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11/21

還記得他嗎?好久不見的傑森•拉魯

I’mnotapersonthatholdsagrudge,Imean,itiswhatitis---JasonLaRue,formerReds, Royals andCardinalsc...

作者:艾斯哥

城牆

好文推,那次衝突很有印象...

PLjason

這應該是近年來紅雀參與最嚴重的一場benches clear,後果也令人遺憾!
不過要說起非自願退休,我更會想到Juan Encanacion 07年在打擊準備區被隊友A Miles擊出的界外掃到眼睛

5年過去,拉魯已值不惑之年,但腦震盪症狀沒有如醫生告訴他的逐漸消退,他說,只要每次運動,心跳頻率上升到一定程度,就會出現類似酒醉的感覺,沒辦法繼續活動。拉魯心中明白,即使奎多沒有踢他,或許終究還是會受腦震盪影響,必須脫下戰袍,所以他也沒有對奎多懷有恨意。但是看到奎多,今年轉隊皇家,在世界大賽第二戰繳出完投表現,拉魯依舊感嘆良多,「我的孩子知道事情經過,每次他們看到奎多,都會提醒他們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拉魯的退休,是不幸,同時也是幸運。不幸,因為他退休的原因,或許是史上最讓人無法接受的,但幸運的是,他就此退休,讓他得以重享天倫之樂,和妻小住在德州,聖安東尼奧北方,距離這座大城,只需要1小時車程。現在的他,既是一名稱職的慈父,也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人生總是如此,不幸的意外,逆轉了我們命運,既是禍,亦是福。對拉魯來說,奎多的幾腳,葬送了他續戰大聯盟的機會,但他選擇放下仇恨,開啟人生另一頁篇章。或許這一章,不如以前球場上兵戎相見那樣刺激,但是平淡中帶著家人陪伴的幸福,也是一大快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