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6

職業運動的真正意涵

經過了兩天的沉澱,我想現在討論4月24日葉君璋為何不讓郭勝安在最後一打席正面對決蔣智賢時,應該能較為平靜客觀。 這場比賽結束後,站上其他大作或在各網站棒球討論區開始瘋狂的討論這個打席,謾罵有之、...

作者:sungcc

請繼續往下閱讀

江 泓毅

不知道在寫什麼?胡金龍的500安,是不受場次限的,敵隊可以保送胡1場、5場,有辦法保送胡10場、50場嗎?要舉例也麻煩專業一點...好嗎?

sungcc

蔣智賢的連續安打紀錄亦是如此,可以無限延伸,但這真是犀牛迷想看的結果嗎?

劉方舟

連續安打的難得是要對手肯對決,小胖有說過了...請參閱....這項紀錄那麼多年沒破,而且是元年的紀錄,表示難度和不可抗力因素太多了...最後,犀牛球迷也是中華球迷,只要是球迷就沒有能力主宰球賽結果,欣賞就好^^

yenyi.liu

第一棒胡金龍:為了不讓理事長最快600安,每個打席都保送到季末。
第三棒高國輝:為了不讓情人有打出全壘打的機會:39支全壘打開始每個打席都保送直到季末
第四棒林益全:為了不讓神全有打點/安打紀錄:每場比賽只要壘上有人都保送到季末。
第五棒林哲瑄:為了不讓釣蝦有創紀錄的機會,每個打席都保送直到季末。

這樣就擠回一分了耶XD

sungcc

所以不會有總教練下如此腦殘的指令

Jason Wu

終於看到不再鄉愿的說法了!

我看棒球的歷史是打從金龍少棒隊勇奪威廉波特少棒賽冠軍開始的,看了許多年的棒球,我相信我有能力判斷是否是故意性的四壞球保送?

敢作就要敢承擔,勇敢的承認是有那麼難嗎?

Play ball~~~


.....

做了 "什麼" ???

要承認 "什麼" ???

許湯姆

很遺憾⋯即使經過兩天的冷靜,您這篇文章內容不僅不客觀,更有一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論點⋯
1.難道⋯您所謂職業運動的sense就是不顧自己球隊勝負,反而要去滿足或創造敵隊球員破紀錄的機會??這跟職業運動的sense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知道在戰局膠著的情況下,一切都是以能贏得這場比賽為考量,大比分領先者不能盜壘,因為他都已經要準備贏球了,何必羞辱對手??快要被對手完全比賽了不能觸擊,他連上壘都上不了,一分未得的情況下,可想而知,應該贏球的機會也很低,上述兩者都是在勝負已分的情況下,才會有的潛規則,也才叫您所謂的sense,跟蔣的案例相比⋯是完全兩碼事!
2.一直故意保送胡金龍,不讓他最速500安,我是義大球迷,我會大聲叫好,因為在當時⋯他得要連續25場都沒安打才不會破紀錄,最好就連續25場每個打席都保送他?用理事長的500安當例子,真的很令人傻眼,兩者紀錄的重點跟情境根本是兩碼事,你如果舉小師兄單場6安,在第七打席被故意保送,還比較貼切吧?
3.郭勝安會成為球迷揶揄的對象?大家從頭到尾討論的點根本不是他,他老兄完全不是重點,輸球⋯要揶揄也是揶揄葉總,更何況,會輸球的一大關鍵,也是因為他自己莫名其妙的牽制失誤造成的,不然,即使被下一棒蘇緯達安打,也還不一定會輸球,扛敗投⋯只是剛好而已~

sungcc

回應您:
1.葉君璋下的保送指令無所謂對錯,我在文內已提過了.而如果上場打擊的是林智勝而非蔣智賢,在壘上無人的狀況下,葉君璋還會下保送指令嗎?在我30年的看球生涯中,這種狀況機率非常的低
2.這篇文章是我在上班之餘偷閒用10分鐘寫成的,您指的林智平例子的確較為貼切,謝謝您
3.其實我覺得郭勝安還是會被一直提到耶,除非後續有人破了開幕戰連續安打紀錄.這件事葉君璋當然是主要戰犯,郭勝安也會被順道提起

許湯姆

感謝您的理性回應⋯雖然還是有些不認同,但至少不是令人不舒服的回覆,謝謝~
1.您說的對⋯如果當時是輪大師兄上來打,或許葉總不會閃避而會跟他對決,因為⋯依照棒次,他下一棒是義大更害怕的蔣智賢!有發現重點在哪了嗎?今天如果換作大師兄是排在蔣後面,依照我31年的看球經驗,我相信⋯葉總也不敢貿然閃躲蔣智賢!
3.說真的⋯這事件您若去問100個了解狀況的球迷,不論是黃色或是紫色,大概有99人不會在乎最後那打席是哪位投手去保送蔣智賢,甚至誰是敗投也不重要了~
相反的,郭勝安今天要是違背葉總的指示,而被蔣扛出再見轟,他才會是球迷討論的重點!
最後⋯我想說的是⋯葉總不是戰犯!會輸球的重點是那誇張的牽制失誤~
蔣破不了紀錄,更不關葉總的事,反而應該問問吳總為何沒派強打在後面保護蔣?

許湯姆

抱歉~單純意見交流,若文字上有所冒犯,請見諒,謝謝!

sungcc

回應您:
在這裡交流是筆耕而非筆戰,是用理來服人,因此我會盡力說服您的
1.這裡指的狀況當然不是指林智勝的下一棒是誰,而是說會不會故意保送致勝分上壘,如果今天林智勝下一棒是蘇緯達,葉君璋還是會故意保送嗎?這點有待商榷
2.郭勝安難道不想跟蔣智賢對決嗎?我想是想的,只是他沒有地位跟膽量抗拒葉君璋,就算如您所說被打再見轟,他也會驕傲地說他盡力了(如同林泓育一樣)
3.當天如果我是吳復連,為了不破壞打線,我會排他第3棒,當然,這是事後諸葛的說法了

經過了兩天的沉澱,我想現在討論4月24日葉君璋為何不讓郭勝安在最後一打席正面對決蔣智賢時,應該能較為平靜客觀。

這場比賽結束後,站上其他大作或在各網站棒球討論區開始瘋狂的討論這個打席,謾罵有之、護航有之,爭論點不外乎葉君璋下達保送指令有沒有錯。

如果以棒球規則來說,葉君璋當然沒有錯,他不會因為下令保送蔣智賢不讓他有機會破紀錄而被罰款禁賽。但同樣的,也沒有棒球規則規定大比分領先時不得盜壘,或是有機會達成完全比賽時對方不得觸擊,因為這是有沒有職業運動sense的問題。

職業運動可貴之處,在於它是不斷地由各項紀錄累積而成。紀錄建立了,再由後續者試著去打破而建立更高的障礙,藉此引發話題與商機。殊不見前一天胡金龍達成最快500安時,義大球團馬上推出紀念T恤嗎?設身處地來想,若是每支球隊遇到胡金龍都保送他不讓他破紀錄,球迷又會做何感想?

葉君璋的事後說詞我完全能夠體諒,但絕對無法接受。而失去與蔣智賢正面對決機會的郭勝安,很可能因為接受葉君璋的懼戰指令又因隊友失誤扛下敗投,從此成為球迷揶揄的對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