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9

深耕基層棒球從正確觀念出發

圖、文:Si-Ying Lee 在寫這篇文章以前,我壓根沒想過關心基層棒球會是件壞事,直到有一天,我在某個棒球的紛絲專頁看見一則留言,讓我開始思考,台灣人在關心三級棒球的方式究竟對不對。...

作者:Si-ying Lee

請繼續往下閱讀

Casper Chang

想要給妳拍拍手,<br /> 因為鮮少有寫者在提到的基層棒球話題,<br /> 覺得很棒,<br /> 認同台灣的棒球要更進步,<br /> 必需從基層開始~<br /> <br /> 台灣的基層棒球近10年來,<br /> 拜假球案所賜,<br /> 間接在技術面上有很大的進步,<br /> 假球案-》市場變小-》職業球員生涯變短-》<br /> 轉往基層棒球任教-》學生獲得更多新穎的學習。<br /> 但關於教育面的進步,<br /> 還是有限,<br /> 我個人對於將教育責任套在教練身上,<br /> 有不同的看法,<br /> 大家都知道在基層,<br /> 教練要包山包海,<br /> 但這並不公平,<br /> 教練在他的學程期間,<br /> 並沒有受過教育的訓練,<br /> 國家甚至各地方政府,<br /> 是否需要幫基層教練,<br /> 補上相關的訓練,<br /> 還有參加棒球隊之後的球員,<br /> 原本的老師,還是應該要有他原本的責任,<br /> 在基層棒球,<br /> 不能把所有的角色都都丟給教練,<br /> 棒球隊永遠不能取代家庭、學校、班級。<br /> <br /> 最後改變提升教練的學能職能,<br /> 讓第一線接觸球員的教育人員(教練),<br /> 這才是最有效能的關鍵。<br /> <br /> 如同寫者所言,<br /> 淘汰那些謾罵的教練,<br /> 或許可以是第一步~<br />

William Wang

我們的基層棒球做得很好<br /> 可是為什麼到了高中 成棒 職棒 就輸了呢

san

很棒的文章

圖、文:Si-Ying Lee

在寫這篇文章以前,我壓根沒想過關心基層棒球會是件壞事,直到有一天,我在某個棒球的紛絲專頁看見一則留言,讓我開始思考,台灣人在關心三級棒球的方式究竟對不對。

在昨天(18日)世界棒壘總會公布的WBSC最新世界排名中,我國從第四名上升到第三,排名依據則為過去四年,U12至職業級國家隊在國際賽表現,超過1000場賽事來計算,這當中說明了基層棒球在國際賽的勝利,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卻鮮少有人關心國際賽背後,這些孩子努力的地方,因此筆者想以此文讓各位看見除了職棒以外,基層棒球更需要被重視,而且有些事情你必須要知道

對基層選手而言 並非人人皆有球打

一直以來,台灣的棒球環境都不是太理想,但是在這塊土地上,依舊孕育了許多潛力好手,讓台灣藉由這些「優質」選手展望世界棒球舞台,不過在關注這些選手之前,你可想過他們從多艱困的環境,一步一步才踏上這個殿堂。先別管擁有名校加持下,不必擔心沒場地練球,不用擔心球具壞了怎麼辦?更別說有一天沒一天的舞台,對於那些沒有背景的人來講,打棒球對他們而言是件奢侈的享受。

為什麼這樣講,很簡單!雖然台灣各高中、國中、國小擁有棒球隊的學校不在少數,不過真正能「養活」一支棒球隊的學校卻少得可憐!養活不是有球練、有場地可供練習,或是「剛好」都有球具可以用,我所謂養活並不光是上述這些條件,還要能供住宿(最好)、打比賽,也許還能夠幫忙訓練(這裡的訓練指的是練球額外的訓練,舉凡學校請了防護員幫忙等等的),光是這樣學校要養活一支球隊就不簡單了,也不是所有學校都願意成立體育班,而成績卻是最重視的地方,如果沒有打出口碑,不僅招生出問題,連「棒球隊」的名號都還要重新檢驗。

在體育班之外的社團球隊究竟算什麼

「我們算是社團球隊,沒辦法學校不太支持,我只能在下課後陪著這些小朋友打打球,但是我們不是很厲害,沒辦法跟那些很強的學校比,趁著還有這個比賽,就來練練身手,雖然我知道一定會被扣倒。」這是某一年的國中聯賽,一名站在場邊指揮、叮嚀,看起來不太像教練的「教練」和我聊到關於他們球隊的事情。當時我很感慨,因為這些孩子們全力投入比賽的精神,是多麼難能可貴,他們雖非強權,仍然奮戰到底,比起那些赫赫有名的對手,似乎一點都不在乎會被打得多慘,依舊抱持贏球的決心,專心好每個打擊、守備。

結束後我向教練問到,這些球員們身高和底子都不如對手,會擔心他們輸球後喪失對棒球的熱情嗎?隨後教練說:「其實棒球就是如此,沒有所謂公平。我們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到哪裡,所以你看到了沒有什麼人來看這場球,(對手那也沒坐什麼人....)你是少數會到場的人,我想,小朋友他們也很清楚對手很厲害,可是你看他們教練一直在罵人,這樣有什麼意義,那種會把小朋友罵哭,最後小孩子才會對棒球感到無力吧!」

棒球真的無所謂公平,資源分配不均、經費也有限,更別說是社團球隊了!他們連有沒有機會再打球都沒有確定的答案,但是那場比賽的過程中,我看見每一個孩子們是開心的表情,因為他們好不容易有機會上場,雖然輸了卻沒有哭喪著臉說不要再打球,而是跟教練有說有笑的談著比賽過程,他們並非不在乎,而是秉持快樂打球的初衷,這樣或許在這不公平的世界中,還有一絲絲支持他們繼續下去的動力。

從黑豹旗來看高中棒球的發展

每一年的黑豹旗,都有非常多的高中隊伍報名,2013年第一屆舉辦時有51所、2014年暴增到137間學校、2015年更是增加到162所,比賽地點也從天母、台中增加到了新竹、斗六、台南、屏東等,會提到這項賽事主要是因為有非常多社團球隊報名,讓比賽不再受限於甲組球隊的天下,而是讓乙組球隊有展露頭角的機會。

由於黑豹旗受到關注,電視轉播的機會大幅增加,不僅讓乙組球隊有曝光的機會,更讓棒球推廣更上層樓。或許,甲組球隊和乙組球隊間還是有些落差,但是黑豹旗的規章,並無侷限在只能讓甲組球隊參賽,乙組球隊屬社團性質較多,很少有機會能與頂尖球隊一決高下,因此有了這樣的賽事,讓他們實現與甲組對決的「夢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