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仙台人心中的陰影,全國主場的下場,羅德獵戶星的「吉普賽球團」

灌溉支持

名人堂 野球News 編集長 | 2015/12/17

A- A+

2004年,原本想要買下近鐵或是在大阪設主場的活力門老闆崛江貴文在日本野球機構的強力杯葛下,只好將目標轉移到將職棒球團設置在仙台,並且命名為「仙台活力門不死鳥隊」。隨後原本表示要將球團設在老家兵庫縣神戶的樂天老闆三木谷浩史也像是故意要和崛江作對一樣宣布將新球團設置在仙台。這個當年兩大網路公司的戰爭在職棒界一觸即發。

(還沒出現就消失的「仙台活力門不死鳥隊」)

同年的9月25日,兩人在拜會仙台市府後「巧遇」,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崛江就直接嗆三木谷說「你幹嘛來仙台?!」,三木谷當時悻悻然的說「本來打算是在大阪或神戶,但是那是宮內(歐力士老闆)的保護地域,所以只好來這裡」

原來本來打算根本不是來這裡,是因為沒有大阪和神戶只好來仙台。雖然和崛江的情況一樣,但是三木谷直接在媒體面前講出這句話讓對於職棒球團無情相當敏感的仙台市民深深烙下壞印象。

(圖片來源:http://matome.naver.jp/odai/2138280761010328201)

為什麼仙台人會對於職棒球團很敏感?這個故事就要從羅德獵戶星時代開始說起。

1971年羅德入主東京獵戶星隊,但是到1972年原本獵戶星使用的主場「東京球場」是由國際興業社所經營,但國際興業社經營不振所以希望球場和球隊合為一體,也就是羅德買下球場經營權,但羅德母企業當時財務困難,沒有辦法買下東京球場,只想用付租金的方式解決,而羅德監督金田正一更辛辣的說「那種左右外野太容易出現全壘打了,我們不需要會讓投手哭泣的球場!」就這樣雙方談判破裂,羅德只好另尋新家。

1973年球季賽程公佈,羅德隊的主場除了後樂園球場、明治神宮球場和川崎球場外大部分都沒確定,這個時候仙台伸出了援手。

仙台以河北新報為首的地方企業希望羅德到仙台的宮城縣營球場辦主場,當時羅德雖然向聯盟申請,但是名義上的主場還是東京地區,主球場則還是空白,但是一年有二十五場的主場設在宮城球場。

宮城球場的開幕戰五月二十二號,由羅德迎戰近鐵,仙台市民相當捧場擠進爆滿的觀眾,讓羅德以13-0大破近鐵,前一天仙台當地的球迷更聚集兩萬多人在縣廳前看羅德的大遊行,六月對日拓飛人(現日本火腿鬥士)三連戰三連勝,讓更讓原本不是人氣球團的羅德隊入場觀眾數一下子突破洋聯紀錄到94萬人次。

(圖片來源:http://fudoki.web.fc2.com/sendai2.htm)

年底羅德隊宣佈將主場移到宮城縣,仙台終於有自己的職棒球隊了!但是後面的故事可就不美麗了。

本來野球協約規定主場必須要超過一半以上,但當時羅德不管球員宿舍或是辦公室都還是在東京,在仙台打完比賽球員還是要移動回東京,在那個沒有新幹線,高速公路也不方便的年代,從仙台到東京的路非常漫長,尤其當時大部分的球團主場都設置在東京、大阪、甚至最南邊的福岡,如果要移動到這些球場比賽對於選手來說都是相當辛苦的移動,當年就有羅德選手說「雖然說仙台是主場,但是感覺好像是去遠征比賽一樣,根本都沒有家的感覺」。這就是為什麼羅德還是將近一半的主場賽事放在東京地區。這種長期移動流浪,被報紙戲稱羅德為「吉普賽球團」

客觀因素的存在讓仙台人對羅德的不信任感漸漸產生「為什麼我們的球隊一年只在仙台打27場比賽?」,就在1974年羅德獲得日本一後憤怒全面爆發。

1974年羅德以下半季優勝的身份和上半季優勝的阪急爭奪進軍日本一的門票,最後在宮城球場擊敗阪急確定挺進日本大賽,當時仙台人欣喜若狂,因為「自己家的球隊」要去拿日本一了,但是這「自己家的球隊」有沒有把仙台當成家就不知道了。

日本大賽開打,仙台人喜孜孜地打開報紙想看哪一天會在宮城球場,準備幫羅德加油時才發現,羅德將主場全部都設在後樂園球場。當時日本野球機構的理由是說因為日本大賽必須要有三萬人收容能力的球場,但宮城只有兩萬八,而且宮城球場設備老舊,移動時間過長等等。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2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阪神甲子園球場

神聖的黑土,高校野球的應許之地,多少學子在這聲嘶力竭, 阪神虎的大本營,日本的野球聖地,每個人心中都有座甲子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