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1

每個投手都想要的:「一場無安打比賽」

據說 1930 年代美國藍調樂手 Robert Johnson 為了換取滑音吉他技巧,向惡魔出賣靈魂並且創作出藍調經典《Crossroads》。 假設我們一樣可以選擇,在自己熱愛的領域擁有一個永...

作者:漢克阿潘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ih Chang Kao

我看到的是有一個穿著Gary Carter球衣的球迷亂入,跟一堆球員一起圍著Santana慶祝,然後被安全人員壓制在地

漢克阿潘

是這位情不自禁的老兄嗎?

安海瑟胚

我願意用10個E Santana 去換一個正版優罕Santana

漢克阿潘

劃單之前要小心

cuteson1120

一場無安打比賽的回憶應該會比投十年的回憶來得深刻吧,就像人們總是記得痛苦的時刻而不是安逸的時刻,男人總記得當兵的時候

漢克阿潘

說得真貼切,我想這也是為什麼 Santana 不後悔這樣的選擇吧~

黃劭瑋

看著文章,看著影片....覺得好感動。為了留言特地在運動視界註冊

漢克阿潘

謝謝您~您的留言對我是一種很大個鼓勵,再次感謝

達爾文的冰原狼

這篇寫得很棒,對比賽的回顧很完整,讀起來也讓人很有感觸。可惜我沒有在Johan Santana的巔峰時期就關注MLB,沒能見證這位強投的奮鬥史。

漢克阿潘

感謝您花時間把這篇文章看完,Santana 賽揚時期那個變速球真的是不得了~

zitan

讓我想到Kobe無悔的2012超人類球季,雖然令人嘆息,但這也是傳奇之所以是傳奇啊~偉殷今天投得很棒,希望今年可以迎來生涯年哦~

youuyouu

其實以134球來說, 接下來的恢復日一定要減投球量, 這樣才比較妥當, 當然這不是減少訓練量就可以補回當日的投球量, 因為肌肉有可能操過臨界點而造成永久性傷害, 當年黃平洋在職棒二年的總冠軍戰, 七天內投了35局, 也就造成了他後來的職業傷害, 現在中華職棒比較看不到這種燃燒靈魂的投球了(日職倒是還能看到)

Collins 回憶道。

「那時候大家都沒有盡全力,Johan 中斷訓練然後說:‘嘿,如果我們要做,就用正確的方式做。’ 他很堅定地這樣表示,沒有用吼的,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他不是在開玩笑。當時我就想即使已經得到兩座賽揚獎,任何一種簡單的訓練仍舊對他來說非常重要。」

自此之後 Collins 便對 Johan Santana 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舉 Santana 為例子激勵小聯盟投手,他的敬業態度是年輕投手們學習的最好對象。

2011 年 Collins 職掌大都會兵符,眼中的 Santana 變成努力從肩傷重新起步的中生代投手。包含 Dallas Braden、Rich Harden、Mark Prior、Bret Saberhagen 還有王建民,都曾因唇關節撕裂傷所苦,被視為投手絕症的傷勢讓上列強投即使回到球場,但球威卻不如從前。

Santana 克服一切不利因素站上投手丘,就像保護珍貴的資產一樣,Collins 很自然地認為自己有絕對的責任想辦法讓 Santana 避免再度受傷。

「他很特別,我的工作就是讓他繼續保持這麼特別。」

Collins 如此表示。

(Terry Collins 與 Johan Santana)

在與紅雀隊的比賽之前,Collins 一如往常接受媒體訪問,記者問道 Santana 的用球數限制,「大概 110 到 115 球之間吧。」總教練是這麼說的,某些球迷還有媒體認為 Collins 有操投手的傾向,尤其是吃苦耐勞的牛棚投手,只不過 [特攻] 的情形不會發生在 Santana 身上。

可能整個大都會球團裡頭沒有人比 Collins 還殷切盼望 Santana 回到王牌行列,正因如此,在 Santana 生涯最精彩的一場比賽中,在休息室看著一切發生的 Collins 卻是如坐針氈。

「毫無疑問,這一定是我和棒球扯上關係以來最難熬的一個晚上。」

****

 

在賽博計量學興起之後,長久以來使用的打擊率、ERA、勝投等數據重新被放大鏡檢視,某些角度來說,傳統數據被視為無法完整呈現精準事實。

而無安打比賽中也能感受到這種相近特質,通常無安打總會和強投畫上等號,而組成要素必須有投手超群的表現再加上一點點好運:強勁平飛球直接找到手套、內野手超出原先守備範圍的撲接美技,甚至是模糊地帶的三壘車布邊滾地球被判為界外。

不必是名人堂等級投手也可以投出無安打,而就算是生涯三百勝的大投手可能也獨缺那一場對手沒打過安打的勝投,Chris Bosio 有過一場、Pedro Martinez 沒有;Eric Milton 投過無安打、Steve Carlton 沒有;Bud Smith 有過;Roger Clemens 未曾達成,達比修有曾經二度在 8.2 局被打第一支安打;而 Armando Galarraga 離完全比賽只差一個判決的距離。

白襪隊浪人投手 Joe Cowley 單場送出 7 次保送,對手靠著高飛犧牲打回來一分,但卻一支安打也沒有。無安打比賽不一定是強投認證,只是在投手丘上高舉雙手慶祝的那一刻,對投手們充滿了無限魅力。

「每一個投手都想要至少完成一次。」

Santana 提到。

(Johan Santana 生涯唯一的一場無安打比賽)

「無安打通常都在你沒想到的時候出現,這就是為什麼它這麼特別。它很奇妙,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來,然後等你接近終點的時候,考驗著你能不能投出自己想要的球路達成目標?」

隨機出現的不確定性幫無安打比賽上了層神秘色彩,在 Johan Santana 當天踏上投手丘之前,大都會隊史 8019 場比賽中,尚未有投手解除此項成就,另一支至今和無安打比賽絕緣的球隊則是聖地牙哥教士隊。

1986 年大都會拿下世界大賽冠軍,隊史上曾經出現 Tom Seaver、Dwight Gooden 還有 David Cone 等超級強投,但仍舊一場無安打比賽都沒有,而幸運之神似乎總是路過皇后區球迷。

(完成無安打比賽後花旗球場電子看板出現 No-Han 字樣)

2008 年,大都會死忠球迷,同時也是美聯社記者 Dirk Lammers 創立 NoNohitter.com,網站內容紀錄大都會還有同病相憐的教士隊追逐無安打比賽的場次與時間。

Lammers 仍舊清楚記得 Tom Seaver 當時為大都會效力了 10 個出色球季,期間包含一場 8.1 局破功的 1 安打比賽,Seaver 共投了 5 場 1 安打,直到 1977 年交易至辛辛那提紅人隊,就在交易日期隔年後一天,離開大都會的 Seaver 便用一場精彩的無安打比賽回饋紅人球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