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F1】Keke Rosberg回憶錄:我在McLaren車隊的日子

level | | 人氣 223

A- A+

1982年世界冠軍Keke Rosberg的生涯最後一年獻給了McLaren車隊,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決定離開讓他獲得世界冠軍的Williams車隊?而他在麥隊又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度過他的生涯最後一年?

我在進入F1前就跟McLaren車隊結下不解之緣了。我在F2的最後一年(1979年)所效力的車隊正是麥隊老闆Ron Dennis持有的Project 4車隊,當年我為車隊在霍根漢姆(Hockenheim)拿下冠軍;當時我也和當時Williams車隊的贊助者Mansour Ojjeh結為莫逆之交,巧的是我在拿下世界冠軍的那一天正好是Mansour的30歲生日!

我在F1的那幾年感受到了F1的急速成長:當我加入F1時,F1感覺還只是個小城鎮,現在它已經是座大都會了。

當時我加入麥隊的原因有兩個。其中一個是Nigel Mansell在1985年加入Williams車隊,當時我跟Frank老闆說了:「如果Nigel來了我就離開。」而Frank回我說:「那你就會無處可去!」後來我發現我錯了,Nigel真的是位好隊友,我們在那一年的競爭雖然相當激烈,但我們在那一年卻沒發生過任何爭執。

不過我早就跟Ron談好我會在1986年加入麥隊所以之前有人說我是因為Mansell才轉隊的說法根本是無稽之談。而且我知道當時Williams車隊有輛戰力非常強悍的Honda引擎賽車,而麥隊的賽車戰力好不好我可不知道。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我知道我的F1生涯差不多要結束了,所以我想看看Ron到底要如何讓麥隊繼續成長茁壯。我是個非常注重行銷導向的人,而Ron又有可說是F1界最懂得如何做行銷的團隊,所以我絕對想瞧瞧他們是如何運作的,我們兩個可說是一拍即合。

在我的F1生涯中我從來沒和隊友起過爭執——當然前提是對方必須要誠實。那年我有個超級棒的隊友Alain Prost,當時的F1工作環境並沒有那麼複雜,我和Alain還有幾位工程師總是在賽季期間圍在一起討論並交換資料:因為當時最有效的資料都在車手身上

當然那時的F1已經逐步朝電子化發展,那年我們的賽車第一次安裝了由博世(Bosch)公司開發的電子監測系統,所以我們想盡各種方法來獲得有效資料,但說真的沒那麼簡單。

我可說是從轉向不足的賽車轉換到沒辦法獲得有效資訊的賽車上,或許是我太過信任儀表板資訊的關係吧,我在好幾場比賽中遇到燃油耗盡的問題,當然Alain也有遇到這些問題,但他的燃油控制效率肯定比我好上許多。

另外我們的賽車對我來說轉向不足太過明顯了,當時我們在布蘭茲哈奇(Brands Hatch)的測試中表現不錯,這可能是工程師John Barnard把我的賽車調校得不錯的關係,之後我曾在Patrick Head(前Williams車隊技術總監)的六十大壽中跟他談過這件事,沒想到他竟然還記得!通常我們不會讓賽車轉向太過不足,當時我問過Alain如果賽車有點轉向不足會不會讓他更快,他說會,這句話決定了我們的研發方針。

當然我不會對此沮喪,我們只能一邊在比賽中一邊改良賽車,說真的其實沒有那麼糟糕,我在摩納哥只輸給Alain,霍根漢姆與阿德萊德(Adelaide,澳洲站)如果不是遇到燃油問題我也會贏。

我自己認為我在麥隊最好的一場比賽正是在阿德萊德的閉幕站,當時我領先了將近30秒,不過最後我遇到跟Nigel一樣的爆胎問題而退賽。之後我回到維修站收東西時,我的工程師Steve Nichols跟我說了「即使沒遇到爆胎你的煞車碟盤也撐不過下一圈」,這讓我覺得我的比賽直到最後一刻都還是有好夥伴在關心我的狀況,所以我覺得這種感覺挺不賴的。

當然大家只會記得我在F1的最後一年是以零勝收場,但老實說這個賽季並不是那麼令人失望。我有許多我在麥隊過得很開心的理由,當然如果那年我在Williams車隊我也會過得很開心,不過很可惜的這年發生了Frank老闆的車禍與Elio de Angelis意外身亡的事件,多多少少也為賽季帶來了不確定性。

總之我在麥隊過的很開心,我們當時有John Barnard、Steve Hallam與Steve Nichols等等優秀的工程師,另外還有Tyler Alexander、Ekrem Sami等等F1的行銷專家。當然還有Ron老闆,雖然他有總是在無線電像瘋子一樣亂喊亂叫的壞毛病,不過大家別忘了:他可是把碳纖維底盤等等技術與行銷技巧帶進F1的關鍵人物,所以和他共事是件很有趣的事。

之後我在Ron的協助下組了一支以我的兒子Nico與Lewis Hamilton為主體的卡丁車車隊,我認為這對他們現在的事業打了很好的基礎,他們在比賽期間與不少專業人士一同研究各項數據,而不是只是純粹當作向上發展的跳板而已。當然我在這段期間還當了Mika Hakkinen的經紀人,雖然這段期間我還是在麥隊,不過這段時間是建立在1986年的那段時光——我們現在依然是好朋友。

——————————

News and photo from McLaren Honda: McLaren & Me: Keke Rosberg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ABRN棒球與賽車不即時新聞社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Athrun
  • Athrun
  • ABRN棒球與賽車不即時新聞社

自從在YouTube看見羅德應援團影片後就變成了羅德痴、羅德狂的野球笨蛋(不過也是虎黨)。 不只是棒球,同時也會帶給各位F1與各項賽車的相關消息。

slice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F1賽道簡介

目前世界各地的F1賽道,有分哪些類別?哪個最有特色?完整專題收錄帶您來瞭解!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