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8

台灣足球屢戰屢敗誰之過?從陳貴人下台談起

陳貴人的教練團結束階段性任務,但什麼是下一階段? 2018年世界盃資格賽,台灣六場比賽全部輸球,總教練陳貴人也在多方爭論功過的情況下黯然離職,但是教練真的是台灣足球屢戰屢...

作者:左岸沉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生大叔

這講的雖然是足球,但如果把分析的一切全換成棒球,竟也完全符合!

看來『領導沒有方向、缺乏長期規劃』真的是臺灣體壇全面性的通病。

陳貴人的教練團結束階段性任務,但什麼是下一階段?

 

 

2018年世界盃資格賽,台灣六場比賽全部輸球,總教練陳貴人也在多方爭論功過的情況下黯然離職,但是教練真的是台灣足球屢戰屢敗的核心問題嗎?換個教練就能夠力挽狂瀾嗎?如果要換,該怎麼換才會讓台灣足球更上一層樓?都是我們要一一面對的問題。

 

首先我們來談談教練這個職位,教練大致上有兩個重要的功能,一、訓練球員,二、調兵遣將。要談教練,我們必須從兩個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一個是讓球員的各種技、戰術得到大幅進步,一個是在比賽中讓球隊獲勝。

 

以國家代表隊的性質來說,後者顯然比前者重要得多,因為一個球員的特性在二十歲左右大致底定,一個已經成年的球員,不可能在一兩年內有大幅的技術成長,除非他本來的技術真的很糟糕,在這之後的成長,主要是在比賽經驗以及跟隊友的配合觀念,國家隊教練的職責通常是選入符合自己戰術需要的球員,將他們佈署在適當的位置,發揮他們的能力,以贏得比賽。

 

換句話說,國家隊的教練讓球員能力的成長其實極為有限,如何利用球員現有的能力才是重點,那如果球員的能力本來就不足呢?此時給你再好的教練也沒有太大效用,以台灣選手目前的能力,在世界盃資格賽六戰全墨一點也不令人意外,若以這角度來看,責任似乎並不完全在教練身上。

 

台灣目前這批選手被認為是最有希望的一代,主力球員介於23至28歲之間,加上旅外及歸化選手的帶領,雖然有人認為「史上最強代表隊」言過其實,但至少在個人技術及發展前景上面,確實令人充滿期待,在國內目前三十出頭的選手中,能堪大任的並不多,而二十歲以下的新秀,尚未出現特別突出的人才,如果這批球員踢不出好的成績,絕對會令人扼腕。

經過十年的發展,台灣國家隊的比賽總會有大批死忠球迷

 

 

現實是殘酷的,不管我們再怎麼自我安慰,球場上的比分說明了一切,但台灣球員能力不足,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而是輸在台灣的足球環境條件實在太差,如同前述,在二十歲之後,球員的成長已經不再是停、傳、控、帶、射的個人技巧,而是在球場上的對抗性及比賽經驗,而台灣令人啼笑皆非的集訓跟聯賽制度,才是台灣選手停滯不前的主因。

 

我們以小組賽中的對手越南為例,越南頂級聯賽有十四支球隊,每年有二十六場比賽,加上他們的國內盃賽,甚至亞洲級別的賽事,一個在越南國內頂尖豪門效力的選手,一年可以有四十場實戰經驗,台灣的城市聯賽,每年只有十四場比賽,也就是說,越南的選手在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間,他們所吸收到的實戰經驗,是台灣選手的三倍,更別提台灣的城市聯賽內容,隊伍水準參差不齊,比賽時間安排紊亂,跟越南聯賽無法相提並論。

 

假設我們的選手在十八歲到二十歲之間,跟越南的選手素質差不多,在二十五歲的時候,他們的比賽經驗最少都會是台灣選手的五倍,論技術或許我們並不落下風,可是對比賽的認識,我們跟越南、泰國這些我們「以為」有機會獲勝的隊伍,差得實在太多太多,這當然也包括了我們的教練團成員,在關鍵時刻的調度跟不上比賽變化的節奏,好幾次我們的球迷都認為我們接近勝利,但內行人都心知肚明,我們與對手之間,有著難以逾越的鴻溝。

 

為了彌補這樣的差距,台灣喜歡用「集訓」的方式來解決,事實證明效果微乎其微,集訓可以彌補技術層面的不足,但我們欠缺的是比賽的能力,如果長期集訓有用,把選手關在左訓三年,應該就可以贏得世界冠軍了,目前可以明顯看出旅外選手跟國內選手在場上發揮有一定的差距,而這些無法參加集訓的選手,反倒是我們最倚重的,如果國內再不建立合理的聯賽制度,老是用這種古老的訓練方法,永遠也不可能取得進步。

 

如果我們從上面的層面來看,陳貴人教練在過去六場世界盃資格賽的執教成績,就不能完全以成敗來論英雄,畢竟在現實的狀況下,要贏的機會本來就不大,說這一切是陳貴人的錯未免太過苛責,只能說他沒有成功,而失敗本就在意料中,至少在比賽中球員所表現的拼勁,特別是在勇於跟對手對攻這方面,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除了充滿激情的肢體動作外,陳貴人受到球迷喜愛並非沒有道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