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甩棒與否,現代棒球?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1802

A- A+

這幾天在棒壇炒得沸沸揚揚的話題,無非就是-究竟打出全壘打後能不能、該不該甩棒這件事了。

 

整件事情大概就是名人堂投手Goose Gossage的一番談話惹出來的,他認為,2015年季後賽中,藍鳥和遊騎兵的分區系列賽G5,Jose Bautista在擊出超前三分砲後的甩棒動作,根本就是棒球之恥。大都會隊的重砲手Yoenis Cespedes也在這段談話中被這位大前輩點名。

 

Bautista對於Gossage的談話只表示:「很失望,我不擔心他的意見,所以不多做回應」,而Cespedes卻嚥不下這口氣,而做出這樣的反駁:「投手拿下三振後可以慶祝,為什麼卻不准打者轟出全壘打後也有慶祝動作?」

 

國民隊的少年強打Bryce Harper在接受ESPN雜誌的專訪時也對「甩棒」發表了他的看法,他認為,若棒球是一項無法隨性表達自我的運動,那這項運動會讓人感到厭煩!

 

很巧合的是,在這件事情發生的前一天,自韓國職棒出發,並透過入札制度加入雙城隊的南韓巨砲朴炳鎬,也被媒體問到了這樣子的問題,朴炳鎬則向媒體表明,未來他不願意再談到與甩棒有關的一切話題,但他和去年加入海盜隊的韓國球員姜正浩,似乎都很不約而同的,在來到大聯盟之後,改掉了過去他們在韓國職棒時「棒花秀」的習慣。

 

 

 

 

 

對於Goose Gossage說,甩棒是「棒球之恥」這件事情,我認為Gossage的話說得有些重了。

 

在他眼裡,棒球是一項很神聖的運動,也因為他對棒球的尊敬,讓他得以在這項運動當中獲得進入名人堂的殊榮。

 

不過,全壘打時的甩棒究竟和恥辱有什麼關聯?我只能說,或許這種「恥辱」對身為投手的人來說較為深切,但這種恥辱並不是屬於棒球的。

 

甩棒時的動作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輕鬆寫意」的、「囂張」的,甚或是「目中無人」的,因此甩棒動作在身為投手的人心裡,所產生的衝擊會較為強烈,尤其是關鍵一擊後的甩棒。

 

但是如果不去多做負面聯想的話,甩棒其實只是在興奮過度的情況下,所產生的一種自然反應,如果投手可以用自然的態度面對打者的自然反應,那麼就算在關鍵時刻被敲出全壘打,我相信投手的情緒也能夠很快速的恢復,同時避免板凳清空的情形發生。

 

那又為什麼棒球允許投手拉弓或歡呼,卻不能允許打者甩棒呢?

 

小熊隊的Fernando Rodney,時至今日,也依然在球場上展現他的招牌動作「射日」,即便或多或少會有球員不爽他的行為,他仍然保留屬於他的特色。

 

我認為,這可能和人類微妙的心理有關。

 

當打者敲出全壘打做出甩棒動作時,他面對的是孤伶伶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無關乎守備佈陣和守備技巧,因為當球的飛行距離超越外野手的守備極限時,那是怎麼樣都不可挽救的,所以身為投手的人,會有一種被徹底擊潰的失落感。

 

但是當投手順利完成一局投球時,他面對的是三個人。

 

看到投手高興的振臂歡呼,打者的心裡想的或許是「還有人和我一樣慘」,因此心裡得以平衡。

 

這是在硬要給這種情況一個合理解釋時,我的看法。

 

當然你也可以開玩笑說,因為Rodney只投第九局,順利關門後比賽就結束了,所以他根本不用擔心會被報復。

 

 

 

 

 

總而言之,我們在看待這件事情的時候,或許可以嘗試跳脫出「投手」與「打者」的立場來做判斷,因為參與一場球賽的,並不是只有球員而已。

 

球迷不也是最常被稱之為「最佳十人」的存在嗎?他們的歡呼和吶喊,讓他們確實的也參與了球賽。

 

因此,我們可以站在球迷的立場來思考,球迷理想中的比賽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

 

是球員刻意的隱忍自己的情緒,在揮出全壘打或者投出三振後一臉恬靜的繞壘和準備對決下一位打者,還是高興的甩棒、大吼,和現場球迷一起歡呼呢?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睪蝦
    level
  • 睪蝦
  • 棒球人生20才開始

20歲才開始喜歡上棒球, 從此便對棒球死心塌地、並且不斷深究其中蘊含的哲學與邏輯。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2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關於職棒球探的眉角大小事

想要成為一個專業的職棒球探嗎?在對這工作存有一切美好幻想之前,你應該先來知道這些事...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