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1

每個投手都想要的:「一場無安打比賽」

據說 1930 年代美國藍調樂手 Robert Johnson 為了換取滑音吉他技巧,向惡魔出賣靈魂並且創作出藍調經典《Crossroads》。 假設我們一樣可以選擇,在自己熱愛的領域擁有一個永...

作者:漢克阿潘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ih Chang Kao

我看到的是有一個穿著Gary Carter球衣的球迷亂入,跟一堆球員一起圍著Santana慶祝,然後被安全人員壓制在地

漢克阿潘

是這位情不自禁的老兄嗎?

安海瑟胚

我願意用10個E Santana 去換一個正版優罕Santana

漢克阿潘

劃單之前要小心

cuteson1120

一場無安打比賽的回憶應該會比投十年的回憶來得深刻吧,就像人們總是記得痛苦的時刻而不是安逸的時刻,男人總記得當兵的時候

漢克阿潘

說得真貼切,我想這也是為什麼 Santana 不後悔這樣的選擇吧~

黃劭瑋

看著文章,看著影片....覺得好感動。為了留言特地在運動視界註冊

漢克阿潘

謝謝您~您的留言對我是一種很大個鼓勵,再次感謝

達爾文的冰原狼

這篇寫得很棒,對比賽的回顧很完整,讀起來也讓人很有感觸。可惜我沒有在Johan Santana的巔峰時期就關注MLB,沒能見證這位強投的奮鬥史。

漢克阿潘

感謝您花時間把這篇文章看完,Santana 賽揚時期那個變速球真的是不得了~

zitan

讓我想到Kobe無悔的2012超人類球季,雖然令人嘆息,但這也是傳奇之所以是傳奇啊~偉殷今天投得很棒,希望今年可以迎來生涯年哦~

youuyouu

其實以134球來說, 接下來的恢復日一定要減投球量, 這樣才比較妥當, 當然這不是減少訓練量就可以補回當日的投球量, 因為肌肉有可能操過臨界點而造成永久性傷害, 當年黃平洋在職棒二年的總冠軍戰, 七天內投了35局, 也就造成了他後來的職業傷害, 現在中華職棒比較看不到這種燃燒靈魂的投球了(日職倒是還能看到)

「如果是你你會上去換他下來嗎?我記得好像沒有任何一個人說會,因為這種時候你只能讓他放手一搏。」

即使大家的看法都和 Collins 一樣,但總教頭心裏糾結的程度並未因此減低。

「我只希望他們可以多打第一球,我非常清楚這樣的用球數過後,對他身體將造成多大的負擔,在這種高張力情況還有高出控制範圍的用球數有可能傷害投球生涯,而壞事真的發生了。」

(總教練 Terry Collins 賽後訪問)

直到第九局,Santana 仍舊守住安打欄上的零,Holliday 中外野平飛球出局、Allen Craig 左外野飛球接殺,在大都會史上第一場無安打比賽之間,就只剩下 Freese 和投手丘上的 Santana。

球數來到 3個壞球沒有好球,接著連搶兩個好球數,第 134 球 Santana 再次際出變速球,Freese 揮棒落空。

這是大都會隊史的第一場無安打比賽。

(大都會隊史首場無安打比賽第九局畫面)

捕手 Josh Thole 跳到 Santana 身上,接著所有隊友圍上投手丘和觀眾席上的 27,609 名球迷一起慶祝這歷史性的一刻,回到休息室 Burkhardt 正等著要訪問他。「他抱著我然後就開始掉眼淚。」Burkhardt 說。

「他所經歷的一切畫面突然一次浮現,他知道這場比賽對球迷的意義,因為隊史無安打比賽長期的空白,讓這場球賽更俱份量。」

(Johan Santana 擁抱捕手 Josh Thole)

但是這樣交換真的划算嗎?一場無安打比賽換接下來的投球生涯?這問題或許永遠無解。

「如果可以選擇,可能有人會選接下來十年的投手歲月,也可能有人會用季後賽資格交換。」

Burkhardt 提到。

「無論如何怎麼換都很難選。」

「我常常在想這個問題,」超級大都會鐵粉 Lammers 說著。

「如果一樣要我選無安打或者 Johan 繼續為大都會投球,恩…好險我只是球迷,不用在休息區裡面傷腦筋,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選。」

教練 Collins 拿著老婆的門票請 Santana 簽名,然後錶框掛在家裡,這可能是他執教生涯最兩難的球賽,儘管如此,他這輩子仍舊不想忘記這個特殊時刻。

「走在路上或是參加活動的時候,還是會有人跟我說他們很高興我讓他投完整場比賽。」

無安打比賽過後 Collins 的調度仍舊被視為此項成就的幕後推手。

「很高興他們覺得開心,對我來說,這樣一個充滿鬥志的選手可以完成這麼了不起的事情,我非常替他開心。」

(Terry Collins 當時的決定間接[成就]了隊史首場無安打比賽)

無安打比賽完成後,Santana 換下球衣準備離開球場,一位保全人員緩步上前。

「他給我一個擁抱然後告訴我這是為了他爸爸,他說父親從小就是大都會球迷,曾經以為這輩子不可能看到無安打比賽,然後特地打電話叫他給我一個擁抱。」

Santana 回憶起這場比賽時表示。

他將雙臂環繞在保全人員身上,接下來生涯將如何發展並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那天的 134 球對 Santana 投球生涯造成傷害,也許是他的手臂註定就只能投那麼多球,這樣的不確定性 Santana 把它解讀成一種安慰。

「這決定沒辦法說對還是錯,」

他說。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沒有醫生跟我說:‘噢!你如果你這一場或那一場比賽沒有投那麼多球,你的肩膀就不會再次受傷。’可能我第四局就被打退場之後所有事情就此不同,但也可能什麼事情都不會改變。」

儘管如此,在 2012 年 6 月 1 日之後 Santana 的投球成績開始走向下坡,剩餘的先發機會中只有一次撐過六局,最後十場先發防禦率是離無安打比賽有一段距離的 8.27,在面對華盛頓國民還有亞特蘭大勇士比賽中加起來只投了 6.1 局、被打 15 支安打、掉了 14 分,大都會只好終止 Santana 接下來的先發場次。

「其實手臂狀況還可以,只是之後下背部發炎,為了平衡投球才傷到肩膀、再來是膝蓋,然後球團就決定讓我投球工作先到此為止。」

下個球季的春訓 Santana 狀況不見好轉,MRI 顯示和先前一樣的肩傷復發,之後這位來自委內瑞拉的投手再也沒有替大都會投過任何一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