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3/02

Josh Donaldson:超級吸票機的MVP魅力(含關鍵紀錄彙整!)

「作為一名職業球員,我不是為了拼進明星賽而奮鬥、也不為了讓很多球迷們關注而卯足全力。我所認為的職業運動最高目標是,如何幫助我的球隊贏得比賽,當你如實完成這件最重要的事情,所有的好事都會跟著應驗。」...

作者:Ken Tseng

「作為一名職業球員,我不是為了拼進明星賽而奮鬥、也不為了讓很多球迷們關注而卯足全力。我所認為的職業運動最高目標是,如何幫助我的球隊贏得比賽,當你如實完成這件最重要的事情,所有的好事都會跟著應驗。」

從橡樹之地-奧克蘭到北方楓葉國-多倫多;從美聯三壘手排行中各項名列前茅的攻擊數據到明星賽拿下破紀錄的1400多萬票,刷新2012年漢米爾頓(Josh Hamilton)所保持的大聯盟紀錄。29歲的強打唐諾森(Josh Donaldson)的職業生涯持續閃爍著。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明星賽破紀錄的選票結果跟去年休季前間,無預警遭到元母隊運動家球團打包交易,儘管兩者之間都令人超乎想像,但唐諾森坦承自己始終在意後者居多。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年11月,時值美國當地許多重要節日,也往往被認為是一個除舊布新的月份。唐諾森當時人在家裡一邊看高爾夫球賽、一邊玩著格鬥遊戲;被閒置在沙發上的手機突然震天價響,許多訊息一次傳來。「藍鳥!?」這是映入眼簾通過大腦的第一個單字。

 

「我才剛跟比恩(Billy Beane)通完電話。我猜他們收到了無法拒絕的提案吧。對於這件事我當然情緒很激動,奧克蘭是我的家。」這是一筆4換1的交易案,運動家送出唐諾森,向藍鳥換回三壘手羅瑞(Brett Lawrie)、右投葛雷夫曼(Kendall Graveman)、左投諾林(Sean Nolin)與小聯盟游擊手巴雷托(Franklin Barreto)。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個交易案對藍鳥隊來說,至少交出三名有大聯盟即戰力水準的選手,其中兩位投手都是農場體系受矚目的潛力新秀;勞瑞雖然有受傷風險、但以攻擊型態來說,確實是不可多得的長打型內野手。

 

唐諾森不諱言自己熟知球團長期以來的作法,只是仍然比預期中還要快速。「這可能是為何我永遠無法變成總管的理由吧!去年我認為我們沒能留住勞瑞(Jed Lowrie),以至於一整年游擊防區像個大洞怎麼補都補不起來。」

 

雖然兩人之間再三強調沒有嫌隙,但許多耳語在交易案產生後紛紛展開,如季中唐諾森希望在連續出賽的場次中間,能有一些空間輪空調節體力;比恩則是認為如果選手在身體方面有任何傷勢,球隊會主動將之放進傷兵名單。據傳兩人因此有激烈交換言詞,但無論如何都只是未經證實的消息,卻紮紮實實為日後兩人分道揚鑣悄悄埋下種子。

 

但唐諾森是樂於接受挑戰的人,也不願意被看輕,「過去在奧克蘭每季大概有14球我覺得有機會出牆變全壘打卻沒有出去。就打擊而言,我當然相當期待在羅傑斯中心(藍鳥主場)打擊,這是肯定的。」

 

落腳新天地

苦澀仍然存在胸臆之間,但任何揮之不去的感覺都已不復存在。來到多倫多之後,唐諾森理所當然地在這個重砲林立的球隊,很快速的取得適應;現在他的主場客場之間相差2600萬公里,但他持續以穩定且出色的攻守表現,來告訴大家自己仍然是聯盟中的佼佼者。

 

「永遠不要低估被積極充滿的男人,我看到一個傢伙,無論他做什麼,都能保有鮮明且帶有衝勁的態度,他用很多方式告訴你想成為最好的球員。」藍鳥總教練吉本斯(John Gibbons)如此說道。

 

事實上這樣的性格是來自於原生背景,以及他的家庭。「有很多事情,當下發生實在是糟透了。不過長遠來看,以前的時光讓我不得不長大,除了母親,唯一能逼迫我快速成長的,就只有棒球了。」

 

 

自2010年從小熊隊出道並升上大聯盟後,唐諾森曾經載浮載沉長達2個賽季;考驗是唐諾森人生中最常遇見的夥伴,總是強迫他必須堅強面對。就好比他的單親家庭,加上一個家暴酗酒吃上牢飯的父親、一個努力兼職供養學費跟支持他投入棒球中的母親。

 

這樣的失落感曾經如影隨形在他身邊,就好像童年,老是獨自在灰暗的屋子裡,找不到所謂父親的身影,每天就看著母親在酒吧日日夜夜工作,為家庭辛苦的付出,自己的那種無力感無以言喻。

 

長大後進入校園,遭到同學們霸凌跟嘲諷,弱小的身軀往往因為一個拳頭,自己變無力招架而倒下,即使躺在草地上看一整天的藍天,也不願意進教室。或許天空更像是是唯一接納自己的地方。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