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4/01

逐漸失傳的江湖絕技?神秘蝴蝶球!

大聯盟歷史上截至2004年統計,這個地方所出現的蝴蝶球投手也不過70位左右的數量,他們就像是食物鏈裡逐漸瀕臨絕種的生物,有濃厚的神秘色彩、也有耐人尋味的生存故事,大多時候這個族群就是像是一脈單...

作者:Ken Tseng

侯子旅攝 Voyage Avec Yves

感謝曾大分享這麼詳細的內容,你們真的很強大,總是能找回過去的歷史。圖為FENWAY PARK牛棚的RA DICKEY。

Ken Tseng

你能拍到這些照片也很不簡單啊

cuteson1120

請問有沒有投手是把這種球路當成是配球的球路之一,這樣感覺挺屌的,而且應該很難打

 

大聯盟歷史上截至2004年統計,這個地方所出現的蝴蝶球投手也不過70位左右的數量,他們就像是食物鏈裡逐漸瀕臨絕種的生物,有濃厚的神秘色彩、也有耐人尋味的生存故事,大多時候這個族群就是像是一脈單傳的血統,鮮為人知卻又掩蓋不住蝴蝶球的迷人之處。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蝴蝶球開創生涯第二高峰,成為聯盟史上第一位拿下賽揚獎的蝴蝶球投手,藍鳥隊先發迪奇(R.A. Dickey)曾經說:「幾乎沒有人會一開始就打算當蝴蝶球投手,你什麼時候聽過十二歲打少棒的孩子會說我以後想在大聯盟投蝴蝶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之所以當上蝴蝶球投手,會興起練習蝴蝶球的想法,是因為手臂受了傷,或單靠快速球已無法生存,走投無路了才會這麼做。」

 

短短一句話,點出蝴蝶球投手在棒球路上最容易受到的考驗。事實上在美國棒球中,蝴蝶球本名是彈指球(Knuckleball),顧名思義是以手指關節彎曲,以中指、食指最小接觸面積,讓球體能夠在最少旋轉圈數下投出,經過氣流造成不穩定變化讓打者揮空。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抑制球體旋轉,蝴蝶球投手的揮臂通常是最小化程度,主要是靠著手指在伸直時的彈力把球彈出去,因此讓許多過去有傷痛史的投手或是野手轉任投手尋求東山再起時的唯一機會。

 

且由於蝴蝶球投手的手臂與其他投手相比,有相對較長遠較大負擔的局數貢獻量,所以其續航力往往比一般的投手好;熱身也不需要花費過久時間,因此除了先發之外、成為球隊長中繼的牛棚投手也十分常見。

 

蝴蝶球投手沒有嚇人的95英哩球速,更多時候他們得忍受自己球路所帶來的劣勢,諸如暴投、被盜壘、容易挨長打等特性,甚至得受制於天氣溼度等等,但對他們來說,這很可能是少數能夠幫助自己來到大聯盟最高殿堂的唯一機會。

 

蝴蝶穿花之孤獨美學

因為球路飄忽不定,可以說「就連投手本身也不知道球會往甚麼方向跑」,這樣的感覺。相對於速球從投手投出到打者面前這段距離,大約旋轉15到20圈;蝴蝶球投手到達本壘板前大約只轉了4分之1圈到1圈左右。

 

因為幾乎沒有旋轉,所以氣流中的馬氏力無法對球體產生作用。蝴蝶球變化的秘密一部分存在於球表面的縫線,縫線表面高度雖僅0.5公厘,雖然只是小小的突出,但是卻會受周圍氣流的影響,由於旋轉的十分緩慢,因此作用在球體上的力的大小與方向時時刻刻都在變動,導致球體產生無法預期的不規則變化。

 

若投手施加力量往左右方向變動的話,球往往會往右彎之後再往左彎;若是投出上下方向的尾勁,球下墜速度就會在途中時而減弱、時而增強,所以視覺上有一種「球在搖晃」的感覺。因此學習投蝴蝶球有相當重要的一個關鍵,在於若投手投球速度過快,旋轉太多就難以產生變化。

 

對球探來說,挖掘出色的手臂是他們在偵查過程中的天職;因此相對蝴蝶球投手來說,光是練習投出有變化軌跡的彈指球,至少得花上一年的時間,過程中還必須說服球探在控制部分有一定的水準,才有可能受到青睞。

 

再加上投手的投球本質是球速,當所有球界都在追求這個特點時,蝴蝶球投手自然而然成了理論上的怪胎,且隨著棒球歷史演進,追求速度與強力投手的想法只有變本加厲。

 

蝴蝶球投手在練投的過程中資源非常稀少,因為舉目望去沒有任何教練有辦法教導他們平生沒遇過的狀況,因此蝴蝶球投手會團結起來,自組一個蝴蝶球兄弟會,相互指導給予投球上的建議與看法。

 

前紅襪蝴蝶球投手威克菲爾(Tim Wakefield)曾經說過,「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每當我投球遇到狀況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我是全世界最孤獨的人,因為根本沒有人像你一樣投蝴蝶球。」

 

迪奇則是認為,蝴蝶球投手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他認為每當有蝴蝶球投手投出優質先發,無論是教練或是球團只會認為那是某一天運氣好所致。

 

「他們壓根不認為蝴蝶球投手能夠維持投一休四進入輪值圈;傳統派教練覺得你只是好狗運、數據派管理階層會覺得蝴蝶球資訊太少,總之他們很難相信蝴蝶球投手能夠對球隊帶來貢獻。」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