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走小巨蛋冤枉路─大巨蛋值得更好的團隊經營(下)

上集回顧了東森王家的惡劣商業操弄,讓台灣籃球發展不斷遭受重創、長期低潮;馬上就有人說,那是因為王令麟不是真得愛籃球,可辜仲諒真得愛棒球啊,如果他能接手大巨蛋,肯定不會搞成像小巨蛋那樣...云云。...

作者:Thomas Kao

請繼續往下閱讀

Ryan1785

所以這次的總統大選又是個中職是否存活的關鍵了~

Thomas Kao

不…我們一定要相信台灣司法公正守義,不被政治力和資本家操弄,會還辜大善人清白的~~

Ogimal

講的有道理
卡好位看崩潰的爪爪來噓
有勇氣!!


Thomas Kao

爪迷還有得崩潰,已經比鯨(鷹虎龍蛇…)迷幸運多了~

井川慶

你這樣寫,不怕被告嗎?(替你擔心)

Thomas Kao

告甚麼?告我依據歷史和事實書寫評論嗎?

如果我真得因此被告,那就更印證了本文「辜仲諒不會是適格的大巨蛋經營者」的假設,也不錯~

上集回顧了東森王家的惡劣商業操弄,讓台灣籃球發展不斷遭受重創、長期低潮;馬上就有人說,那是因為王令麟不是真得愛籃球,可辜仲諒真得愛棒球啊,如果他能接手大巨蛋,肯定不會搞成像小巨蛋那樣...云云。

我不是王令麟,更不是辜仲諒,不會知道他們到底愛甚麼球、怎麼個愛法;但如果真得愛,當年在中華職棒最寒冷的冬天,辜仲諒又怎會跟王令麟同樣選擇離棄,做出傷害台灣棒球、令球迷心碎的事呢?


上梁玩「火」下梁放水 中信「辜」負台灣棒球
 

影源:YouTube「中時電子報」頻道

2008年11月12日,前總統陳水扁因國務機要費、海外密帳洗錢等弊案,遭台北地方法院裁定收押;就在前一天,中信鯨育樂公司董事長羅聯福和領隊林敏政於中職聯盟召開記者會,深深一鞠躬,宣布經營12年的中信鯨職棒隊,正式解散。

「中華職棒已到大破大立的存亡時刻」,羅聯福表示6隊前後段班實力相差太多、進場觀眾人數低迷,尋求跟兄弟象等隊伍合併未果,加上米迪亞暴龍隊爆出「老闆是黑道組頭」的假球醜聞,最終決定「釋出資源」、讓各隊提升戰力並「淨化」隊伍,避免賭博放水案再發生...「告別演說」洋洋灑灑、語重心長,一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悲壯情懷。

原本是中職在統一獅之外,最可能是、也應該是「邪惡帝國」的球團,晚景怎會如此淒涼?

中信集團原屬和信集團一支,鯨隊1997年投入中職季賽時,仍冠以「和信鯨」之名,顯現集團對球隊的重視程度,爾後重金禮聘旅日名將「雙郭」(郭源治、郭李建夫)、後來揚威東瀛的洋砲亞力士(Alex Cabrera)和洋投馬來寶(Carlos Mirabal),吸收陳連宏、洪啟峰、楊松弦、何紀賢等好手,並認養嘉義市立棒球場,1999年拿下例行賽冠軍,不過在總冠軍賽敗北,讓味全龍隊達成三連霸。

當年雙郭一個月的薪資就要100萬,專屬財團的大手筆投資,迅速造就鯨隊隊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冠軍,這還沒算當初繳給中職的1.2億加盟金,還有同集團的緯來電視網那15億轉播權利金呢;時值史上首次的「黑鷹」假球事件爆發、票房跌入谷底,鷹虎龍三隊陸續解散,若非和信銀彈力挺,中職就算不會像少了東森的CBA一樣垮台,那幾年也勢必更加難熬。

跨入千禧年,和信集團於2002年分家,鯨隊正名為中信鯨,補強動作不止:禮聘前虎隊全壘打王林仲秋領軍,日籍強投中山裕章、中職首位投手三冠王宋肇基、怪力強棒陳文賓、「明月連線」鄭昌明和林岳亮,以及陳健偉、紀俊麟、黃貴裕等快腿長槍先後到位,時隔3年又打進總冠軍賽;儘管遭象隊橫掃,二度錯過冠軍戒指,卻搭上01年世棒熱潮的順風車,一掃「只有實力,沒有人氣」窘境。

同時間,中信金少主辜仲諒正式執掌中信商銀,隨後更躍升中信金控副董事長,接班父親辜濂松態勢明顯,並兼任球團董事長然而,辜仲諒在集團中的地位越爬越高之際,鯨隊的營運卻突然急轉直下,一步步走向敗亡末路。

話從2003年季末風暴說起,鯨隊投手蘇立偉前女友向壹週刊爆料,指蘇簽賭打假球,球團隨即將他開除、檢方也介入調查,秋總、林岳亮、郭李建夫受波及,不是請辭退休就是釋出離隊;隔年林敏政出任領隊、徐生明升任總教練後,又無預警以「叫不動」為由,將人氣球星宋肇基、楊松弦、洪啟峰除名,02年爭冠陣容幾乎瓦解。

長城傾頹後都可重建,以中信充沛的財力和人資,只要任用專業經理團隊、認真延攬培養潛力新秀、聘請優質洋將,球隊短時間內再起也不是難事;但從2004年起,鯨隊再無一年具備問鼎冠軍的實力,有本事打滿整季的洋將人數湊不滿一隻手,人氣更迅速下滑,鯨迷們甚至自嘲「鯨誠(指誠泰)所至,球迷走開」,顯然中信已無心經營球團,只是苟延殘喘。

加上黑熊、黑鯨、黑米等假球案連年爆發,鯨隊球員無不牽涉其中,中信終於耐性耗盡,至2008年解散球隊。

走文至此,你一定很好奇辜仲諒當時在哪兒呢?不是「很愛棒球」,怎會放任球團爛成這樣?喔,都怪他那些年的「外務」之繁重,比起自家隊上忙著收組頭錢、接受性招待,在球場上演戲的「黑人們」,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忙到他得像綜藝天王豬哥亮一樣,出國深造。

2004年扁政府力推二次金改、鼓勵銀行合併,中信金控企圖插旗兆豐金控,辜仲諒竟在2005年底至2006年,涉嫌趁機利用海外空殼公司「紅火(Red Fire)」,大舉炒作兆豐金控結構債和股權,從中非法獲利約10億新台幣,更以其中3億賄賂扁家;待特偵組開始偵辦陳水扁涉貪案後,辜仲諒立馬逃亡日本2年多,2008年11月24日,鯨隊解散後13天才返台。

時逢陳水扁因貪汙案,創下史上首位卸任元首遭收押紀錄,辜仲諒先在法庭上「承認」行賄扁家,後來又翻供說沒這回事、衍生出偽證案,那就是另件事了;總之他到高等法院二審還是被重判9年8個月,目前進入更一審,仍是待罪之身。

10億?很難體會這個數字到底有多大對吧?用養職棒隊來說就清楚了:當年中職各隊平均薪資不如現今高、二軍又靠體委會供應的替代役男胡亂搞,每年開銷至多2億,10億可以多養鯨隊5年。

你或許會幫辜仲諒辯駁「人不是他殺的」,因為鯨隊解散前兩年他沒參與球團運作。但容我強調,鯨隊由盛轉衰的那些年,身為球團高高層的辜仲諒不想方設法調度投注資源、振衰起敝,反而只顧著在金融市場上將大把不法之財狠削進自己的口袋裡,就種下了鯨隊毀滅的遠因。

等到紅火案爆發,若是中信集團內其他貓狗雜碎出事就算了,但這回是「皇太子」出事、長期流亡海外,幾乎要動搖國本,這會否導致皇上更無心留下已經要死不活的業外單位(球團)?況且對深陷弊案風暴的辜仲諒和中信公司而言,為了在日後法庭攻防中提高勝算,個人誠信度和企業形象不能再有分毫貶值,鯨隊這trouble maker,自然成了除之後快的祭品。

所以就整體而言,「辜仲諒對鯨隊之死須負直接和間接責任」,這是很合理的推論。

但對球迷和球隊而言呢?解散難道是唯一選項?連東森在「臨終」前都幫羚羊隊找到新主子,中信推說與他隊合併不成,以其高層的政商人脈,有無試過尋找接手過渡的企業?退一萬步言,縮編球隊(順便出清黑人)、重返業餘甲組成棒,不也是一種方案?可惜中信還是用華麗的藉口(當然不包括辜仲諒的弊案),做了最令死忠球迷痛心、令認真工作的球員教練不堪,也是最不負責任的決定。

影響所及,年年草創的中職不但真得退回元年草創的四隊規模,隔年再爆黑象事件時,更差點像CBA一樣收攤關門。不過中職命夠硬,撐過了這最嚴酷的倒店危機,撐到歷來最有作為的會長黃鎮台出現;2013年,以中職球員為主體的中華隊打進經典賽八強,中職也因義大接手興農、砸錢帶來「曼尼效應」等新氣象和賣點,票房大幅成長。

職棒又回春了,結果一如大家所知,中信又回來了:搖身變成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的辜仲諒,以一副大善人和救星的姿態,出手買下了當年無緣合併、不堪長年虧損而求售的中職元老兄弟象隊,持續至今。


圖源:臉書「兄弟Fans Club」粉絲團

===============

堂堂大企業老闆淪為重大商業犯罪嫌疑人、逃亡海外、入獄或面臨重判,導致旗下球隊轉賣(解散)、職業運動聯盟崩潰或跌入谷底、長期不振...東森王令麟和中信辜仲諒的差別,只在於發生時間點順序排列組合不同,永遠不變的,都是在你面臨生死難關時補刀閃人,卻在你拚命爬出死亡幽谷、重新站起後,再厚顏地回來跟你說「We are Family」...喔不對,應該是「We are Brothers」...

誰能保證最後三審定讞,辜仲諒若真得被削進台北監獄裡去蹲,自顧不暇的他不會比照當年,再次狠絕地拋棄兄弟隊和球迷而去?這樣的企業主若真得接手大巨蛋,難道不是另一場公共災難的開端?

你說不要老掀舊帳、要向前看?我倒說不但要掀舊帳,還要掀個徹底,這可是億來億去的大巨蛋欸,也是全體市民的公共財和台灣棒球史上第一座國際級的室內棒球場,這顆蛋的代理人不但要有錢,更要審慎檢視經營理念、價值和信用紀錄,不然你以為是擺路邊攤賣蚵仔麵線嗎?



我認為若遠雄確實涉弊違約,台北市政府應該比照當年的小巨蛋,立刻解約接管大巨蛋,賠錢也要做,郝龍斌當年做得到,柯文哲沒理由不做,除非他認為大巨蛋不值得等待一個更好的經營團隊,廣大台北市民和球迷們永遠要被不適格的財團出賣了之後,還得幫忙數鈔票。

至於那位「很愛棒球」的辜大老闆,不管他認養了幾個主場、給了球員教練多好的待遇,今年還贊助黑豹旗等業餘賽事,最近又大聘洋教練、大興二軍球場,展現出的誠意和用心讓球迷看了有多爽,我都只當他是在贖罪和還債,贖他當年遺棄台灣棒球的罪、欠球迷的感情債,真要償還和獲得原諒,不會是區區2、3年的事情。

(全文完)

延伸閱讀:藍綠搞不清楚的中信球衣史
     報告柯市長 中信兄弟一直都在
                  莫走小巨蛋冤枉路─大巨蛋值得更好的團隊經營(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