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5/01

找到心裡的獅子-球場上永不磨滅的意志

成功需要什麼? 中國企業家馬雲說:「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需要敵人。」 退一步思考,成功是什麼? 五月天說:「我們的成功,是失敗的累積。」 美國視覺行銷大師Richard...

作者:骨灰

Harvey Helmsley

上述有一段文字有誤
2005年季後賽熱火於東區冠軍賽敗給活塞
並不是總冠軍賽喔

骨灰

感謝指正,已修改

  成功需要什麼?
  
  中國企業家馬雲說:「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需要敵人。」
  
  退一步思考,成功是什麼?

  五月天說:「我們的成功,是失敗的累積。」

  美國視覺行銷大師Richard St. John 說:「成功是無盡的旅程。」

  那麼,對你自己而言,成功又是什麼呢?

 
 或許有人會想吐槽,或許沒人想聽筆者長篇大論,但我只想分享這段時間以來,我從NBA裡得到的啟示。

  筆者第一次在NBA有關的訊息裡知道關於受傷的字眼是:Derrick Rose;接著是Alonzo Mourning,並且在Kobe Bryant阿基里斯腱斷裂後深刻感受到傷病對球員而言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挫折,而在今年的季後賽,目睹了許多支晉級季後賽的球隊面臨到主力盡失的傷兵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包含灰熊總教練David Joerger的淚眼慨歎,他說:「這些傢伙大可放棄,可是他們沒有。他們歡迎每一位在這個球季加入過球隊的隊友,試著幫助球隊取得融合,他們大可放棄,可是他們沒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包含Dirk Nowitzki面對正值顛峰的雷霆雙少,依然盡力反擊,並且在被淘汰後明確表示自己今年的狀態感覺非常好,「退休完全不是個議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Derrick Rose 不是筆者最喜歡的球員,但是看他從11年奪下MVP至今,報銷了幾乎兩季,上季的下半再度動刀,趕上季後賽。這季還沒開打就在熱身賽左眼窩骨折,要3個月才能回復原有的視力,後還有一場比賽打完,腳踝又扭傷了,他卻說: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是關於如何找回狀態。」彷彿一語道盡這幾年來,他所經歷的,全部的全部。

 

 


  於是在快艇隊同場比賽失去了Chris Paul與Blake Griffin,J.J. Redick帶傷硬打,一直到G6 Austin Rivers左眼窩彷彿被揍了一拳般,血流如注,兩道傷口縫了15針後,他只在傷口處貼著OK蹦就回到場上時,著實令我內心熱血沸騰。

  而筆者竟然在上一篇文章中對他貼上了靠爸的標籤,狠狠批了他一頓。儘管我堅持我的論點之餘,內心卻有一點愧疚。

  傷口處淤血腫脹地回到場上,你甚至懷疑他看不看得清楚。

  每打幾回,傷口就滲血,他擦掉,或讓救護員幫他止血。
  然後繼續奮戰。

  直到這場比賽的最後30秒,快艇都還有追平,他用強大的意志支撐著自己,直到賽後他才難過地痛哭。

 


  那就是成功的雛形了。


  一個球員強忍傷痛,冒著再度受傷的風險,在主力缺陣的背水一戰中,扛起那個,別人甚至沒有寄予他去背負的責任,21分8助攻6籃板0失誤,他用如此堅韌的信念在捍衛他的夢想,從他那痛苦卻剛毅的面容中,流下了鮮紅的意志。

  他的意志染紅了許多人的眼眶。

  當DeAndre Jordan在這場比賽用15分20籃板(12個防守籃板,8個進攻籃板)為球隊全力貢獻,卻在第四節末段扭傷了腳踝時,筆者終於接受了命運的安排,忘卻勝負,用另一種眼光欣賞,快艇隊上上下下不願辜負球迷的全力以赴。有Crawford的32分,還有Redick的12投7中,夠了,真的夠了。

  因為上班的關係,筆者無法在賽後馬上發文,好不容易忙了一整天回到家,我換上快艇隊的球衣,穿上球鞋,走入飄雨的夜晚,雖然雨水不密集但雨滴很大顆,起初有點擔心等等會下起滂沱大雨的我,回想起這場比賽,回想起灰熊隊,回想起Rose,回想起德佬,回想起Kobe,我告訴自己:「如果Austin Rivers可以流血打球,我為什麼不能在雨中練跑?」

  好做作,好矯情。

  但是那趟跑步,跑得好開心。

 

 

  成功是什麼?成功需要什麼?

  聽過Alonzo Mourning的故事嗎?

 


  千禧年被檢查出因為身體不堪止痛針的負荷,引發腎臟病變,導致腎功能下滑的他,開始了一連串的修養,2003他不得不離開熱火,轉會籃網,後因病情惡化選擇退休,並在03年末進行腎臟移植手術,2004年,他復出了,但籃網隊的操盤方向和建隊模式大幅調整,加上戰機不見起色,奪冠信念堅決的他要求籃網交易他,於是被籃網交易至當時奪冠希望很渺茫的暴龍,他拒絕提供體檢報告書給暴龍隊,最後如願以償重回自由市場尋找有可能奪冠的隊伍。

  05年3月,他回到了邁阿密熱火隊,那年球隊殺入東區冠軍賽,敗給了底特律活塞。
  06年,他終於和Dwyane Wade、Shaquille O'Neal共同攜手擁抱他夢寐以求的冠軍金盃。


  苦熬6年,歷經腎臟病變與移植的苦痛,努力調整飲食保持健康,並且在場上一次又一次的在禁區肢體碰撞,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一切,都是意志。

  



   文末點播一首好歌,本文標題的靈感亦來自這首歌曲,獻給所有,努力奮戰的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