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茂英雄 當龍捲風遇上黑旋風 2013.11.9

故事要從1997年的11月19日說起,當時的鐵牛扛著包包拜別了父母,坐上南下高雄前往海軍新兵訓練中心的列車,報紙上斗大報導著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遭到警方圍捕的新聞,被窗外的風無意翻開的...

作者:李逵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喝湯

李大你好,我也想去機場請野茂幫我簽名,請問他離台是在那個機場,航班是?承蒙告知,謝謝

李逵

老實說,鐵牛也想知道他離台是在那個機場,可是我認識野茂,但野茂不認識我,所以我也無法得知他的行程。

不喝湯

李大您客氣了啦!謝謝

李逵

不瞞你說,我那一次真的巧遇,而且他當時沒刮鬍子還戴著墨鏡,所以我第一時間並沒有認出他就是野茂英雄...

不喝湯

簽名球準備好久了說@@

李逵

這位朋友真是內行,這顆1995年明星賽比賽用球對野茂有大的紀念意義,如果能夠請他在上頭簽名就更有紀念價值了。

不喝湯

如果可以的話,加巨怪強森的簽名就 幾霸婚了!

李逵

老實說,鐵牛比較喜歡一顆棒球只簽一位選手,除非是經典故事的組合像是王貞治加長嶋,巨怪+Schinning或是過去的AKD砲三個人簽在同一顆球上,說到自己心裡都癢了...

不喝湯

還記得那是台灣職棒元年,透過職棒雜記的介紹
日職四大新人,
西武->潮崎哲也,中日->與田剛,廣島->佐佐剛真司
近鐵->野茂英雄
沒有想到 就這樣迷上 野茂,更沒想到他會紅到美國去啊!
真的是一段巧緣!

李逵

鐵牛也是差不多的時間認識這幾位名將,潮崎哲也雖然帳面成績看起來很普通,
可是西武獅隊奪冠的那幾年,潮崎在牛棚的貢獻無庸置疑。
与田剛的快速球令人印象深刻,當時以為郭源治可以重返先發,球隊的把最後一道防線交給与田就行了,誰知道這位新人王只有曇花一現。
佐佐岡真司,1991年中央聯盟最大的亮點,勝投防禦率雙冠王,還獲選為年度最有價值球員跟投手最高榮譽的澤村賞,廣島鯉魚隊那一年也打進了日本一,可惜輸給了擁有太平洋聯盟最有價值球員的西武隊,佐佐岡也因為那一年的過度使用,球威大不如前。

不喝湯

哈哈!一眨眼~他們都退休了! 真羨慕現在年輕的球迷朋友,有了網路這魔法,要查什麼都好方便,當年的我們只能從雜誌,民生報等等,來一窺球星的一舉一動。

   

故事要從1997年的11月19日說起,當時的鐵牛扛著包包拜別了父母,坐上南下高雄前往海軍新兵訓練中心的列車,報紙上斗大報導著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遭到警方圍捕的新聞,被窗外的風無意翻開的體育版寫著大聯盟球星小葛瑞菲與野茂英雄來台訪問的消息,可惜鐵牛連親眼看到偶像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看著窗外晴朗到不像話的藍天與白雲,鐵軌鏗鏗的聲響越聽越心酸,當時的鐵牛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沒機會在台灣親眼見到這兩位大聯盟球星,一股無名火湧上心頭,忍不住將手裡的報紙拋出窗外,也注定了要與「中華民國海軍」結下這深深的樑子。 

Hideo Nomo 1996 SPX2.jpg

 時間回到2013年11月9日星期六的中午11:55,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回首當時的場景已經是快要十六年前的事情了,鐵牛從海軍退伍多年,連退伍令都不知道丟到那裡去了,或許是「棒球之神」聽煩了這十幾年來,我每天對祂老人家的滿腹牢騷,終於給了鐵牛第二次機會,在毫無預警與心理準備的狀態下,讓我看見了當年的偶像「龍捲風」野茂英雄,儘管當時的他戴著墨鏡而且滿臉鬍渣,鐵牛第一時間並沒有認出他,還真多虧了好朋友馬克與邦尼。

Hideo Nomo 1996 SPX1.jpg

 

Hideo Nomo Mets 2.jpg

Hideo Nomo Dodgers 3.jpg

  鐵牛不是虔誠的信徒,過去常常在電視新聞看到別人在大年初一跑去廟裡搶頭香,從來也不覺得那樣有什麼意義,直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自己身上,這樣說好像對神明不敬,對那些誠心禮佛的朋友也有些失禮,鐵牛是個國文造詣不佳的粗人,這頭香軟綿綿、輕飄飄的感覺除了個「爽」字,我還真的不知道什麼更恰當的形容詞。 

野茂英雄 1991 287SO

 

「這一切是真的嗎?野茂英雄剛剛就在我面前,而且親切和善地替我簽名!」

即使已經是雙手捧著這顆簽名球的當下,鐵牛還是興奮到不可置信地自問自答,就連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那正忙於交女朋友的好友查理(沒錯,就是送給我桑田真澄簽名球的那位),記得電話中他是先回了我一句髒話,然後講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就掛斷電話,其實也難怪他會不相信,因為到野茂現身「日本武士VS中華戰士2013經典棒球對抗賽」在新莊棒球場的貴賓室前,還沒有任何媒體報導野茂英雄已經來到台灣的消息,而且根據許多朋友的口述,鐵牛當年因為入伍服兵役錯過的1997年那次,幾乎沒有球迷得到野茂英雄的簽名(當然還是有啦!),只是在野茂英雄從大聯盟引退銷聲匿跡之後,我以為自己恐怕要追到美國或日本才會有這樣巧遇的機會,遑論是在台灣的台北松山機場,更別提簽名、握手這種當年在夢境裡才有可能發生的事!!

 

 

結果是,一篇分享的文章拖延將近了兩個月才完成,這還是鐵牛第一次在承受壓力的狀態下寫文章(可能是因為我過去都在亂寫,其實現在也是)!過去在奇摩部落格發表過八百多篇文章的我,真的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有天得到了野茂英雄的簽名球,這部落格的文章究竟該如何下筆?再加上2014年1月,日本的公益財団法人野球殿堂博物館宣布野茂英雄以46歲又4個月的年紀,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野球殿堂成員之後,年底更第三度受到運動品牌的邀請造訪台灣,無論日本媒體或台灣媒體在這段時間將他過去的資歷或是他在美日職棒球界所締造的輝煌紀錄鉅細靡遺地刊載報導了N遍,這讓從小最討厭吃到別人口水的鐵牛,頓時更不知道該如何下筆,經過冷靜思考與沈澱,我決定從我自己的角度去描述記憶中的野茂英雄。

Nomo 92

 野茂英雄加入近鐵猛牛的那一年,剛好鐵牛我念高一,還記得頭一回在家裡的NHK頻道看到看到野茂英雄的比賽投球,他用那看似怪異的投球姿勢,將小白球像顆砲彈一般射向捕手的手套,接踵而來的又是顆進壘時像是失魂般急墜而下的指叉球,接著看到主審拉弓配合電視主播的誇張語調,打者在走回休息室的路上那種莫可奈何的表情,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感覺就像是全場都在期待著那第三顆好球的出現,球迷的亢奮激揚的情緒也創造出血脈賁張的比賽氛圍,隨著三振次數的增加,整場比賽像是野茂英雄一個人的表演舞台,一樣投手投球三振打者,但是野茂英雄就是擁有那種魔幻般的魅力,讓你像中邪般為他著迷,於是當我在體育用品店看見販賣日本職棒的球員卡,就開始將野茂英雄歷年的球員卡每一張,每一張,盡可能地收集下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