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5

台東職棒首戰是哪戰? 觀〈跑新聞不止有按右鍵〉有感

資深棒球記者姚瑞宸在部落格發文〈跑新聞不止有按右鍵關於棒球餐廳的省思〉,指媒體報導中信兄弟領隊楊培宏指本季在春訓時安排室內課程,是「中職史上第一次」,Lamigo球團則稱今年開幕戰當天,「首家棒球餐廳...

作者:Thomas Kao

請繼續往下閱讀

cuteson1120

成王敗寇,歷史上多少君王也是企圖掩蓋一些前朝的好事,只能看史官夠不夠膽寫出來,換成現代就看記者們夠不夠專業和用心了

Si-ying Lee

很多媒體就是會跟風,別家寫了什麼就跟著寫,沒有查證寫出來的東西不僅壞了自家公司招牌,也讓別人懷疑你的東西。<br /> 而現代要像展元兄這樣說真話的人不多了,大家都怕得罪人唉⋯

資深棒球記者姚瑞宸在部落格發文〈跑新聞不止有按右鍵 關於棒球餐廳的省思〉,指媒體報導中信兄弟領隊楊培宏指本季在春訓時安排室內課程,是「中職史上第一次」,Lamigo球團則稱今年開幕戰當天,「首家棒球餐廳」將在台北市松仁路Lamigo會館開張等說法錯誤,並分別舉自身採訪經驗和歷史事證加以反駁。

姚文感嘆,撰寫上述新聞的記者沒做功課、未盡查證之責,反讓錯誤的消息來源牽著鼻子走,傳遞給讀者扭曲謬誤的史實,本站編輯群轉載該文後,引發討論或專欄作家發文回應。

而我也不禁聯想起,台灣史上於「棒球原鄉」台東縣的第一場正式職棒賽事,明明是由台灣大聯盟所舉辦,卻被中職夥同媒體「取而代之」的往事。

職棒史上台東首戰 被太陽本尊「Called Game」

台灣第一個職棒組織中華職棒聯盟(CPBL)於1990年開打。1997年,失去中職轉播權的年代電視台主導成立「那魯灣」職棒公司和「台灣職棒大聯盟(Taiwan Major League, TML)」,開啟為時6年的「兩聯盟」時期;因TML持續重金挖角多名中職重量級土洋球星、瓜分潛力新秀和球迷票房市場,造成雙方長年水火不容、惡性競爭。

TML一如其名,強調台灣本土屬地主義和原民風,不但將四支球隊和吉祥物分別以原民語的Gida(太陽)、Agan(金剛)、Luka(勇士)、Fala(雷公)命名,更劃屬台北、台中、嘉南和高屏四個主場區域,儘管只在1999年真正認養剛落成啟用的高縣澄清湖球場,「屬地」淪於行銷口號,但也為台灣職棒帶來一番新風貌。

既然用原民文化包裝,紅葉少棒發源、盛產棒球好手,且過去僅作為職棒春訓和熱身賽用地的台東,自是TML亟欲開發的新市場,經過元年整季醞釀,終於在10月26日赴台東縣立棒球場(現縣立壘球場)舉辦總冠軍賽G2,這是台灣職棒史上,第一次在台東舉辦的正式賽事。

首戰於嘉義縣立棒球場交手的太陽、勇士兩隊,有別於過去乘坐隊巴南北奔波,搭著台鐵列車,一邊瞭望太平洋壯闊海景,搖搖晃晃地沿著南迴鐵路,東進山明水秀的後山小城,為決賽緊繃氣氛增添一絲尋幽訪勝的輕鬆;等了近8年終有職棒熱戰可看的台東縣民,當然興奮不已,縣府大方包場,與全場5千名觀眾共同迎接這批貴客。
 


球迷捧場,雙方球員更賣力對戰,9局結束仍以3比3僵持不下,正當眾人引頸企盼進入延長賽時,裁判卻大手一揮,宣布比賽中止、「保留比賽」!是怎樣?哪有總冠軍賽可以不打到分出勝負的啦!裁判趕下班嗎!?

原來,台東縣立棒球場硬體設備相當簡陋,不但計分板是手工操作,甚至全無夜間照明設備,比賽從下午1點半打起,進行速度稍慢,先攻的太陽隊一路落後,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局發揮韌性、扳平比數,真正的太陽公公就準備下山睡覺了,總不能叫球員們摸黑打球吧,只好暫時鳴金收兵!

這看在當下的球迷眼中,可能覺得荒謬不解、完全不符職業水準,但也著實創下了職棒賽被日頭宣告「提前結束」、另類「跨日」大戰的有趣紀錄。

隔天上午11時,兩隊原地再戰,只打了不到兩局,年初從中職味全龍隊轉檯到勇士隊的洋砲坎沙諾(Sil Campusano),在11局下半一棒轟出兩分打點再見全壘打,送回隊友、現中信兄弟總教練吳復連,為歷史性的台東職棒首戰畫下戲劇性的句點。


台東史上首場正式職棒賽落腳的台東縣立棒球場,已改名台東縣立壘球場。圖源:台東縣運動地圖資訊網


TML走入歷史 CPBL「改寫」歷史 

台灣大聯盟在2002年球季後,因不堪票房大跌、財務虧損,加上體委會(現教育部體育署)和棒協居中協調牽線,惡鬥超過6年的兩聯盟達成合併協議,但卻是要求TML由四隊併為太陽、金剛兩隊轉進中職,黯然走下歷史舞台。

恢復六隊規模的中職票房明顯回春,2004、2005連兩年觀眾人次破百萬,隔年恰逢台東縣政府新建「台東棒球村」棒球場即將落成啟用,應縣府和時任立委的現任縣長黃健庭力邀,中職17年來終於在5月28日,首度踏進台東大地舉辦例行賽,靠著王牌投手「小雞」林恩宇(現中信兄弟投手教練)繳出9K、完投壓制,前身為太陽隊的誠泰Cobras以4比1輕取兄弟象隊。


中職17年首次於台東棒球村進行季賽,卻對外宣稱為台東職棒首戰。圖源:台東縣運動地圖資訊網

怎料,無論《聯合報》,抑或《蘋果日報》等主流報媒,隔天報導內文全都寫著「台東的職棒首戰」、「台東縣多年來積極爭取職棒到台東,昨天終於如願」...云云;在台東縣政府和中職的強力廣播、媒體乖順配合下,CPBL搖身一變,取代TML成為第一個在台東進行正式比賽的職棒組織。

印象中,唯一想力挽狂瀾、撥亂反正的媒體人,似乎只有轉至緯來體育台發展的年代公司遺臣徐展元;他當時在台東棒球村的轉播席上,雖是播報中職的比賽,仍不忘找機會提醒觀眾,TML早就在台東舉辦過職棒賽事。

實際上,中職在兩聯盟合併後,試圖要掩滅過去競爭對手TML史實的動作,又豈止如此?從訂定「叛將條款」封殺當年轉檯老將、TML教練球員過去累積紀錄概不承認,到後來「法外施恩」,要求想回鍋的跳槽老將,必須繳回當初TML支付的簽約金半數作為「公益回饋金」,也變相勒索錄用他們的誠泰、Lanew兩支新球團,在在可見中職的老大心態和狹隘經營思維。

(更好笑的是,既然不承認TML球員紀錄,那就應該全部視同「無職棒經歷」的新人、可爭取新人王獎項啊,抱歉喔,還是不行。簡直把這批球員當次等人種,夠不夠惡劣?)

直到前中職會長黃鎮台上任,力圖改革、為聯盟帶來嶄新氣象和格局,除廢止叛將條款這道過時惡法,2013年義大總教練徐生明猝逝時,也順應其遺孀謝榮瑤的請求,承認徐總在TML帶兵時的105場勝利、兩聯盟通算715勝;儘管這項「殊榮」並未擴及所有TML遺臣,但總算讓TML稍稍恢復其歷史地位,球迷也有機會重新檢視兩聯盟時期的歷史。

===========
誰知道,中信兄弟領隊楊培宏和Lamigo球團又自曝中職不重視歷史的弊病,「楊神」經手職棒隊算半路出家,或有不熟悉中職過往發展的藉口,但Lamigo連同Lanew時期,已經營職棒隊12年,前身第一金剛隊又系出TML、過去陣中有多名太陽隊球員,球團的歷史感還是如此薄弱,連TML多年前就開設過棒球餐廳「GIDA CAF'E」都不知道,再用捏造的史實來做行銷,令人搖頭嘆氣。

今天的新聞是明天的歷史,歷史更不該只是贏家撰寫的歷史;作為新聞媒體,明明知道實情不是如此,卻畏於權勢、利益,或貪求方便,一味配合引述消息來源說法、懶得用心判斷並做足查證,產出錯誤的報導,自誤誤人,是最最要不得的事情。

不過誰在乎呢?是不是...看看本站編輯群用心轉錄姚瑞宸部落文後的點閱數和回文數吧(有人回文嗎)。

名球評家曾文誠曾感嘆:「台灣是一個發展棒球,卻不記錄棒球的地方。」做個有記憶的人,就從你我開始,共勉之。

延伸閱讀:〈憶Baseball Caf'e-「真」台灣第一家棒球主題餐廳(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