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1

每個投手都想要的:「一場無安打比賽」

據說 1930 年代美國藍調樂手 Robert Johnson 為了換取滑音吉他技巧,向惡魔出賣靈魂並且創作出藍調經典《Crossroads》。 假設我們一樣可以選擇,在自己熱愛的領域擁有一個永...

作者:漢克阿潘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ih Chang Kao

我看到的是有一個穿著Gary Carter球衣的球迷亂入,跟一堆球員一起圍著Santana慶祝,然後被安全人員壓制在地

漢克阿潘

是這位情不自禁的老兄嗎?

安海瑟胚

我願意用10個E Santana 去換一個正版優罕Santana

漢克阿潘

劃單之前要小心

cuteson1120

一場無安打比賽的回憶應該會比投十年的回憶來得深刻吧,就像人們總是記得痛苦的時刻而不是安逸的時刻,男人總記得當兵的時候

漢克阿潘

說得真貼切,我想這也是為什麼 Santana 不後悔這樣的選擇吧~

黃劭瑋

看著文章,看著影片....覺得好感動。為了留言特地在運動視界註冊

漢克阿潘

謝謝您~您的留言對我是一種很大個鼓勵,再次感謝

達爾文的冰原狼

這篇寫得很棒,對比賽的回顧很完整,讀起來也讓人很有感觸。可惜我沒有在Johan Santana的巔峰時期就關注MLB,沒能見證這位強投的奮鬥史。

漢克阿潘

感謝您花時間把這篇文章看完,Santana 賽揚時期那個變速球真的是不得了~

zitan

讓我想到Kobe無悔的2012超人類球季,雖然令人嘆息,但這也是傳奇之所以是傳奇啊~偉殷今天投得很棒,希望今年可以迎來生涯年哦~

youuyouu

其實以134球來說, 接下來的恢復日一定要減投球量, 這樣才比較妥當, 當然這不是減少訓練量就可以補回當日的投球量, 因為肌肉有可能操過臨界點而造成永久性傷害, 當年黃平洋在職棒二年的總冠軍戰, 七天內投了35局, 也就造成了他後來的職業傷害, 現在中華職棒比較看不到這種燃燒靈魂的投球了(日職倒是還能看到)

「我那時候是九歲,我記得 Gooden 有一次很接近,David Cone 也有一場 1 安打,然後他們都在洋基完成無安打,Cone 甚至還是完全比賽,那時候我就心想,好吧,這可以正式列為魔咒之一了吧…」

Lammers 回憶起創立網站當時想法。

在創立網站之前 Lammers 還不知道會有多少大都會球迷相信這是一個魔咒,而更令 Lammers 難過的還在後頭,1969 年創立的蒙特婁博覽會隊只花了 9 場比賽就寫下隊史第一場無安打比賽。

「一開始我以為只有幾個朋友跟我一樣這麼認為,結果好像所有大都會迷都這麼想。」

Lammers 說著。

****

第四局 Santana 保送了 Holliday,但紅雀隊攻勢僅止於此,打者們積極進攻的策略,讓前兩局就用了 40 球的 Santana 四局投完用球數停留在可以控制範圍的 61。

大概是這個時間點當地記者 Kevin Burkhardt 發現紅雀打者安打欄位上掛了個零,「他控球不是非常理想。」Burkhardt 回憶道。

「但是他仍然想辦法度過每個半局,可是第四局以後他很像換了一個人似,找回犀利球路。」

第五局 Santana 用單場第三個保送開局,接著三振 Greene 還有 Adam Wainwright,最後 Furcal 左外野方向平飛球出局。

下個半局首位打者輪到曾經鎮守大都會中外野的 Carlos Beltran,Beltran 用力拉往三壘方向,滾地球穿越 David Wright 防區,直到三壘裁判舉起雙手宣布界外球以前,全場觀眾無安打的期待有那麼一度落空,當時尚未進入電視重播輔助時代,而賽後的重播畫面似乎不站在無安打這邊。

「界內嗎?」

Santana 回憶起那場比賽,扮起鬼臉說。「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太確定。」得到重來一次機會,他順利讓 Beltran擊出滾地球,接著完成一個三上三下的半局。

就像多數的無安打比賽元素一樣,除了投手丘上的壓制力、一點場上的運氣,最後要加上隊友美技,才能構成這一場讓球迷難忘的夜晚。

大都會陣中或許沒有比皇后區土生土長的左外野手 Mike Baxter 更瞭解無安打比賽對隊史的重要性,住在 Shea Stadium 六分鐘車程外距離,Mike 的父親 Ray 從不缺席任何一場主場賽事,當天晚上他也在觀眾席看著兒子奮不顧身往左外牆上撞去,接殺 Molina 的深遠飛球,同時也幫投手丘上的 Santana 保住無安打比賽機會。

(Mike Baxter 的精彩接殺)

為了接住飛球讓對手安打數持續掛零,撞上牆的 Baxter 右側鎖骨位移、肋骨受傷,接下來在傷兵名單度過兩個月時間。

(Baxter 為了保住無安打受傷退場)

就像 Santana,Baxter 生涯同樣因傷所苦,大都會於 2013 年將 Baxter 釋出,由道奇隊吸收並且在 2014 年再度釋出,與芝加哥小熊簽下小聯盟合約,約滿後於 2015 冬天加入西雅圖水手隊。

「我不能說受傷影響了我的職業發展,但很明顯地傷勢對我沒有任何好處。」

Baxter 提到那一次接殺仍記憶猶新。

「但無論如何可以成為無安打比賽的一部分,一切都很值得。」

****

在投手丘上繼續奮戰的 Santana 七局投完一共用了 109 球,花旗球場裡球迷們再也坐不住,細雨下過以後便停,現在全場觀眾殷切期盼見證歷史一刻。

當時 Collins 的腦海中有兩個聲音在拉扯,有一部分的他希望紅雀隊可以勉強擠出一隻安打,這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換下 Santana。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這樣講出來,不過我確實這樣想過。」

Collins 說著。

七局結束他走向 Santana,結果得到預期中的回覆。

「我可以投下去,我狀況很好」

Santana 說。

Collins 看著他說:

「你是我的英雄。」

「謝謝。」Santana 這樣回覆教練。

「借過一下,我還有工作沒完成。」

Collins 在休息區裡和投手教練 Dan Warthen 討論過後,他們決定把這場比賽交給投手自己去定奪。早已超過的 115 球限制,使得紅雀打者破壞的每一個界外球都讓 Collins 心情更加複雜,「我們在牛棚裡面都在討論教練會不會把他換下場。」當時仍效力大都會隊的 R.A. Dickey 表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