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怎麼還不愛?2015宜蘭國道馬

灌溉支持

大聯盟 溫演飛 | 2015/12/08

A- A+

手機鬧鐘的光條在房間裡突兀的閃爍著,起床點亮一盞燈光把半夢半醒的漆黑漂白。女朋友撫摸著我的頭髮並在耳畔輕輕的喚我起床,默默地盥洗完畢把女朋友準備的早餐、熱咖啡以及洗淨切好的水果盒丟入那個隨我四處奔跑的紅色大袋子裡。

 

安靜地看著她細心摺好擺放整齊的運動衣褲,『怎麼啦?你還好吧?』她溫柔細語的偏著頭問我。看著她一臉倦容,有點心疼她所做的一切,但卻又隱約對她的付出有點不耐煩。怎麼會這樣?何時開始出現這樣的心情?我沒有勇氣找出答案,起碼此刻沒有。

 

『沒事,只是有點緊張而已。』幸好凌晨的夜色以及睡眠不足的疲憊是最佳的掩護,重新修飾了那一抹僵硬而勉強的微笑。『那我走了,晚點見。』拎起大紅包掛在一邊的肩膀,打開大門,把所剩不多的眷戀留在暖和的房間裡,隨著沈重鐵門的關閉,眼前的景象宛如摺扇般閤起,不再回眸。幾步的深呼吸之後,走入數個小時前的繁華喧囂但此刻相對靜謐的台北街頭。

 

扭轉鑰匙發動引擎,在快速道路下一個交流道接她上車。上車後她調整了車內音響的按鈕,然後慵懶的側躺在副駕駛座。她眼眸中流轉的光彩在漆黑的隧道裡簡直比車外的路燈更耀眼千萬倍, 那充滿愛憐的光芒投射在我臉頰上的感覺似乎快要把我的皮膚燒穿出一個大洞般令我灼熱難耐。喇叭放送著婉轉的曲調,她隨著那音樂輕輕地哼唱著一首歌:

 

『我總是在夢中醒來,怕你抱著我的手放開。

我總是在夢中醒來,擔心你的愛只是夢裡的玫瑰花開,睜眼後你的擁吻不再。

我總是在夢中醒來,你說只有逢場作戲才能瀟灑說Bye Bye。

我總是在夢中醒來,清醒的時候你總是讓我笑的最開懷。

我總是在夢中醒來,拒絕潛意識的彩排,在鮮明時獻上我真心的愛。

我總是在夢中醒來,想要在明朗的睡前再多抱緊我的最愛。』

 

意慾瀰漫在小小的車室內,伸出右手撥動著她一瀉如瀑的長髮,淡雅的香味從彷彿波浪般擺動的髮間飄蕩傳來,偶爾的眼神交會讓平靜的心跳瞬間激烈的鼓譟著,心神盪漾間,某個紅燈下情不自禁把雙手從方向盤離開,捧著她的臉宛如藝術品般小心翼翼地輕吻著。

 

下車後我們一起並肩走到起跑線前,『你準備好了嗎?』她綁好馬尾後側頭問我。而我還來不及回答,起跑的槍聲已經劃破黎明前的寧靜。

 

11月7日,起跑氣溫25度,

 

在捷運站會合其他人後隨即開車前往宜蘭。車停會場邊,巧遇長和大哥以及茱莉姊賢伉儷,閒聊幾句關於跑步的二三事。時間相當充裕,看見D大以及Dido兩夫妻,便一起在運動公園周邊道路慢跑暖身以及閒聊著。

 

這一時刻,比賽把空間切割為兩個世界,一側是茫茫人海中的浮載浮沈,我們在其中隨波漂流,努力創造自己的命運。而在另一側,則是會場相逢的浮生若夢,在別離後相逢、在相逢後復又分離,緣聚緣散,你以為掌握住什麼其實什麼都留不住;你以為一切都消失無蹤影可回憶的行囊其實已經逐漸膨脹鼓起。

 

站定在起點線後,看著好朋友:Adam、Sando以及阿璁,攬著各自的目標,獨自在那狹小只能容納兩個人的空間裡享受著親暱的甜蜜。對於理想,我們心中自有定見,也各有專屬的審美觀。

 

星空下即將鳴槍,原訂5點30分起跑讓人覺得是否太早?現在抬頭只見點點繁星以及月亮在墨黑的夜空閃耀分明,想必今天將是個晴朗的好天氣,現在頓時貪心的覺得或許5點起跑會更好。

 

遲了5分鐘才宣布起跑,人潮並未如想像中擁擠,這樣很好,跑起來相當舒服。這可是我參加路跑協會舉辦的賽事以來,在起跑線上第一次擁有奢侈的慵懶感受。本賽事路線簡單明瞭,而由跑協舉辦的賽事補給內容雖無驚喜,但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基本盤,倒是不用擔心數量不足的窘境。過往參加賽事會比較避開的就是前幾個水站人潮擁擠造成取水不易、損耗時間的現象,不過看今天勢態人數沒有想像中的多,所以對一般跑者來說首要的挑戰可能就是隨著時間推移而逐漸升高的氣溫。

標籤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路跑教室

每位跑者都應該知道的實用小常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