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9
作者:阿怪

騎士藍領 Hot Rod Williams (上)

談到騎士,或許大家只記得當今皇帝 LeBron James 所帶領的騎士團,更早前的回憶就是 90 年代中後期的那支慢攻緊守的無聊難看騎士,但再往前回溯,或許會記起曾經在 80 年代末、90...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小 Williams 喜歡在地上玩著車子,發出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那童趣的模樣使得 Williams 的繼母喚他做「Hot Rod」。

繼母 Colar 女士在 Williams 小時候就鼓勵他可以透過籃球來獲得大學教育,而 Colar 常身兼兩份工作好來維持加計,甚至常常一工作就好幾天沒法回家,他與 Williams 只能住在一輛稱之為『家』的拖車上。而 Williams 在索倫托家附近的球場也髒亂不堪、充滿塵土,但卻讓 Williams 在這裡鍛鍊出一身好球技。「在這些塵土上打球,沒法好好運球,所以我得學會如何不運球而找到機會投籃出手。不然你球運在這卻會彈到另一邊。」

Williams 所就讀索倫托的聖阿曼高中(St. Amant High School),每年平均不到兩成的人可以升上大學,所以 Williams 對於學業也不怎在意,他高三高四的成績讓人搖頭,他是全學年 261 位學生的第 182 名。然而他的籃球好身手,卻讓 LSU 及 SMU 等學校開始注意到他。當年 LSU 教頭 Dale Brown 還記得當時招募 Williams 的過程:「Hot Rod 住在一個小小的拖車中,根本連三個人塞進去都很勉強... 那真的太貧窮了。」對比 Williams 後來在 NBA 揚名立萬,Brown 說:「他是一個真正的成功故事。」當時還很緬靦害羞的 Williams,讓人訝異並沒有就近加入LSU,反而是決定選擇就近加入了路易斯安納州的杜蘭大學綠浪隊(Green Wave)。

 

假球醜聞

四年後,大四的 Williams 以命中率 56.6% 交出 17.8 分、7.8 籃板、2.3 助攻的成績,於 1984 年獲選所屬聯盟的年度球員,然而卻在三月陷入假球風波。有五位杜蘭大學球員被指控涉嫌收取 2.3 萬美金打假球,而事件越滾越大,Williams 被報導指出收受 1 萬美金入學杜蘭,進入大學後,杜蘭總教練 Ned Fowler 更不時供給 Williams 每週 100 美金的費用。事件爆發後,Fowler 教練與兩名助教 Mike Richardson 及 Max Pfeifer 也在校方壓力下紛紛辭職,體育室主任 Hindman Wall 也跟著辭職,杜蘭大學校長 Eamon Kelly 也直接宣布解散校隊,引起 NCAA 軒然大波,讓眾人開始關注違法招生、學分放水、非法假球、甚至到毒品校園氾濫的問題。

壞事接二連三而來,這事件雖然將許多大學籃壇面下的醜事一次揭開,Williams 成為台面上的風暴中心。在大一就成為杜蘭大學的王牌主將,並成為聯盟第一隊的成員,被揭發 Williams 在大二時因為身體狀況與態度問題而幾乎被踢出校隊,杜蘭教練 Fowler 的好友 Jim Hart 指出:「很多次 Ned (Fowler)都因為 John 缺席練球或是極不可靠,差點要將他踢出校隊了,John 影響帶壞了每個人,從他大二那年開始。至於原因為何,我就不清楚了。」而有一位隊友指稱是因為可卡因使得 Williams 的狀態下滑。

然而 Williams 否認一切指控,或許他大二的低迷是因為其女友 Karen Hardy 產下一子 John Jr.,使得年輕的 Williams 焦頭爛額。不過他很快的就在大三及大四復甦,連兩年全隊得分王(19.4 及 17.8),他畢業時僅差 10 分就可以打破校史的得分紀錄。

不過即將畢業的 Williams 此時卻遭逢官司纏身,他的公眾形象大受打擊,而媒體開始拿 Williams 的學業成績做文章,翻出 Williams 當年根本沒有能力通過杜蘭的入學測驗。Williams 被爆料指出曾告訴助教「我根本沒法閱讀英文的部分。」不過隨後教練卻恭喜 Williams 他順利通過測驗。根據資料,Williams 的英文部分是最低分(200),而他的數學只比最低分 200 高出 70 分而已,這兩項的分數大約是在高中生平均英數能力的倒數 4% 及 6%;而全國 SAT 平均約為英文口語 426 分與 數學 471 分,在杜蘭大學,這兩項的平均成績更達 538 與 583 分。

關於報章雜誌的追根究底,不斷的打擊 Williams 的學習能力與形象,Williams 的律師團:來自紐澳爾良的 Joel P. Loeffelholz 及 Alan B. Tusa,還有芝加哥的名律師 Michael J. Green 拒絕回應當年的測驗分數。Green 更明白的表示:「這才是真正的悲劇,杜蘭大學是間富裕、白人的學校機構,你乾脆將他放在哈佛的微積分課堂中算了,到底要 Hot Rod Williams 在該死的杜蘭做什麼?我譴責這些大學的作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