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5
作者:小鐵

《世界12強台灣vs波多黎各》───教訓

如果說,台古之戰教我們的是「只要做好該做的事,勝利女神遲早會向你招手」,那台波之戰告訴我們的事情,絕對是「如果一直做不該做的事,那勝利女神遲早會撇過頭去」。 平心而論,這次來台參加12強...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有細膩的小細節,都可能掀起蝴蝶效應,這就是棒球有趣的地方,也是台灣教練始終必須不斷琢磨之處。前一天看來不錯的表現,竟在一個晚上之後就全盤翻轉,不免讓人感覺諷刺。

 

蔣智賢的守備僅是堪用,而且在許多細節上並不讓人放心,這是早在他入選國家隊之前就知道的事情,他的打擊不是問題,儘管歷年來不常在國際賽建功,但每次都能在整趟比賽下來修正出還不差的打擊三圍,證明他的棒子是足以在國際賽生存的。只是面對這種打擊貢獻高於守備貢獻的球員,最佳使用法就是先期待他用棒子建功,比賽後段再換防守組收尾。

 

蔣智賢為什麼無法把打擊實力轉換為國際賽場上關鍵時刻的貢獻,那是另一個話題,但在關鍵時刻無法用更好的防守者替換,就是教練難辭其咎之處。

 

再來,就是面對突破僵局制的大問題,「先攻求勝、後攻求和」一直是棒球場上顯而易見的道理,因為後攻只要追平就永遠有最後的機會,先攻卻不論是否得分、得多少分,都仍得面對對手再一個半局的進攻,尤其在對手絕對有兩個跑者的情況下,尋求大局是最適當的解答。

 

十一局上王柏融的雙殺打結束攻勢很可惜,但是蔣智賢和高志綱的安打由於對手外野都有趨前,因此沒能多得分並不需要苛責,攻勢真的因為DP結束也只能說可惜。但最麻煩的是,十一局下才示範了一次「就算得兩分也不見得保險」,十二局上郭泰源卻又展現「先求得一分再來拚防守」的思維。

 

不要說以往突破僵局制的教訓了,這次的教訓就在前一個半局,如果還沒學到,又有什麼辦法?

 

根據MLB自1993年以來的數據,無人出局一二壘有人的得分機率為0.643,得分期望值是1.556,意即每當面對無人出局一二壘有人,這個半局平均得到1.556分,而在一人出局二三壘有人,得分機率和期望值分別是0.698和1.447,也就是說,就算觸擊成功,只是讓你得分的機率略微提升,但是平均得到的分數卻會減少。

 

所以,為什麼後攻球隊在突破僵局制適合觸擊,因為他們很有可能靠著這一分就追平或向對手說再見,對後攻球隊而言,提升得分機率是最重要的。但是對先攻球隊來說,重點在於得到幾分,而觸擊是會降低得分的。

 

棒球固然不是數據就可解釋一切,但是數據之所以重要,就在於它是科學統計後的結果,如果不相信科學,老是相信神蹟,那叫做「賭徒」,而有句千古傳誦的話,叫做「十賭九輸」。

 

說實話,我不會苛責潘威倫被轟出再見滿貫砲,因為他原本就是「投給你打」的投手,真被逮到也只能認了,我更在乎的,是為什麼沒能給他更多領先,以及為什麼讓他必須面對危機。

 

棒球場上沒有人能保證絕對會得分,不管你是幾出局幾個人在壘都是,棒球場上很多情況都是在和運氣拉扯,那你如果不敢賭可能會製造大局的機會,又為什麼敢賭絕對會守住的機會呢?你手上明明擁有此次P12打擊表現如此優異的打線,又為什麼老是希望在一分上下求勝負呢?難道你手上有麵粉、蛋、白糖、奶油,你還會選擇做宮保雞丁嗎?

 

每次檢討教練,就會有聲音說「你們是結果論」,就算這一場比賽守住十一局,甚至十二局好了,難道就不該檢討嗎?不是。郭泰源偷郭俊麟局數的事實還是存在,郭泰源整個系列賽都在操固定RP的問題還是存在,郭泰源不知如何面對突破僵局制的事實還是存在。

 

就算今天獲勝,台灣闖進八強,這些調度上的瑕疵還是存在,我們不會因為晉級八強而忽略這些瑕疵,我們也不會因為台灣被拒於八強門外,就否定這次全隊的優異打擊表現、以及在後半段仍有反撲實力的韌性。今天我們希望教練團扛的,不是勝負,而是對於帶兵思維、球員調度和戰術運用上,他都應該正視自己的缺失。

 

我當然敬佩於他的人和,因為他,才讓許多原本可能婉拒徵召的球星出賽,但是,這和他的調度是兩件事情。

 

今天拿出來檢討,不是因為結果論,而是因為這些本來就是應該檢討的細節。明明有過在突破僵局制失敗的例子,卻每一次面對突破僵局制又用同樣的結局吞敗,實在讓人看得很無奈。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