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6
作者:JC 江納森

世界盃結束了 台灣在哪裡?

看著菲律賓教練 Vincent Reyes 怒吼、搥胸,多希望拼戰多時,咬牙拿下世界盃首勝的是中華隊教練許晉哲。看著立陶宛球迷緊張、啜泣,多希望站在馬德里體育館,對每一個罰球揪心的是支持中華隊的我們。...

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著菲律賓教練 Vincent Reyes 怒吼、搥胸,多希望拼戰多時,咬牙拿下世界盃首勝的是中華隊教練許晉哲。看著立陶宛球迷緊張、啜泣,多希望站在馬德里體育館,對每一個罰球揪心的是支持中華隊的我們。


亞錦賽打出近年最佳表現的台灣距離世界盃大門仍有一步之遙,但這臨門一腳要如何才跨的出去?

亞洲第一中鋒哈達迪說「亞洲籃球水準還差歐美30年」。


「環境」,造就這30年的差距,造就一條未能跨出亞洲的鴻溝。

的確,體能天賦是運動實力的直接差距,但歸咎先天差距而放棄努力,絕不是運動要傳遞的精神。

健全台灣籃球環境,兩大方向仍需努力。

向下扎根,建全基層籃球發展;向上提升,建立職業籃球聯賽。幼齡籃球越普及,人才庫就越充實;職業聯賽「錢」景越看好,就有越多人才願意積極鍛鍊,往籃球路發展。

當美國小學生已經在分齡聯賽裡,經歷有組織的全場籃球時,台灣小朋友只能丟丟球、玩玩 IPAD;當一位中上潛力的球員,因為經濟考量而選擇教師職業時,台灣籃壇又喪失一股往上衝的力量;當韓國職業聯賽 KBL 已經一度能提供洋將高於 NBA 底薪的薪水時,台灣 SBL 才剛取消神奇的洋將身高限制。

口號喊了很多年,但台灣「科舉取士」的觀念仍然難以扭轉,整體社會的氛圍仍不能支持運動產業發展。對運動有熱情的人士,也只能盡可能利用微小的力量,一點一滴提升社會對運動的期待。


好在我們可以慶幸,台灣籃球已經踏出打破封建的第一步。

「我們肩負著球迷與人民的期望,目標就是拿回第1名!」Quincy Davis 與台灣籃球文化的融洽相處,讓我們開始擁抱世界籃球的歸化風潮,不但迅速補齊中華隊的中鋒位置,也開始尋找更多歸化補強的可能性。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從毛加恩、簡浩到陳山眉與 Otis Hughley,台灣對華裔球員與外籍教練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直接吸收外來資源,加速台籃接受新穎訓練方式、混合台美籃球文化的腳步。

「他們都說這個夢很遙遠,但是只有我知道有多遠」。自從陳信安勇敢旅美,台灣有越來越多球員從高中甚至國中就遠赴美國取經,而陳盈駿、胡瓏貿、周儀翔…等這批在更高規格環境中苦練、競爭的球員回國後,展現出的扎實成長更讓我們對台籃未來發展看到一絲曙光。

旅美七年的莊宗勳談到台美差異時說到:「不管是課業、精神和球技,還有身體對抗,都需要花比別人更多時間去訓練,也從失敗中學習越挫越勇。不管課業或籃球,都開啟了我的世界觀,從台灣傳統的死背應付考試到現在學以致用。」

「很期待可以跟SBL球隊、教練和球員一起練球比賽,回到台灣的感覺和感情很特別,除了打球,我會用心回饋。」帶回正確的態度與知識技術,協助更多年輕好手勇敢追夢,良性循環的能量只會越滾越大。

也許在更多人願意投入籃球教育的歷程中,基層聯賽總有一天能發展健全;也許在國際賽成績提升,觀眾大量回流的過程中,能推動職業聯盟回歸的腳步。


提升基層籃球需要人力,聯賽職業化需要財力,但對於運動的思維我們自己就能改變,認同運動的價值、培養運動的習慣、充實運動的知能、擴散運動的能量,台灣籃球的提升,每個人都能使上力。

至少,希望我們能像這屆世界盃的芬蘭球迷一樣,享受挑戰世界的每一分鐘。

 

圖片來源:FIBA 官網

                  運動視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