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0

金州勇士,下集待續。

一個偉大的故事該怎麼寫?我想,可能是這樣子的。 比如說:主角苦苦掙扎於命運之中,最後雖然走得顛頗萬分,但仍逐漸走向光明的未來;或者是,主角正巔峰得意、無人能敵,但此時劇情卻猛地急轉直下,甚至是悲...

作者:Sky's NBA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偉大的故事該怎麼寫?我想,可能是這樣子的。

比如說:主角苦苦掙扎於命運之中,最後雖然走得顛頗萬分,但仍逐漸走向光明的未來;或者是,主角正巔峰得意、無人能敵,但此時劇情卻猛地急轉直下,甚至是悲傷落幕。

 

又或者,是主角曾為天之驕子,但後來在屢屢嚐到失敗的淚水之下,決定出走家鄉,承受全世界的唾棄...

 

不管怎麼寫,我相信真正偉大的一個故事,都不應該是完美的。

畢竟完美的,就不會是故事,頂多只能說是傳奇。

而傳奇,是不會發生在真實人生的。

真實的,必定崎嶇。

崎嶇的,必定艱難。

艱難的,必定痛苦。

而痛苦,才接近真實。

 

 

所以,大家都知道了。

73勝、史上第一位全票MVP、史上首次西冠3-1落後逆轉...

傳奇寫到了巔峰,終會回歸現實。就如同花季燦爛到了極致,終會成為遍地殘英一般。

被奉為新時代傳奇的勇士就這樣被3-1逆轉,寫下了聯盟總冠軍賽最淒慘的一筆歷史,而他們原先應該創造歷史的球季,也就此結束。

 

 

而大家還記得Charles Barley在上一季所說的話嗎?

「跳投部隊是沒辦法奪冠的。」

雖然上個賽季勇士證明了這句話是錯誤的,而這個賽季他們也用更加超凡入聖的三分外線砌了一道又一道紀錄的高牆,沒想到走到了總冠軍戰,在種種因素下,Barley這番話竟開始顯得有些道理了。

當然,勇士是有能夠用三分球創造新時代的能力,以及靠著三分球奪下數座冠軍的能力的,這點我絕對同意。但如果將Barley說的話稍微修改,改成以下這樣:

「跳投部隊可以奪冠,但將具有高風險。」

那這樣,我就可以認同他的話了。

 

 

在最後輸球的三戰中,勇士整體命中率分別只有36.4%、40.2%、38.6%,平均投進的三分球數是14.7顆,儼然已經快要是球隊總進球數的一半。而扣除掉三分球後,他們在三分線內總共130投53中,僅41%的命中率。接著若再更細看的話,他們在籃框周圍5呎的命中率僅有47.9%,在衝撞區外的禁區內命中率更只有34.4%,這些數字都是遠低於平均該有的。

所以與其說「勇士太過自負、只想投三分」,不如說勇士是「真的只剩下三分」了。

例行賽時他們傲人的團隊火力是來自於甚麼?就是優異緊密的團隊傳導、極度強大的快攻反擊,以及最重要的一環------不講理的瘋狂三分。其中三分無疑就是他們一切進攻的命脈,也是使得他們能牽制出更大的內線空間給空切者的原因。

 

 

但隨著總冠軍系列賽進行,Curry先前的傷勢降低了他的靈活性、高位策應中樞Andrew Bogut意外報銷、板凳上負責分擔控球責任的Andre Iguodala為背傷所困、再加上騎士無所不用其極的出動人力封鎖浪花的三分...所有因素加起來,便造就了勇士在後三戰三分外線熄火,進而完全失去他們團隊火力的結局。

而在勇士失去強大的三分火力後,他們這才驚覺己方沒有一個能夠在內線自主得分的人,他們在籃框下的得分幾乎全都得仰賴空手跑動,或者是由於對手被浪花完全吸走後的空檔切入。也就是這樣「跳投為主力」的特性,因此當外線失常後,也就連帶著內線的得分也崩潰。

原先勇士最大的利多就是體系上可用之兵遠多於騎士,但在三分球的掩護消失後,他們也就泯然眾人、與騎士之間不再有絕對優勢了。更有甚者,LeBron和Irving都是可以打進去內線、在籃框周圍得分的人,再加上Tristan Thompson與最後一戰的Kevin Love在禁區拚死補籃...一來一往之間,勇士不但沒了優勢,反而還開始屈居於劣勢!

而這個殘酷的事實,從後三戰勇士籃下命中率低落,騎士在籃下命中率卻高達62%就能一見端倪。

 

 

所以說,是的,勇士輸了,他們輸給了自己能力上的限制。

當然,我一再強調我個人相信勇士的外線能力是超越歷史的,只是在諸多現實因素的影響下,導致總冠軍戰的他們無法正常發揮。

無法發揮,最終導致敗果。而敗下陣後,再說原先他們應該能夠如何如何,我想也就意義不大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