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5
作者:AhUtopian

【1996-1997/NBA/Player】我印象中的公鹿三劍客─Vin Baker

【Vin Baker生涯成績】 較近年才接觸NBA的球迷,可能對於公鹿隊的印象並不會那麼深刻,就算有,也不會是什麼強隊的印象,也確實公鹿隊史上,要能跟「實力」連結在一起的時期,除...

請繼續往下閱讀

【Vin Baker生涯成績】

較近年才接觸NBA的球迷,可能對於公鹿隊的印象並不會那麼深刻,就算有,也不會是什麼強隊的印象,也確實公鹿隊史上,要能跟「實力」連結在一起的時期,除了剛從ABA轉到NBA,靠著選到Jabbar跟單季平均大三元的"大O”Oscar Robertson的加入,在1969到1974年有段堪稱NBA頂級強權的輝煌年代,以及在1979-1991年間由Marques JohnsonSidney MoncriefTerry CummingsRicky PierceJack Sikma先後領軍,作為東區群雄年年打入季後賽(1979-1980球季還在西區)的這兩段時期外,另外比較為人所熟知的,就是由”雷槍”Ray Allen、”大狗”Glenn Robinson跟”火星人”Sam Cassell所形成的公鹿三劍客,搭配Tim ThomasErvin Johnson等人,構築強大攻擊火力在千禧年左右所短暫打出的美好時光。

不過對於從公牛第一次三連霸時期,開始注意觀看NBA的筆者而言,心目中最充滿希望、也是當時非常期待最終能在歷史上留下「公鹿三劍客」名號的三人組合,是在1996-1997賽季的公鹿隊,那個由Robinson(2年)、Allen(新人)跟Vin Baker(3年)組成年輕才華洋溢的公鹿隊。

那年的公鹿隊,除了上述身高6-11大前鋒Baker、身高6-7、擅長三分線內各種攻擊手段的小前鋒Robinson以及大家都很知道他擅長什麼、但當年其實也非常會灌籃的Allen外,還有矮而刁鑽(在當時NBA這也是個流行)的6尺控衛Sherman Douglas,以及禁區老將6-11、中規中矩的中鋒Andrew Lang,6-9籃板功力不錯的大前鋒Armen Gilliam,以及球風紮實、6-7高的替補前鋒Johnny Newman為主要輪替球員所組成,開季就先打出5勝1敗的亮眼成績,一路都還維持接近五成勝率,直到Lang受傷長期缺陣約六周的期間,打出大低潮的6勝16敗成績,才脫離競爭季後賽隊伍,不然他們還曾經在家中打敗當時輪流跟公牛在總冠軍爭霸的爵士(當季64勝18敗)跟超音速(當季57勝25敗)過呢!

【1996-1997公鹿隊個人成績】

【Lang缺陣時期】

雖然在當年的話題性來說,甫以狀元身分加入NBA就要求超級肥約(10年6800萬)的Glenn Robinson,或是有著當時正夯的飛人體能外帶臉蛋帥氣後來還跟丹佐華盛頓合演電影單挑的Allen,但以戰力來說,掛頭牌的絕對是連續第三年有(接近)雙十成績,連續第二年被選入All-Star Game當然還入選年度第三隊的Baker。

Baker算是當時NBA90年代大前鋒發展的一種典型趨勢,從早他幾梯的Kemp、Coleman、Rahim、Laettner、Gugliotta到跟他同梯的Chris Webber,90年代的大前鋒,不同於80年代以Karl Malone、Buck Williams這些人物代表的硬派球風,益發往球風靈活、身手全面發展,而Baker自己本身也是射程可以到達中長距離、輕型移動快速的大前鋒,他也利用著自己能裡能外、靈活的移動,有著很好的進攻籃板表現,而Baker在生涯初期更是耐操出名,1993-1996賽季都是全勤,至於1994-1997球季,他分別上場3361分鐘(NBA第1)、3319分鐘(第2)跟3159分鐘(第3)。

但也許是對於自己待在密爾瓦基這樣的小城市沒有受到跟身手相當的重視感到不滿,也許是在這樣的小城市中都還有Robinson這種搶盡球權(USG%-Robinson 27.8%、Baker25.3%)跟風波的隊友,也或許是對於公鹿隊的教練能否整合三人、塑造更好的防守體系進而打造成為強隊有所懷疑,還在新人約的Baker對外表示想要被交易,而剛好西雅圖超音速對於野獸派前鋒、雨人Kemp的一些失控行為也亟欲擺脫,再拉入當時再失去Mark Price、Brad Daugherty的明星球員後,球風轉為緩慢穩健無趣、勉強保持季後賽資格卻成為票房毒藥的克里夫蘭騎士。

但他換到超音速之後的事情,卻不如他想像的,突然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第一季打得還不錯、也被選進明星賽跟NBA第二隊,然後簽了長又大的合約,但是因為KG合約造成的封館風波,也讓他的身材在休賽季期間變成又肥又大的木瓜,之後因為身材走樣、仰賴的速度不再復存,表現大幅下滑,更不再耐戰、易傷,而這種仰賴機動力的球員固然在移動快速時是身手全面,但當他所有技巧的播放速度放慢下來時,就變成「精熟不足」,更高的期待、卻極度反差的失望所帶來的各種壓力,讓他無法面對轉向酒精尋求出口跟慰藉,從而開始在NBA各隊流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