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3/16

綠葉中最耀眼的紅花-浪人劍客,Jamal Crawford

成立於1970年的水牛城勇士隊,在1978年遷至聖地牙哥並改名為快艇隊,6年後再度遷至洛杉磯,自1984年起,以洛杉磯快艇為名,航行至今。 「洛杉磯快艇」揚帆的那一年,Jamal...

作者:骨灰

 

     成立於1970年的水牛城勇士隊,在1978年遷至聖地牙哥並改名為快艇隊,6年後再度遷至洛杉磯,自1984年起,以洛杉磯快艇為名,航行至今。

     「洛杉磯快艇」揚帆的那一年,Jamal Crawford才4歲。他在千禧年首輪第8順位被克里夫蘭騎士隊選中,而後交易至芝加哥公牛隊。新人階段多為替補出賽的他,還在為上場時間拼戰,逐年遞增的先發場次讓他在生涯第四年進入公牛隊的主力,在平均上場時間高達35分鐘裡繳出17.3分5.1助攻1.4抄截的先發數據,那時候的他命中率3成8,不算出色,卻是該年全隊唯一出勤率達80場的先發球員。


 



     後喬丹時代的公牛隊在迎來Derrick Rose前欠缺核心領袖,Crawford新人合約的最後一年打出身價,投入自由市場後加盟紐約尼克隊,在尼克隊待了四個球季,並於08-09年季初被交易至金州勇士隊,以先發之姿打完餘下的球賽,隔年再度轉到亞特蘭大老鷹隊,那一年他29歲,即將進入籃球生涯的第十年。

     這一年,他完全失去了先發的機會,但同時也在這一年,他榮獲最佳第六人的獎項。2012年,洛杉磯快艇的船艙有了他的位子。
 
     他像一個顛沛流離的浪人,始終背著一把從未鈍過的利劍。
     起初他是初生之犢,闖蕩過繁華的大城市,日漸茁壯,本以為還能繼續翱翔,但慢慢意識到自己的天空已到極限,於是他明白,飛得遠比飛得高,更顯珍貴。




     即便Crawford不再年輕,但身輕如燕的腳步和那宛若魔術般令人目不暇給的「Crossover」,依然是他引以為傲的武器。他的身軀十分精瘦,沒有稜角分明的肌肉,或許在對抗性上稍嫌不足,但這也令他在同屬得分後衛的球員中,擁有身體負擔較低的優勢,讓他敏捷的腳步能在場上勾勒出更加行雲流水的運球與過人。出手選擇看似不按牌理出牌,但他向來以最實際的火力說話,不論擔任先發或替補,「得分」就是他登場時的首要任務。

     有時,他的利劍在戰鬥時頻頻揮空,冰冷的手感仍試圖握緊劍柄,但當戰役完了後,才明白錯誤的攻擊反而會砍傷隊友,人們將他歸類為「雙面刃」類型的球員,但和相同類型的球員一比,他仍然是沉穩又好握的一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季11月14號,Jamal Crawford在主場迎戰底特律活塞隊時,由於J.J. Redick不克出賽,他便以先發之姿上場打了40分鐘,全場27投12中砍出37分8助攻6籃板,罰球10投10中,包含三分球7投3中的表現。接著,本季12月5號迎戰奧蘭多魔術隊,再度以19投10中,三分球9投6中的火力砍下32分,當本季暑假不少流言分析快艇如果好好利用Crawford本季567萬美元的合約進行交易並轉換陣容時,成熟的他並未展現不滿,最起碼,在個人的推特上,他依然用謙遜和自省取代了不必要的焦慮,就像他說過的一句話:

  「我熱愛籃球,但籃球無法定義我。」

     36歲的年紀,還能砍出幾場高分著實不易,雖然NBA有其現實之處,但所幸快艇沒有真的衝動到將謙遜又懂得反思自省的Crawford送往他隊,他在這艘船上不是核心的指揮者,但絕對是休息室裡的好夥伴。還記得去年暑假快艇交易動作頻頻,針對側翼的弱點找來不少新成員,當時隊內的陣容汰換大半,快艇的球迷們無不感到振奮,孰料,開季後卻是跌跌撞撞,風風雨雨。失去Matt Barnes讓不少快艇支持者感到惋惜,因為他和Crawford一樣,與快艇共同出航已久,15年季後賽首輪對上馬刺防守Kawhi Leonard時拼盡全力也難掩蓋力不從心的事實,一如Crawford有時披荊斬棘也還是無法挽救球隊遭強敵擊潰時遍體鱗傷的困境,但筆者深深慶幸,要是連Crawford都被交易,那誰來執行板凳與主力接合的任務?



     Austin Rivers上一季來到快艇,再扣除季中被交易的Lance Stephenson與Josh Smith,快艇的板凳群包括Wesley Johnson、Jeff Green、Luc Richard Mbah a Moute、Pablo Prigioni都是本季上船的新成員,磨合需要時間,但總不能先發與板凳各自為政,先發被賦予的責任往往大於板凳不少,這時候老將的價值便能派上用場了。當Paul Pierce與Jamal Crawford成為板凳上的黑臉與白臉時,相信對許多人而言,會很慶幸有這樣資深又樸實的老將在確保快艇的船堅炮利。

     海,千變萬化,高深莫測,球場也是如此。有人說過:「籃球不是1+1+1+1+1就一定等於5」,航海也不是地圖、羅盤、糧食、火砲、旗幟備齊就能一帆風順,陰晴不定的天氣像球隊面臨的各種挑戰,也像Crawford不易場場15分以上的手感,但,唯有遭遇狂風暴雨的侵擾,才能知道這艘船能不能頂住險惡的海洋;同樣的,唯有碰上手感不佳的低潮或難以擺脫防守者的困境時,才能逼使Crawford在左搖右晃的同時去思考:「還要做什麼才能讓我把球投進?」,畢竟,安逸使人怠惰,而壓力使人成長。

     去年快艇與馬刺纏鬥的七戰才終於晉級的史詩對決中,Crawford功不可沒,當時Doc Rivers談到他時,這麽說道:「Crawford就是Crawford」Rivers斬釘截鐵地表示「他是一個射手,而且很清楚球場上的狀況。Crawford在場時,球隊的表現也更好,即便當球隊狀態不佳時,他也從沒有失去信心,這就是Jamal Crawford。」認份、低調、堅持,雖然這麽說似乎不大客觀,但相較於近幾年的第六人,包括James Harden、J.R. Smith、Lou Williams或許是這些「亂刀流」的第六人中,素質最佳的一位。



     2013-14那一季,Crawford二度擒獲最佳第六人的殊榮,成為史上第四位生涯兩度獲得此獎的球員,同時也是第一位在不同隊伍各拿過一次的球員,另外,Crawford還是四分打的紀錄保持人,生涯累積44次。總的來說,作為一個並非前五十名的NBA球員,生涯履歷中的紀錄彷彿說明了他的風格,而在薪水也不至匱乏的情況下,除了指上猶虛, Crawford或許對他的生涯還有另一個盼望。

     Jamal Crawford在2016年3月15日在《運動畫刊》上寫了一篇<把超音速帶回來>的文章,他在副標以惆悵的口吻寫下:「西雅圖,我的家鄉,那裡還是首屈一指的籃球城市,可惜NBA沒有看見。」文中描述當年他還穿著尼克隊的球衣時,曾幻想過有天能批上西雅圖超音速隊的球衣,為家鄉打球,這份光榮的機會卻在球隊搬遷至奧克拉荷馬並變成雷霆隊後煙消雲散。

  他憶起自己曾有機會在選秀會上被超音速隊選中,猶記得12年的總冠軍賽熱切地幫熱火加油,這不是因為他支持熱火,而是因為身為西雅圖的市民,他和當地的許多球迷一樣,不能接受超音速的搬遷,不能接受超音速像被偷走了似的,更不能接受曾是家鄉代表隊的球隊被改了名後,取得冠軍。而這種不情願不過就是Crawford依戀西雅圖的一點反射情緒而已。為此,他也曾在休賽期,聚集了Brandon Roy,、Isaiah Thomas、Nate Robinson、 Avery Bradley、 Zach LaVine、 Spencer Hawes、 Tony Wroten Jr.以及Marvin Williams等人,在西雅圖舉辦了小比賽以回饋這座熱愛籃球的城市。



     或許,和湖人隊共有同一座場館的快艇隊,在熱情奔放與個人財產高達235億,富可敵國的新任老闆鮑默(Steve Ballmer)腦袋裡,某天能閃過搬遷的念頭,實現Crawford的心願吧?

    看著Jamal Crawford在場上依舊瀟灑的身影,說他能再打個三年並不為過,誇張一點也許可以打到40歲,姑且讓故事背景設定他能於快艇隊退役吧,再一廂情願點希冀快艇能在未來五年內奪冠吧,最後乾脆讓結局圓滿地搬到西雅圖上演,就像他讓防守者暈頭轉向後,於後繼飛身撲來的防守者意外的時機點猛然拔起,好巧不巧又是個被對手點到的三分出手,哨聲一響!空心破網!一顆神奇的四分打就這麽上演在他的人生與球迷們的眼中。

     是夢又何妨?縱使是綠葉,也盼望能像紅花般盛開過。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