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偉大的籃球故事:Simmons

Simmons 的崛起給故鄉帶來希望 by Jeff McDonald 原文:‘Greatest story in basketball’ could be S...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7 年 John Hopkins 的研究報告將斯邁利高中貼上『輟學工廠』的標籤,有四成的高一新生沒法順利念至高四。

就在 Simmons 畢業後一年的 2009 年,德州教育局認為斯邁利高中的學業表現是無法接受的。

2013 年,州政府進行干預,關閉了這所高中,將其與他校合併,並更名做北森高中,並歸屬在北森學區,由休士頓獨立高中學區接管運作。

一年後,休士頓記事報記者拜訪了學校,發現自從州政府接管後,學校的確條件提升進步了,該報指出這正面的變化:學生不會再於寢室玩火,而學校大廳也不再好似『舉辦派對』一樣。

對比過往的混亂背景,這已經是 Simmons 小時候想都不敢想的奇蹟境界了。

2006 年,Simmons 那時才高二,某天早晨,自小協助撫養 Simmons 長大的外婆 Jerusha Simmons 因為突然的心肌梗塞而過世。

她的死訊讓 Simmon 好似掉落深淵,他感覺頓失重心。

「那對他是個沈重打擊,」LaTonya Simmons 說:「這對我們所有人都是個沈重打擊。」

而那個夏天,Simmons 卻爆炸性的身高抽高,他從 5 呎 7 吋瞬間於幾個月內拉長為 6 呎 3 吋高。

隨著大學招募信如雪花般飛來後,他也越顯自信。他母親認為第一封招募信是來自於密西根州大,當時 Simmons 還在高三球季中。

「一但他理解到籃球可以為他帶來什麼,他的態度就有了改變,」LaTonya Simmons 說:「籃球拯救了他的人生。」

最棒的投資

然而過往的放縱,使得 Simmons 成績完全無法符合 NCAA 第一級學校的成績標準,Simmons 只得在專科學校(junior college)待上兩年,之後才於 2011 年成功的轉學就讀休士頓大學。

他在美洲豹(休士頓大學吉祥物)的唯一一年,也就是他的大三球季,交出場均 14 分、5 籃板的成績,然後他絲毫不理會教練及球探的建議,Simmons 毅然決然放棄大四球季,決定投入當年選秀。

Simmons 當時休士頓大學的教練 James Dickey 深深為他擔憂。

「我們都知道 Jonathon 的目標為何,我們也都認為他的確擁有那個天賦與條件,」現在轉任奧克拉荷馬州大助教的 Dickey 說:「我們覺得在當下他只想聽自己想聽的,卻沒去考量到現實狀況。我見過許他處境如他一般的孩子,都認為自己可以做到,但這並不實際。」

「我一點都不想要這種情況發生在 Jonathon 身上。」

而回首當年,Simmons 也坦承他棄學太早了。

然而當時他在大學過得並不開心,又有三個女兒嗷嗷待哺,而且那時候的他也太天真了。

「我根本沒有獲得些諸如發展聯盟或海外打球等一類的資訊,」Simmons 說:「也沒有人會去跟我們解釋這類的東西。」

隨著選秀會上的名落孫山,Simmons 似乎一無所有、走投無路。

他沒有B計畫,他的母親催促他趕快去理髮學校註冊。

2012-13 球季 Simmons 只得先在一個現在已經解散的 ABL(American Basketball League)打球,為當地的舒格蘭傳奇隊(Sugar Land Legends)效力。那個秋天,他努力擠出了 150 美元的報名費,參加了馬刺發展聯盟球隊奧斯丁猛牛(Toros)的試訓。

這大概是 Simmons 這一生中所花過最物超所值的 150 美元了,他成功通過試訓,加入了發展聯盟,在奧斯丁打了兩個球季。

"我們不必再擔憂了"

而讓 Simmons 由發展聯盟躋身 NBA,還需要一個最後的完美風暴。

上個夏天,馬刺正在尋覓些年輕且體能優異的球員好為後場組合注入些新活力。然而隨著薪資滿溢、開給 Kawhi Leonard 與 LaMarcus Aldridge 頂薪合約,馬刺只得找尋便宜的球員來填滿球員名單。

總管 R.C. Buford 將目光轉往了發展聯盟,他尋求奧斯丁總教練 Ken McDonald 及其教練團給予建議推薦人選。

Watson 雖然後來前去鳳凰城(他如今是太陽代理總教練了),但其他人都還記得 Watson 在之前的會議上是如何大力讚揚推薦 Simmons 的。

而老實說,也曾是聯盟浪人控衛的 Watson,對於這年輕人而言有著很柔軟的角色地位。

「上季我有請他吃過幾次午餐,因為他根本沒錢吃啊,」Watson 說:「我也得幫他出鞋錢,因為他根本沒有鞋子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