賽,狀況還OK;或許控球不夠精準,但速球的品質應該足夠。他和老經驗的王鏡銘完全上不了,實在是有點難以理解。

差別最大是防守。我們內野打到三壘正面的強勁滾地球,無法完成雙殺。我們的二游,範圍還有傳球都有很大的問題。小聯盟養成全力衝刺,讓我們的內野倍感壓力。外野部分也是這樣,不熟悉左外野的張建銘處理反彈球有點瑕疵,就失去殺本壘的機會。打到右外野的強勁飛球,王柏融判斷稍慢,就變成一支二壘安打。

看看加拿大的防守,雖然六下三壘手處理球發生失誤,可是八局下半關鍵的防守,中外野手Gillies搭配右外野手O'Neill的超級美技,還有郭嚴文被左外野手Tosoni的美技接殺。小細節看不到的地方,是八局下王柏融兩人出局後擊出二壘打,直擊全壘打牆後,Gillies超快回傳,配上內野手轉傳,差點就把從一壘衝回來的陳鏞基殺在本壘。

這些守備、跑壘的東西,還有設定球路攻擊,辨別好壞球的選球眼,就是從小聯盟修羅場中鍛鍊出來的產物。至於你問我,為何同樣是小聯盟回來,為何我們的左打三壘手,面對右投手的滑球,卻在場上無法設定自己要打的球,導致攻擊猶豫不決,最後打成DP,那我真的不知道了。

進步的是我們的打擊。面對加拿大投手總共拿下八分,靠的是陳金鋒時代無法想像,整條打線擁有好幾位能對抗高階投手的打者。今天打出長球,全部都是Lamigo的打者。這是因為他們是真貨,當隊伍數很少、很容易猜到投手的球路,還願意堅持用一樣的節奏打擊,而不是把球帶進來一點打late swing,這才是真正的自我要求。不然天天刷數據,有什麼意義?

設定自己的好球帶,簡潔的打擊姿勢,完整的揮擊,今天陳俊秀、林智勝、王柏融為我們示範怎樣攻擊高階投手。另外一位小胖林泓育,雖然沒有長球,但他這幾場比賽下來也能謹守自己的好球帶,即使被主審拉掉也不會動搖。

說到這,得說說陳俊秀。同樣一個秀,面對八局無人出局滿壘,跟前面幾個打擊的質量比起來天差地遠。我不是因為他被三振才這樣說,而是很明顯在那個打席裡面,陳俊秀太急於建功,完全破壞自己的打擊節奏,才毫無抵抗能力的被解決。只能說,打者心態雖然虛無飄渺,但這個打席看得真的很明顯!

可惜,結局是我們又吃鍋貼,再度碰到最不喜歡的人,蘇亦芬。目前看來星期六應該會是嘟嘟上來,然後星期天的投手就再看看吧。輸一分,真的很嘔;但加拿大打得真是好!

延伸閱讀:

拚盡120%的雖敗猶榮:有些事不用結果論

【國際12強賽】前三戰關於教練團調度的想法戰關於教練團調度的想法【國際12強賽】前教練團調度的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