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3
作者:AhUtopian

【國際12強賽】前三戰關於教練團調度的想法

這一個打席,道盡了所有棒球的美好與辛酸。 (圖片取自緯來電視台Youtube官方頻道影片截圖) 打完了前三場比賽,來針對教練團的調度提出一些個人的想法,之所以不討論球員,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一個打席,道盡了所有棒球的美好與辛酸。
(圖片取自緯來電視台Youtube官方頻道影片截圖)


打完了前三場比賽,來針對教練團的調度提出一些個人的想法,之所以不討論球員,是因為在短期賽樣本數小的情況下,去討論球員的近況,個人覺得不具備太大的意義,也不忍苛責球員,而且畢竟這些教練團理應當會有著充分的資料蒐集跟分析,也應當是一時之選,用更高的標準去要求他們事前的準備跟事中分析後的判斷,希望不要被當成是馬後砲,就算是觀點不同,逝者已矣,當作是增加不同看球的角度。

先談給予肯定的地方。

一、義大利戰持續派上陳俊秀跟林益全

 


陳俊秀跟林益全在荷蘭戰,姑且不論是不是有運氣成份在,但確實打擊表現不佳,也因此當義大利戰先發名單出來時,兩人都還在先發名單上,就頗遭非議,但我個人是認同這項調度的,這並不是出於他們兩個人那場打得好、就馬後砲,而是「連對上義大利都不能派他們再打一場先發,你整個比賽要什麼時候才敢用他們」?關鍵時刻代打?連對上義大利都不敢再嘗試他們,對上更高階的投手要用他們?還是,守備,別鬧了吧?那如果你從義大利戰之後就不敢用他們,你名單內就直接廢掉兩個。至少,該給他們義大利戰做為最後一次機會。

在這種短期賽事,打者的狀況比起投手是更難掌握的,投手至少還可以從牛棚練習來做判斷,但是打者的實際狀況,往往都是要上了場才能判斷;所以,當六局下滿壘一人出局的時候,對方剛換上來的右投,三振了我方本場最火熱的右打後,對上我方的左打,那個左打在本賽事記錄僅僅是三個打數沒有安打,難道就有存在非換不可的道理?還是該做的,是在左打上去前,提醒他前面那個火熱的右打是如何被三振的、該注意什麼?

關於要不要換蔣智賢,我們下面會再補充,如果要換、該怎麼換。

二、代打的使用時機

這三場比賽,個人對於代打的幾次啟用時機都很認可,尤其是對上加拿大戰第六局林志祥代跑林泓育後,讓高志綱先暫代第五棒捕手位置,第八局下半,高國輝上來代打第五棒本來該上場的高志綱,然後陽岱鋼上來代蔣智賢打後換代跑陳鏞基,接著等到張志豪打完,才決定以類似double switch的方式,讓張進德換掉張志豪守捕手位置,然後高國輝守外野、陳鏞基守三壘,這樣的調度讓我們至少在九局下半最後的一個出局數,是結束在高國輝手上。

回來討論上面提到的蔣智賢代打,如果六局下半,你基於蔣智賢這場比賽的狀況,要換掉蔣智賢,在那時候林泓育已經換成林志祥代跑,然後陽岱鋼的腿有傷,所以換陽岱鋼打完後一定要準備守備跟代跑,而換高國輝的話,也會需要考慮到守備位置,你這時候把蔣智賢換掉,換陽岱鋼的話、後面要用誰代跑跟守備呢?大概人選有幾個,第一個是腳程也不算差的高志綱上去代跑或接替守備、守備位置直接讓林志祥接三壘、高志綱接捕手,那如果是派陳鏞基的話,會變成在下半局守備時,林志祥跟陳鏞基,兩個珍貴的內野手有一個會必須要下場。

但是這局是第六局,你剩下三個半局至少每個打者都還會再打一次,而在下一輪當中,你一定會需要考慮到林志祥(這時候變成第五棒)、高志綱(這時候變成第八棒)兩個相對打擊弱勢的代打該如何處理,而休息室還能上的,這時候剩下的是陳鏞基、高國輝(或是一上場打完就要換掉的陽岱鋼)跟張進德,相較於本來不換蔣智賢的話,還剩下陽岱鋼、陳鏞基、高國輝、張進德,在教練團「不確定代打是否會打得比蔣智賢好」,卻可以「肯定這時候換代打在接下來的三個半局調度彈性會受到很大影響」,我想做出不換代打的決定,更多出了一分考量。

好了,好話說完,接著來說比較不中聽的話。

一、短打?

加拿大隊的打擊火力我們都很清楚了,這不是在比賽中段拿個一兩分就守得住的對手,在六局下林益全跟林泓育,接連因為Lotzkar荷蘭右投手的控球不穩,先送了隻大師兄的全壘打,接著一個四壞一個觸身上壘時,無人出局,1、2壘有人,輪到打擊近況不錯、左打的火哥,然後落後兩分,結果教練團下達短打戰術?假設成功了,1人出局,2、3壘有人,你追求的是要得到幾分?而如果對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火燙的陳俊秀給保送上去呢?而讓火哥正常揮擊無法推進或是雙殺的機率又有多高?而我們回顧一下火哥短打的打席,那個打席投手第一個球進來是壞球,接著火哥點出去的時候是1好2壞,也就是說整個打席火哥的好壞球數都是佔有優勢的。

我們也引用這張表格,無人出局1、2壘有人,得到分數的機率是0.643,而(假設成功短打推進)一人出局2、3壘有人得到分數的機率則是0.698,機率有提升,問題是,這包含了幾個問題,第一個是得到幾分?第二個,一人出局2、3壘有人的前提是短打成功,那短打失敗的機率呢?而如果我們看一下得分期望值,無人出局1、2壘有人,平均每次得到1.556分,而一人出局2、3壘有人,平均每次得到1.447分,如果再加上我們上述關於投手臨場狀況等等的因素,是不是可以再想想,這次的短打真的是個適當的戰術嗎?

教練團一再地強調這次打擊的優勢,卻總是會在對方投手不穩、堆壘的時候,讓我們打線中其實近況不錯的左打者,來進行短打推進,不管是第一戰八下落後一分,陽岱鋼上壘、郭嚴文短打,難道不能利用陽岱鋼的速度跟郭嚴文的左打優勢,做積極一點的推進?或是第二戰二局上,對方先發投手第一局就掉兩分、第二局又一開始就讓林益全安打時,讓陳鏞基對上左投Panerati時短打?

更何況,我們這次的先發打線,大部分都是原隊伍的中心打線,在台灣職棒例行賽短打次數恐怕就少之又少,我們目前展現出來的長打火力又相當不錯,教練團在短打的使用上,恐怕該多做討論。

二、勝利組牛棚的使用

我不打算苛責加拿大戰八局上的牛棚放火,畢竟羅嘉仁跟林柏佑上來,都是先解決一個後、下個就夯出去,完全沒有預兆,只能說對手設定球路相當地精準而且立即見效,但是荷蘭戰九局上,林柏佑一上場(他做為那時候上場的投手沒問題,畢竟熱身賽近況好)就開始放火時,教練團應該要更早派上陳鴻文,畢竟打完那場、隔天是休兵日,牛棚不會連續燃燒。

這裡就要回來談一個點,我們都知道正常來說,八局領先上Set UP、九局領先上Closer或是後攻時平手也是要壓,但是短期賽事,你有時候不能期待每一場都有這樣的八九局讓你使用牛棚中最好的幾個投手,有時候當你前面的局數放掉時,這場比賽就沒了,如果是常規賽,那我們可以找人吃局數、練投手,但短期賽?我們舉個例子,如果這場對加拿大戰時,第四局倪福德在被Orr打出不規則彈跳,一出局、13壘有人時,教練團決定換投手,你會換誰?

是乖乖地按部就班,把續航力好但是可能本來是先發角色、不見得具備能夠馬上熄滅對方打擊攻勢的長中繼派上去,還是壓上勝利組的牛棚中,除了Closer以外最具備短期壓制力的,解決當前壘上危機,然後下一局再換上長中繼,讓從先發轉任長中繼的投手,可以在一個無人在壘的情況下開始投球?以台灣來說這次本來預定四個勝利組牛棚,陳鴻文Closer,陳禹勳跟羅嘉仁在這場之前看來近況都很好,林柏佑則可能是三個人在各自任務局數出狀況時的備胎,教練團也許在加拿大戰前設定陳禹勳7、羅嘉仁8然後陳鴻文9,這樣領先時的勝利組上場次序,但是如果前面拉鋸的關頭沒有先守住,要不是台灣的打線有發揮追回,我們的勝利組牛棚就會變成敗戰處理。

當然,這場倪福德硬是撐完第四局、多掉了兩分,更顯現我們的教練團,在進攻時太過想得那一兩分,但在守備時,卻又彷彿只在乎自己的投手角色有沒有照計畫安排,而不在乎因此多掉的分數。有些矛盾,對吧?

另外,希望教練團可以讓我們知道,宋家豪、羅國華跟王鏡銘到底什麼時候派得上用場?對上義大利七局上,台灣把比數拉開到6比1時,七局下為什麼郭俊麟繼續投?如果你當時就有打算讓陳冠宇在後面的比賽擔任長中繼,那你就必須為著六日的比賽,準備一個必要的王牌投手,那在可能中三或中四日的情況下,讓郭俊麟早些休息,不好嗎?讓那三個人上來,但是勝利組隨時待命滅火,還是教練團在等待我們還有比義大利看起來打線更弱、差距可以更大的對手?

最後,不要忘記欣賞棒球的美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