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7
作者:文生大叔

棒球農場:兩個棒球魂的重生之路

2015年春訓,鄭錡鴻覺得自己的職棒生涯遇上了瓶頸。 回想起高中時的每一場征戰,旅美在小聯盟時的每一年,勝投時的振臂歡呼,養傷復健時的孤獨徬徨,一幕一幕在腦海閃過;接連兩年表現不理想,他...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年春訓,鄭錡鴻覺得自己的職棒生涯遇上了瓶頸。

 

回想起高中時的每一場征戰,旅美在小聯盟時的每一年,勝投時的振臂歡呼,養傷復健時的孤獨徬徨,一幕一幕在腦海閃過;接連兩年表現不理想,他知道很多人已經將他的棒球生涯判了死刑。

 

 

這幾年在太太Joyce的協助之下,鄭錡鴻一直在網路上搜尋各種棒球資訊,訓練的、復健的、心理建設的、甚至砍掉重練的,小倆口花了很多時間一點一滴的嘗試、過濾,也在臺灣接受各種專業協助,什麼都不放過。

 

手太早開、平衡不對、上半身失去協調、下半身力量不夠,這些通通都是聽過的症狀,但沒人能給他答案; 這天晚上,鄭錡鴻突然想起曾經在某篇報導中讀到一個叫棒球農場的地方,坐在電腦前的Joyce立刻上網搜尋,沒多久就找到了德州棒球農場(Texas Baseball Ranch)。

 

德州棒球農場的網頁簡單明瞭,但相當低調,從網路上鄭錡鴻只知道農場主人沃佛斯(Ron Wolforth)是個非傳統路線的棒球教練,但並不知道他的成功案例中有多位大名鼎鼎的大聯盟投手。

 

網站上的介紹影片卻讓鄭錡鴻大感興趣,影片中看起來並不那麼健壯的年輕選手,投起球來卻又快又準,動作也輕鬆流暢,完全超乎了鄭錡鴻的預期。

 

他第一時間連絡上在美國的經紀人張嘉元,請他直接去與棒球農場聯繫,一方面蒐集更多資料,另一方面也查詢訓練課程的相關費用和進行方式。

 

 

沃佛斯的訓練方式以科學為基礎,藉由調整投球姿勢來改善平衡並提升效率,在醫師和體能教練的配合之下,每個學員的訓練內容都是量身打造的,一整套要做12週才能開始驗收成效。

 

傳統棒球界對他最大的質疑,就是他在乏善可陳的大學球員生涯之後,完全沒有任何職業棒球的經驗,也因此沃佛斯被貼上了一個『非典型』的標籤;畢竟一個連職業棒球都沒打過的人,怎麼有資格教導最高殿堂的職業球員呢?

 

『照這種說法,那男人通通都沒辦法當婦產科醫生了,因為他們也沒有任何當女人的經驗,不是嗎?』沃佛斯曾經在一次受訪時笑著說,但傳統棒球界對他那套訓練方式還是打上了大大的問號,把他當成是邪魔歪道;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球速是教不來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自2003年起,棒球農場已經有近200名學員的球速超過90英哩,有87名學員經由選秀加入了大聯盟球隊,就算部分學員的球速是天賦本能,棒球農場的訓練還是有其成效;但儘管部分選手對沃佛斯深信不疑,大聯盟球隊中卻只有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休士頓太空人隊、以及西雅圖水手隊完全接受了他的教學理論,其他的27支球隊有的抱持觀望態度,但大部分都對沃佛斯的棒球農場嗤之以鼻。

 

Dirk Chatelain / The World-Herald

 

『其實春訓時我就叫他趕快決定要不要直接去德州,』Joyce笑著說,『這樣我們可以早點訂機票什麼的,可是他大概比較謹慎,想再考慮一下。』

 

『我跟他說,棒球不能打一輩子,要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認識新的人、多接受新的資訊,這樣以後才能在棒球這個圈子做出貢獻。』

 

於是在太太的鼓勵之下,鄭錡鴻訂購了一套棒球農場的基本教學DVD,開始嘗試DVD裡的訓練方式;由於這些訓練與他過去所接觸到的傳統訓練有很大不同,他非常謹慎地請教了幾位對吸收新知有同樣熱情的教練,在反覆的思考和嘗試之後,他決定繼續照著練。

 

這時的鄭錡鴻,在中職二軍。

 

隔著太平洋的王建民,這時正經歷著亞特蘭大勇士隊小聯盟、獨立聯盟、西雅圖水手隊小聯盟的三溫暖轉折,網路上充斥著叫他『回中職、不要再掙扎了』的閒言閒語。

 

經紀人張嘉元想到鄭錡鴻的德州棒球農場,覺得或許可以讓王建民試試,但是球季正在進行,一切只能等到球季結束再說。

 

8月中王建民接連投出兩場精彩勝投,其中包括了一場久違了的完封勝,但緊接著的卻是兩場慘不忍睹的敗投;儘管球季最後一場先發投了8局獲勝,但最終還是沒能得到9月的擴編,以4勝5敗的成績結束了2015年球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