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30

如果我是王則鈞

前幾天職棒投手王則鈞和一個乙組球員從網路上相揪對決,沒想到對決的當下王則鈞似乎是應付性質餵球給乙組球員打,第三球就被打到,按照約定乙組球員贏了。 這件事情我覺得很可惜,如果兩個人都拿出真本事,說...

作者:海殼蟻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宏叔叔

昨天遇到一個甲組的捕手,他會參加乙組比賽來累積比賽經驗,剛好他去年有跟你講的那個青棒可以投到150的投手同隊,那個150的一看到他,就問說:「那我等一下可以摧了嗎?」那個甲組捕手說:「閒拜,你怎麼投我都配合。」後來那場比賽讓場邊的人都驚呆了,因為他們沒看過他在乙組丟那麼快過。後終於,幾億人忽然都明白了,他現在還可以丟到140以上,但是平常怕別人受傷都不敢摧下去。

只會中文的小哥

青棒150是時速150M還是KM阿!XD
那個青棒比賽有紀錄以來投手超過150KM/H的只有兩位投手,一個宋文華(19歲)一個曾仁和(21歲)

前幾天職棒投手王則鈞和一個乙組球員從網路上相揪對決,沒想到對決的當下王則鈞似乎是應付性質餵球給乙組球員打,第三球就被打到,按照約定乙組球員贏了。

這件事情我覺得很可惜,如果兩個人都拿出真本事,說不定結局就會完全不同,變成一個很好的交流。雖然書讀不多,但從小被灌輸「以球會友」的觀念,球場上認真,球場下變成好朋友,這是我們打球最大的樂趣。

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受過訓練的球員和一般玩票性質的球員到底差多少,有底的球員遇到玩票性質的球員常常不願意太認真,會想說:「那麼認真要幹嘛?只不過是打身體健康的。」這種想法常常讓沒底的球員沒辦法體會到,有底的球員跟沒有底的到底差多少。

有些乙組的朋友比較幸運,可以現場看到有底的球員秀出真功夫,但是這種機會很少,據我所知,有底的球員常常會不經意留一手,有時候是怕別人受傷,有時候覺得欺負人沒意義,有時候怕自己出來玩一下反而受傷了,有時候沒有真的熱身不敢亂玩......

我有一個以前的隊友,青棒的時候可以投到150,後來也打過甲組跟職棒,現在退下來10多年了,被朋友的乙組球隊找去打球。他的球其實還很快,可是我看他打乙組都不太敢摧球速,後來我有問他原因,他說:「我怕捕手接不好會受傷。」他說剛來這個球隊的時候,第一次上去投,投到兩好球,然後就給他摧下去,結果捕手的大拇指就黑青腫起來了,馬上去旁邊冰敷,他覺得現在只是「打趣味的」,讓人受傷很不好意思。

回到王則鈞的事情,我想既然邀約要對決了,就乾脆玩真的,找一個捕手會接的,真的摧給乙組的朋友打看看,給他們體驗一下這中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事。說不定對決完了大家反而變成好朋友,結果現在變成對決完了雙方又繼續嘴砲,這樣對決的意義就沒有了。

有一句話叫做不打不相識,打球讓我交了很多朋友,現在偶爾打打慢壘,偶爾打打乙組,認識很多士農工商的好朋友,我覺得這樣很好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