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作者:greengreen42

強打者後面為什麼也需要另一個強打者來保護?

4/24中信兄弟象對義大犀牛的比賽,在九局下半兩人出局無人在壘的情況下,似乎是因為總教練葉君璋下達了閃躲蔣智賢的戰術,導致蔣智賢遭到保送;後來靠著牽制失誤跑者上三壘後,僅靠蘇緯達一支安打便逆轉比賽,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4/24中信兄弟象對義大犀牛的比賽,在九局下半兩人出局無人在壘的情況下,似乎是因為總教練葉君璋下達了閃躲蔣智賢的戰術,導致蔣智賢遭到保送;後來靠著牽制失誤跑者上三壘後,僅靠蘇緯達一支安打便逆轉比賽,事後便引發了"對蔣智賢刻意閃躲,專心對付蘇緯達"的指示是否正確的問題。

這是一個Sabermetrics的老梗問題:對打者而言IBB到底多有價值?

以迴歸來求算各種打擊結果對球隊得分影響的分析發現,IBB的價值明顯低於一般的BB許多,這原因當然是因未建立在正確的使用上的時候,IBB可以降低對手的得分期望值。而就算不IBB,刻意對強打者在特定情境下pitch around亦會顯著降低對手的得分期望值。問題是,4/24的比賽,這樣是「正確作法」嗎?讓我們來瞧瞧。

首先計算蔣智賢直接被保送後,比賽逆轉的機率分成如下幾個狀況:

 

蘇緯達全壘打 2.22%
蘇緯達深遠安打 4.44%
蘇緯達一壘安打(或保送)、鄭達鴻安打 5.06%
蘇緯達一壘安打(或保送)、鄭達鴻保送後王勝偉上壘 0.66%
合計 12.38%

接下來計算直接正常對決蔣智賢:

蔣智賢全壘打 9.43%
蔣智賢深遠安打後蘇緯達安打 1.38%
蔣智賢一壘安打(或保送)後蘇緯達深遠安打 1.82%
蔣智賢一壘安打(或保送)後蘇緯達一壘安打(或保送)、鄭達鴻安打 1.64%
合計 14.27%

 

直接對決蔣智賢的部分已經不需要計算剩餘的情況(連續保送)等低於1%的情況,已經得到結論了:直接對決蔣智賢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為什麼?主要還是來自於蔣智賢可怕的HR/PA,高達9.43%的HR/PA已經快要跟保送他之後,扣掉被蘇緯達一即必殺外,剩下所有可能得分的情況一樣了。而蔣智賢打深遠安打後被蘇緯達連擊的機率,則跟蘇緯達全壘打得機率差不多。接下來只要知道,蔣智賢光是只算一壘安打加上保送,就有高達.273的上壘率,後面光是只考慮蘇緯達深遠安打或一安後蔣智賢有70%機會直衝成功,都有2%的機率可以得分,剩下的得分情況都是讓差距越拉越大。

單以這個案例來說可以得知,超強棒的後面擺上弱棒,就有可能在兩人出局的情況下,導致這個超強打者無球可打。中信兄弟的豪華打線中最強的當數用球棒守備的大師兄、蔣智賢兩人,或許將這兩人推到三、四兩棒,讓周思齊等人保護他們,或者用強攻排棒次法,周思齊直接二棒,把陳子豪等有長打力的人排蔣的後面,都要比讓成績誇張的蔣智賢後面直接接著長打能力欠佳的打者要來得好。

當然上述的計算過程,是不太可能出現在戰場火線上的總教練心中的,在他們眼中,蔣智賢就是兩人出局的情況下必須避開的魔鬼,而蘇緯達現在雖然看起來成績還算可以看,但相較之下長打力貧乏、又比較菜,當然是選擇他來對決。遺憾的是最後郭勝安牽制失敗導致一壘變三壘,而幫助長打能力貧乏的蘇緯達得以建功。

值得注意的是,這都是以誇張壞球來閃躲,而蔣智賢也保持耐心不亂打為前提;如果是像林益全這種「不是我選球,是球選我」,就算是大壞球也要硬打的打者,就不見得能保持一樣的結論-因為林益全極有可能去追打大壞球,形成鳥滾,那個用正常情況建立的大樣本統計數據,沒什麼意義。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