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前田健太的人生目標:三振Ichiro!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10567

A- A+

到大聯盟打球一直是前田健太的夢想。但在這個夢想實現之前,他早就鎖定棒球生涯的下一個目標。


AP

但這個大聯盟生涯前4場先發只失1分的日本強投卻近關情怯,這一天他比加盟道奇的記者會還緊張,甚至比大聯盟初登板還緊張。

台北時間本週二上午是馬林魚作客道奇的四連戰首戰,兩隊賽前熱身結束後,前田在牛棚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當時牛棚空無一人。事實上他不是這場比賽的先發投手,也不是在為下一次先發熱身。

他在等人。

當目標出現在他眼前時,前田馬上站起來,快步迎上去,脫下球帽,恭謹地自我介紹:「很高興見到你,我叫前田健太。」


日刊體育

朗迷:這是小學生的自我介紹嗎(偷笑)

所以你就可以想像前田面對偶像有多緊張了。前田形容一朗是「全日本的象徵」,台灣的年輕棒球迷或許很難體會那種感覺,但五六年級生一定很熟悉:1990年代的Michael Jordan、鈴木一朗、野茂英雄,那簡直是被當神一樣地崇拜。

一朗和前田相差14歲。想像一下,當一朗在日本連續七年拿下太平洋聯盟打擊王時,前田差不多從幼兒園、小學一直到進入國中就讀。可以想像在那個年代不只前田,日本有多少棒球迷對一朗是如何的崇拜。

前田對於自己崇拜一朗完全不覺得奇怪,他曾在受訪時說:
「一朗是我這輩子看比賽看得最多、由衷仰望的棒球選手。
不同世代有不同世代的偶像,
但我很確定在我這個世代,
一朗就是第一名。
雖然在這之前有王貞治,
但因為我從沒看過他在場上比賽,
所以一朗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

 


MLB

學生時代的前田,他房間牆上就掛著一朗的海報,書包則貼有一朗的貼紙。在專職投手之前,前田是學校足球隊員和棒球隊的游擊手,當時他為了模仿一朗的打擊姿勢而下足苦功,但畢竟左打、右打有別,最後他還是放棄了。所以現在在前田的打擊姿勢上已經看不到一朗的影子,而且前田後來也專任投手了。

當一朗在2001年穿上水手球衣時,前田才14歲,當時水手幾乎每一場比賽都在日本轉播,但因為時差的關係,日本的轉播時間通常是從上午11點開打。所以當時還在就學的前田雖然看不到比賽直播,但每天的賽後精華都會在晚間各節新聞強力放送,前田總是守著電視不會錯過。

時至今日,一朗的比賽動態還是會出現在日本的晚間新聞,只是他已不再是當年那個先發第一棒及不動右外野手。雖然他在馬林魚本季前20場比賽只有寥寥23個打席,但這絲毫無損前田對他的崇拜。只是隨著球技更趨頂尖,這種崇拜也轉化為想和偶像對決的動力。前田說:
「我從來沒想過我們有機會在同一個賽場上一起打球,
更不敢想像有機會和他正面對決。
如果有可能,
這將是我一輩子最大的榮耀。」
 

The Japan News


今年二月初,朝日新聞專訪前田時還是問到同樣的問題:「你最想對決的大聯盟打者是誰?」前田回答:
「我真的很想對決鈴木一朗,
因為從我念小學就開始崇拜他,
一直為他加油。
真希望在我棒球生涯結束前能和他來場投打對決,
哪怕只有一個打席也好。」


至於他有想像過和一朗對決的結果嗎?前田回答:
「我猜他一定會從我手上打出安打,
但只要我能三振他一次或讓他出局,
這對我的自信心將是很大的加分。」



Joe Frisaro

好的,恭喜前田,你的機會來了。在馬林魚與道奇四連戰最後一場、表定由前田先發的這場比賽,佛心來著的馬林魚教練團將鈴木一朗排在先發第六棒,這可是一朗暌違4場比賽之後的再次先發:

Marlins.com

兩人在二局上半第一次對決:

日刊體育

呃......不是上面這些假鬼假怪的日本假一朗和假前田,鏡頭請轉回場上:


前田想三振一朗的夢想,在雙方對決的第一個打席就實現了,而且是三球三振。影片如下:
 

第二個打席是三壘上方飛球被接殺,第三個打席則是游擊後方的小飛球被接殺(影片如下):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6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巨投辭世 Roy Halladay生涯落幕

Roy Halladay在墨西哥灣的一場飛航失事中過世,一代巨投身影再也無法和世人相見。空留無限遺憾。

我們就愛 洛杉磯道奇 隊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