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9

有人扛起了台灣,有人卻未盡本分

台灣棒球國家代表隊在世界12強戰鎩羽而歸,未能躋身8強之列,國人惋惜之餘仍不忍苛責教練球員,而對打出五場好球的台灣英雄表達感謝。台灣棒球國手面對國際賽,從教練到選手,總有一夫當關捨我其誰的豪氣,而郭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棒球國家代表隊在世界12強戰鎩羽而歸,未能躋身8強之列,國人惋惜之餘仍不忍苛責教練球員,而對打出五場好球的台灣英雄表達感謝。台灣棒球國手面對國際賽,從教練到選手,總有一夫當關捨我其誰的豪氣,而郭泰源總教練也不例外,在惜敗波多黎各之後,發出了「輸球,我扛」的宣告,為這支堪稱史上打擊最佳的台灣隊更添悲劇英雄氣氛。

 

在大賽後引起最多討論的,無疑是最後決戰突破僵局制的短打策略。我願意承認,在觀賞比賽直播的當下看到這個戰術的時候也是氣憤難平,畢竟作為先攻球隊,要盡量地多得分才是制勝之道,郭總賽後表示想要「先得分再說」所以使用觸擊護送跑者上二三壘,這個劇本如果寫的保守一點,至少有高度機會靠高飛犧牲打攻下領先分。不過郭總可能沒想到的是,同樣的劇本,後攻的波多黎各也很有可能依樣畫葫蘆地取得追平分,如此反而造成後援投手無比的壓力;此外由郭嚴文率先觸擊護送,一壘虛位以待,反而很有可能讓全打線威脅最高的林智勝無球可打。

 

再多的討論與惋惜都喚不回落敗的事實,但對於台灣隊來說,這一次大賽可以學到的寶貴經驗應該是「更多信任自己的攻擊能力」。多少年來我們總是寄望著蔡仲南、潘威倫、張誌家、王建民一夫當關遏止對手得分,然後靠陳金鋒驚天一棒力克對手?老實說,我們堅守「投手佔比賽勝負70%」的思維,卻無形之中把守關禦土的責任都交給了這些先發投手們,甚至這一回大賽,這樣的壓力也放到了郭俊麟、陳禹勳與陳鴻文肩上。

 

郭俊麟一如他的前輩們,用自身力量擔下了勝負重擔。
(圖片來源:中華棒協)

 

因著旅外歸國球員的加入,以及中華職棒本土打者的進步,這次的台灣隊,打擊實力即使不是史上最優,也絕對足以用強攻擊沉對手,大會的全壘打數、殘壘數、打擊率等數字統計可以為證,未來幾年,或許我們可以不用保守地一分一分蠶食,而能勇敢地大鳴大放,繼而把無形的勝負重擔,從國家隊投手們身上挪去。

 

台灣隊在此次12強賽團隊打擊成績不俗。
(資料來源:WBSC Premier 12 官方統計

 

老將高志綱也說這支是歷年來攻擊火力最強的國家隊,「不能說以前不好,以前有不一樣的打法,現在比較符合美式潮流,起碼我們在落後的時候可以看到比較多的希望」。

 

台灣棒球是往上升的進行式,只是棒球觀念可能仍有些停滯。

 

但無論如何,郭泰源的決定都是為了贏球,毫無保留。以他為首的教練團在極短時間之內組隊,而且倉促之中,他們還是盡力完成了對球員狀態的調整。他絕對有資格喊話要扛責任,也絕對有資格承受球員們對他的推崇。

 

不論是郭泰源、教練團,或是選手們,他們都盡了全力,做好他們的本分,只是結果未能盡如人意。

 

彭政閔語帶疼惜地說「我想這個責任不應該由這次中華隊教練團或球員來扛,而是所有台灣的棒球人來承擔」,不過遺憾地,有些人還是沒有盡力。

 

中華民國棒球協會,還有教育部體育署。

 

中華棒協的惡劣事蹟,只要是稍微關心過國際賽的球迷都略知一二,過往國家隊出賽都由棒協負責,使得國家英雄們要承受惡劣的訓練環境與團隊服務,只是因為想要幫自己國家爭取榮譽。中華職棒前會長黃鎮台致力提升球員權益,堅持提供中職國手出場費與球員保險,不惜槓上中華棒協,但也讓2013經典賽的台灣隊選手,獲得了較為像樣的國手待遇。

 

如今會長換上了吳志揚,媒體間較少出現激烈的言詞交鋒,無形之間對抗顢頇棒協的力量就少了一股。這回世界12強,棒協馬上就想省下出場費跟球員保險,球員工會積極爭取,卻換來林宗成一句「年輕人對國家榮譽不覺得重要,『為國爭光』四個字成了牌匾,只是讓人觀瞻。」,這種說法與既得利益者自恃資深而對年輕人的謬論如出一轍。

 

結果體育署更是妙哉,要球員工會別動不動拿拒絕參賽要脅,這樣外界觀感不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