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6

裁判案例探討 - 當鷹眼不管用的時候?

鷹眼失效,該怎麼辦? http://www.hawkeyeinnovations.co.uk/sports/tennis 網球賽事中,鷹眼的回顧可以做為一分勝負的重要參考指...

請繼續往下閱讀

鷹眼失效,該怎麼辦?

http://www.hawkeyeinnovations.co.uk/sports/tennis

 

網球賽事中,鷹眼的回顧可以做為一分勝負的重要參考指標,特別是在關鍵分的情況下,全場觀眾常常以熱烈掌聲伴隨著鷹眼畫面的重播,當落點陰影呈現出來的時候,歡呼聲與嘆息聲此起彼落。然而,這項科技也有不管用的時候,以下這個案例是當鷹眼因故無法回顧稍早的擊球情況,這時候,該怎麼處理? 在這個case中,雙方球員都對判決提出異議,雙方球員也各提出自己的要求與想法? 來看看到底怎麼一回事?

 

現場情況是這樣,發球方二發觸網,球落地後,線審與主審都沒喊出界,對手 (接球方)提出鷹眼挑戰,幾秒鐘後遲遲不見回顧影片,這時候主審手上的對講機傳來 "We don't have..., we don't have.",鷹眼因故無法回顧,裁判維持原判重發二發,裁判長被主審請進場,維持原判,同時,發球方認為這個爭議處理過久,她應該獲得一發。

 

白紙黑字的 Rulebook 怎麼規定?

先來看看白紙黑字的網球規則怎麼規定,在2016的 Rulebook (2016 ITF Rules of Tennis) 附件六對於鷹眼的應用訂有標準程序 (Electronic review procedures),其中的第四項是這麼說的,當鷹眼無法做出回顧判定時,則必須維持原判 (The original call or overrule will always stand if the Electronic Review is unable, for whatever reason, to make a decision on that line call or overrule)。

 

ITF 2016 ITF Rules of Tennis

 

上面影片中的情況,當然維持原判 (即使事後的影片重播顯示發球觸網之後是出界的),在這部分方面是沒有問題的,影片中主審請來裁判長,看似是有些多餘,因為在接球方球員 (提出鷹眼挑戰的一方)並無要求的情況下,主審自己即可做出判決,但是,如果挑戰方有提出,其實是應該讓裁判長進場,因為這是關於網球的規則問題 (Question of tennis law),球員是有權要求裁判長進場說明,而我也相信挑戰方球員一定也很清楚,這種情況下,規則上是必須維持原判的。

 

聰明的發球方球員?

同時,這影片中的發球方球員認為,這個處理爭議的過程delay了她,所以她應該獲得一發 (First service),這一部分,如同最後判決,我也是持反對的觀點,因為這個delay (或稱之延誤)不是發生在她正在執行發球動作的時候,也不是在球賽進行之中 (Ball in play),所以,並沒有影響她之後做第二發球的因子,所以主審與裁判長維持二發判決是沒有錯的,也不太有引起爭議的可能性,但是這名發球方球員甚至用了比較強烈的字眼與裁判長討論,事實上,我相信她自己也知道要到重新一發的機會並不高。但是,從競技的角度來說,這名球員是聰明的,思路反應也夠敏捷,很快的發現任何有利於自己的機會,即使成功機會並不高,也要一試。

 

觸網之後的好壞球判別

再從更早一些的角度來說,為什麼主審與線審都沒有看到觸網之後的落點呢? 從影片回顧來看,顯然是出界的。這個部分,除了肉眼的限制之外,這種於近網觸落在線邊的球,實務上來說,真的比較困難做出精確判決。

ITF, http://www.fedcup.com/en/photos/galleries

 

我自己有這麼一次經驗,在新竹三民球場,我擔任遠邊線 (Far side line)線審,晚間賽事,球發出之後,雙方對角抽球來回了好幾拍,與我同側的球組,站在網前的球員抓到對手回擊過短過高的機會做出截擊,這一記截擊,球也有稍稍觸網,所以偏離了原有的截擊路線,接著就迅速落在對面場地的遠邊線近網處,即使我已看到截擊動作,但是沒有看到落點,主審與我前去網邊,都沒有找到球印,截擊球員也無法定位球印位置,雙方四位球員 (雙打賽事)沒有異議,所以主審判決這一分重賽 (Let),當時我對主審感到非常抱歉,因為遠邊線是當時我負責的區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