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1/26

為什麼逃脫條款對大聯盟球隊一定是壞事?

在Yoenis Cespedes的合約簽完之後,我們可以確定幫今年大聯盟休賽季下兩個註解: 1.今年FA大咖大致上已簽約完畢。 2.包括Cespedes,今年已經有一卡車的球員的合約中包含...

作者:JK47

Xu Shi-Hua

想請問
那如果Price第2年投得不好
紅襪可以把他交易掉嗎?

JK47

可以是可以,但有沒有人願意吃薪水收人就是問題了'

簡禎彥

請問作者前輩:文中『八百萬買一勝』是如何計算的?謝謝解答

JK47

在Cespedes那段文章當中,我有解釋今年球季的推估值暫定為7.7M,原因有打在上面

但Price的計算不僅限今年,而是未來三年2016/2017/2018包在一起看,考量通膨,這個數字會比較靠近8M,尤其是今年可能都已經有7.7M的情況下

簡禎彥

謝謝

JK47

不客氣!

JohnnyY

或許這跟不得交易條款有關係,因果關係會比較清楚,用長約簽下球員,如有不得交易條款,會降低球員的交易性,但是以逃脫條款取代不得交易條款,可以讓球團有更大的空間去決定當下年度的計畫

JK47

沒有記錯的話Price這個案例應該沒有NTC,所以他是隨時隨地都可以被交易的

既然隨時都可以交易,那麼三年後如果牠的身價真的還超過他的合約,就算紅襪沒有給逃脫條款,紅襪照樣可以把它賣掉,還是可以讓球隊reset薪資

有些人的思維還是容易卡在球隊給球員逃脫條款的「好處」是萬一球員表現好,他會跳脫,並帶給球隊重新一次重整薪資的機會,但這個理論是錯誤的;因為就算合約沒有opt out,你用交易的方式還是可以達到一模一樣的目的。

JohnnyY

我的意思是,用逃脫條款來取代掉不得交易條款,
在以前常可以看到球團想交易球員但卻礙於不得交易條款,
但以目前看來,是不是以逃脫條款來取代不得交易條款,
對球團是不是有一定的幫助,可能需要更多證明

JK47

逃脫條款是片面有利勞方而不利資方,相反的拒絕交易條款對於資方來說根本沒有太大的傷害

逃脫條款是,如果球員表現好,他可以跳脫然後球隊什麼都拿不回來;給了NTC,就算球員表現好他也沒辦法跳脫合約,球隊還是可以繼續爽爽用他,哪會有球隊寧願給Opt Out不給NTC呢?

JK47

當然,你可以說萬一給了NTC,球員成為賠錢貨會賣不掉

但問題是就算你沒給NTC,你的球員還是賣不掉,原因是沒有人無緣無故要收進overpaid的合約。你想要把它賣掉你終究還是得先扎扎實實的虧一筆

21號

請問一下,只要球員行使脫逃條款,原球隊就能取得補償選秀, 這個是規定? 還是脫逃條款的協議?

JK47

球隊可以決定要不要對逃脫球員提合格報價,如果提了,球員最後轉隊,那麼就有補償選秀入袋

不過2016年季後會有新的勞資協議,這個制度有被中止的機率

hameln

請問一下
如果Price三年後選擇不逃脫,第四~七年間,紅襪不能交易(認賠殺出)他嗎?

JK47

當然可以,但由於Price的實際價值低於薪水(這是他不跳脫的唯一可能),所以紅襪要交易掉他勢必得補償新東家。

Jen

『跳脫條款(Opt-out)』和『不得交易條款(No-trade protection)』應該是不衝突的:
前者是球員主動「跳脫」目前合約追求更好合約的權利,後者是球員要求「保障」目前合約的手段; Yoenis Cespedes的新合約中就一併列有:“Cespedes may opt out of contract after 2016 season”以及 “full no-trade protection”。

『跳脫條款』對球員當然是非常有利,但是對於球隊倒也未必絕對不利:
以Cespedes的情形:如果NYM不答應 “1年後就可以拿了$27.5M走人”,
他怎麼會放棄WAS的5Y/$100M?----當然今年季後的自由球員市場外野手沒
有大咖應該也是一大誘因!另外就NYM而言,一則希望藉Cespedes的打擊
再創季後賽佳績,再則不必一次“賭”這麼大(年限和總額),就算讓他跳脫球隊
可以得到一個第一輪選秀權----甚至還可以再把他簽回來!
LAD和Scott Kazmir 的3 years/$48M (2016-18)合約:“Kazmir may opt out of
contract after 2016 season”。對球隊而言,簽下Kazmir “買保險”的意味可能
不小(Hyun-jin Ryu狀況不明),而且就算讓他跳脫*球隊已有幾個就要升上大聯
盟的新秀明年可以補上,何況球隊可以得到一個第一輪選秀權。
*2016跳脫時LAD僅僅支付(2016年薪中的) $8M,其餘$8M在2019~2021「(無
息)延遲給付」。
請參見: Jeff Sullivan在fangraphs發表的 "DodgersGive Iwakuma Money to Scott Kazmir"
http://www.fangraphs.com/blo..

當然對於「年限長」而「總額大」的合約,很多球團是不願意給『跳脫條款』的:
BAL的GM就認為:球隊已經願意給你那麼大的合約,你還準備跳脫對球隊豈不是太不“忠心”了?
另外就『重建』中的ATL而言:球隊願意簽「長而大」的合約,就是希望你成為未來球隊的『核心』,讓你跳脫豈不打亂了整個布局?

JK47

對啊 你的點我也有在文章提到,唯一可以合理化給Opt Out的狀況就是只有把總額壓得夠低、提高可以把補償選秀收進口袋的機率

在Yoenis Cespedes的合約簽完之後,我們可以確定幫今年大聯盟休賽季下兩個註解:

1.今年FA大咖大致上已簽約完畢。

2.包括Cespedes,今年已經有一卡車的球員的合約中包含了逃脫條款,歷史上首見。

 

以下是今年所有簽下逃脫條款球員一覽:

今年休賽季逃脫條款一覽表
球員 合約總金額 內容
 Scott Kazmir 3年48M 第一年後可跳脫
Johnny Cueto 6年130M 第二年後可跳脫
Justin Upton 6年133M 第二年後可跳脫
Jason Heyward 8年184M 第三年後可跳脫
David Price 7年217M 第三年後可跳脫
Yoenis Cespedes 3年75M 第一年後可跳脫

 

除了表中六個球員之外,值得一提的事情是,陳偉殷靠著超級經紀人Scott Boras的幫助下也拿到了一個逃脫條款,他在兩年投完之後,可以選擇使用跳脫條款到自由市場上重簽一份新合約。然而,由於這個休賽季大聯盟球隊很罕見的不斷的把逃脫條款當成沒用的玩具往外丟,因此我們就必須要有一個方式和準則來準確衡量:逃脫條款到底對資方勞方誰有益處?兩邊都能從中獲利嗎?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在這個冬天曾經在這個網站上看到一篇關於David Price的簽約分析文章,出自站內達人寫手北極熊所筆,那篇文章有非常多精闢且可取之處,若是球迷朋友有興趣不妨可以參考一下。不過,文章中其中有一個部分我有另外一種論述能夠提出質疑,也就是這張合約有關逃脫條款的分析。

 

Price的合約總計217M,不過在這張合約當中,前三年紅襪僅僅只要付給他90M,後面四年的薪水累計127M,不過Price在三年後有一個逃脫條款,也就是說,Price三年後得先確定自己的自由市場身價有沒有達到4年/127M這樣的門檻,才會決定要不要跳脫合約。不過該篇文章提到了一點,我覺得有必要重新討論一次:裡頭提到,Price如果三年後選擇跳脫,對紅襪未嘗不算個壞事。為什麼?因為這代表了未來三年Price投得極為優異,他才會有本錢放棄後面4年共127M的合約不執行。而紅襪未來三年只要付給Price僅僅90M,就可以用這樣的價碼用到三年的王牌投手。

 

想想看,Price最近兩年的表現分別是6.1和6.4WAR,如果Price能夠依據正常幅度左右衰退(比方說未來三年投出類似5.5、5、4.5WAR等級的數據),那麼Price未來三年大概能夠有15WAR的產能,依據現行大聯盟自由市場買一勝大約會花掉八百萬的假設去算,那麼價錢哥未來三年絕對不只有90M的身價,換言之,根據現在大聯盟行情,90M/3年的這種約根本買不到像是Price這種Ace等級投手。

 

 

也因此,很多人認為,逃脫條款會是對資方勞方雙贏的美事:Price三年後可以有機會尋找更大的合約,紅襪隊則是用了三年低於市場行情的價碼使用Price,如果三年後Price跳脫,那麼紅襪等於是享受了前面三年的利潤而不用負擔後面四年球員衰退老化的風險。這個理論雖然聽起來是很理所當然的直觀推論,但事實並沒有那麼簡單。這個推論忽略了兩個事實:1.球員可以被交易,或是用讓渡的方式讓別隊撿走,2.球員並不是在任何情況下都會被迫​ 使用逃脫條款,而是只有在​情況對他有利​ 的時候才會用。

 

先討論交易的可能性。假設未來三年Price果真在波士頓投得很棒,那麼紅襪的確會賺三年而不用負擔後面四年的風險。但如果Price真的跳脫合約去自由市場,這表示什麼事情?這表示,他在自由市場是一個價值超過4年/127M的商品,他才有可能真的跳脫紅襪原本的合約。那麼,假設原本的合約沒有給逃脫條款,紅襪隊內部又有一些訊息顯示他們不認為Price後面四年價值127M該怎麼辦?答案很簡單:把他賣給認為他價值超過4年127M的球隊,並從中賺取薪水差的利潤,可能拿回新秀之類的,可謂有利可圖。如果三年後真的有市場上的買家認為Price的價值超過紅襪原本給的合約,那麼紅襪大可以用交易的方式換給他們賺取價差,逃脫條款並不是紅襪唯一可以擺脫掉Price的途徑。然而,給了這個逃脫條款之後,紅襪就失去了三年後交易掉Price賺取利潤的機會,而是只能看著他揚長而去。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