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1/20

改變足球的無名英雄─Jean-Marc Bosman

「有錢能使鬼拖磨」,大概就是現在足球轉會市場的寫照。為了獲得好成績,各球會無不砸下重金,捧著大把大把的鈔票延請各路好手加盟。同時自由轉會變得更加頻繁,球員在目前的合約走完之後,就可以自由地與其他球隊接...

作者:Josh C

Oakjames

若我沒記錯的話,當時Bosman的交易失敗後,他並不算完全失業,只不過RFC Liege給予他的選擇相當嚴苛,大幅度的降薪,不然的話就是在青年隊踢球。Bosman原本是為了球員本身的前途而抗議,卻肯定沒想到的,他同時也造就了超級經紀人的崛起。

Josh C

再查了一下資料
他之後還是有斷斷續續地在國外的球隊踢球
但官司讓他的狀態全無
而且比利時足協和RFC Liege也是處處阻撓

在轉會制度變得寬鬆的情況下
經紀人就多了能夠從球會間斡旋的空間
會有如此的發展
我想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有錢能使鬼拖磨」,大概就是現在足球轉會市場的寫照。為了獲得好成績,各球會無不砸下重金,捧著大把大把的鈔票延請各路好手加盟。同時自由轉會變得更加頻繁,球員在目前的合約走完之後,就可以自由地與其他球隊接觸,簽下新約加盟。

約滿不留走人現在看起來天經地義,但在過去可不是如此。除了部分地區之外,當時如果足球員想要離開母隊,不論合約到期與否,有意網羅的球隊都必須付一筆轉會費給原球隊,才能順利轉隊。那時的歐洲足聯的理由是希望可以減少外國球員進入本國,保護本國聯賽發展。但對於想要換個地方發展的球員來說,就成為東山再起的一大障礙。資方牢牢地掌握球員流向的控制權。面對這樣不自由的體制,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球員挺身而出與之對抗,才有了現在如此繁榮的自由球員市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Jean-Marc Bosman,是這位球員的名字。他是比利時人,出身自比甲強隊標準列治(Standard Liege),也曾入選過比利時國家青年隊,但在成人級的賽事上,他的表現並不突出,因此他轉隊來到同城的另一支球隊RFC Liege發展。當時他和球隊簽下一紙月薪12萬比利時法郎,等同於當時美金3500元的兩年合約。可惜這兩年他的表現不好,只有零星的出賽而已。等到合約結束後,球隊又給了他另一份合約,但這次球隊只願意給他3萬比利時法郎的月薪。這個價格,是比利時足協所規定的最低限制。面對稀少的機會與大幅縮水的薪資,Bosman自然想要找個下家另尋機會。

但想要走人,還得過球隊這關才行,那時球隊為他預設的轉會費是1200萬比利時法郎,這麼高昂的轉會,自然是乏人問津。但Bosman還是設法找到了一支法乙球隊,願意支付480萬比利時法郎讓他在隔季加盟。但RFC Liege由於害怕對方無法如期付出轉會費,居然故意延遲了轉會所需的資料送件程序。最後Bosman的轉會宣告失敗,他變成了失業勞工。

為了拿回他應有的權利,Bosman向歐洲法院提起了訴訟。第一,他控告RFC Liege在他尋找新球隊時未支付薪資。第二、他控告比利時足協,質疑比利時的轉會制度的合法性。最後、他控告歐洲足聯,指稱現在的轉會制度違反了1957年歐洲共同體的羅馬條約當中,勞工得在成員國之間自由遷徙移動的規定。經過了幾年的纏訟,1995年12月15日,歐洲法庭作出判決,判定所有歐盟區內的球員,都能夠享有自由轉會的權利。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經過數年的纏訟 Bosman終於爭取到了應有的權利(Getty Image)

這一項決議大大地改變了足球界。首先,球員終於能夠自由選擇未來的去處,不再受到母隊的限制。同時大量的外國球員進到各國聯賽,不但讓球賽更加精采,也讓球風變得更加多元。最後由於任何球隊都可以自由簽下球員,所以一旦有好球員出現,各豪門無不競價爭取加盟,導致了球員的身價水漲船高。不過球員的收入增加,卻也讓許多小球會無法保住自己辛苦培養出的優秀球員,使得強者越強,弱者越弱。例如1995年靠著一班優秀青訓拿下歐冠的阿賈克斯(Ajax),奪冠班底很快地被各國豪門買走,從此之後也失去了自身在歐洲強權的地位。

對於Bosman來說,雖然他贏得這場官司,但本人卻沒有因此受益多少。由於訴訟曠日廢時,他錯過了他生涯的顛峰時期。等到終於可以打球的時候,他早就已經不在狀態了。之後Bosman陷入了破產與酗酒的泥淖中,他離了婚,甚至得了憂鬱症。直到1998年法院給了他一筆大約50萬美金的賠償金,他的生活才比較過得去。最近有關他的消息,只有投資T恤生意失敗,以及因攻擊他女友與女兒而入獄一年的事。「我以我的職業生涯作為代價,讓全歐洲的球員可以不必再像奴隸般地工作。」他受訪時如此回憶那段歲月。悲劇英雄,大概就是他一生的寫照吧。

Bosman近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