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6/23

愛有多強,恨就有多強:一部記述籃球場仇恨動員的紀錄片

用仇恨來動員,似乎永遠比以愛動員來得簡單,政治場域是如此──例如ISIS和台灣的洪素珠事件,運動場上亦復如此。球迷往往是因為愛某人某隊,所以自動的對他們的對手形成了仇恨意識,抑或很單純的不喜某人某隊而...

作者:hoopjunkie

Jun-deh Wu

感謝您這篇文章, 勾起了許多回憶, 當年我曾親眼在電視機前目睹他絕殺Kentucky那球, 也替他一直未能在NBA打出名堂覺得可惜.

hoopjunkie

謝謝。親眼目睹The Shot的人應該都一輩子難忘...我也是

帶頭大哥

可惜的是他的生涯最高成就只有以"學生"身分入選夢幻一隊

文生大叔

這部30 for 30真的拍得很好,當年Duke最大的反差就是白人帥哥是中下階層出身,反而黑人帥哥是個貴族;加上校園又身處種族關西複雜的北卡州,這才造成了許多對Laettner的誤解。

影片中更強調的一點是,Laettner根本不介意被恨被討厭,他反而把這些當成他最大的動力,這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hoopjunkie

一直覺得,談運動的主題要談到人心共鳴,就應該要超越運動本身,從其他視角去解讀和理解,我想本片作到了這些

icecubex

這部真的拍的很棒 !幾乎任何美國90年初期的籃球以及社會輪廓都描述到了 我是82年生 未能見證這歷史 但紀錄片讓我跟我太太看的是眼睛都停不下來,真推薦任何領域的人都可以欣賞這紀錄片!

Dexter

還記得大嘴巴爵士的名言,「雷特納和大鳥柏德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他們兩個都站著尿尿。」

hoopjunkie

XDD

Laettner被痛恨的五大因素

本片導演訪談了Laettner本人、他的大學場上對手、隊友、教練、記者、球探、社會學家,以及痛恨Laettner的人們,試圖分析為什麼這樣子的球員會累積如此多的「hater」,結果當然和Laettner本人的個性與球風有關,也和杜克大學在NCAA籃壇裡的特殊地位有很大關係。他們歸納出五點因素:

一、尊貴

人們總喜歡中下階級出身的英雄,而不喜歡好像生來就擁有一切的人,而Laettner正被歸類為後者,因為他中學念的是紐約州私立學校The Nichols School,而杜克大學更號稱是南方的長春藤聯盟學校,不但學術地位極高,籃球隊水準也在K教練的指下日益茁壯,成為全美勁旅。怎麼看,他都應該是個公子哥。

但事實是,Laettner出身於低層中產階級家庭,老爸是水牛城新聞的印刷工人,老媽是公立學校的三年級老師,家裡並不富裕。他為了到私立高中打籃球校隊,還必須在學校裡打工,負責清潔工作才付得起學費,其實是蠻藍領階級的出身。

二、白人

Laettner是白人,白人照理說籃球不該打得那麼好。而杜克大學,也有點早期波士頓塞爾蒂克的味道,被認為是偏好招收白人的球隊。在1990年代初期,黑人文化興起,從以往不被接受,搖身一變為青少年與整個社會的主流和喜好,嘻哈樂和黑人服飾風的流行,都證明那是個「黑人很酷(Black is cool)」的時代。白(Whiteness),因此成了Laettner和杜克的原罪。

最好的例證就是當時紅透半邊天的UNLV(主力球員有Larry Johnson、Stacey Augmon等)以及密西根大學的「密西根五虎」(Fab Five,主力有Chris Webber、Jalen Rose和Jawan Howard等),都是以黑人為主的球隊,球風和場內場外的一舉一動,都是全美喜愛的焦點。杜克和他們之間,有著類似好學生與壞學生、黑人vs. 白人的對比。

街頭和貧民窟出身的黑人球員們,對此自是感同身受。密西根大學的Jalen Rose就說,1990冠軍賽杜克對上UNLV,他們當然是支持UNLV,最後見到杜克大敗30分更是爽得不得了。1992年輪由密西根自己在冠軍戰對上杜克,結果輸了20分,但Rose在多年後仍無法釋懷,稱杜克的黑人根本就不夠黑,出身富貴家庭,早已被白人同化,和許多人對現任美國總統歐巴馬的質疑如出一轍。

然而這些印象和事實並不太符合,杜克大學除了確實出身豪門的Grant Hill之外,其他黑人都來自貧困家庭。至於Laettner,他在隊上最好的朋友Brian Davis是黑人,而且據說最喜歡的音樂正是hip hop。易言之,將杜克和其他學校的競爭延伸為黑白文化之爭,有點太超過。

三、霸凌式球風

Laettner在場上對對手毫不留情。知名的幾次爭議包括在對康乃狄克一役,因為先以肘擊康大中鋒Rod Sellers,結果導致Sellers在一次爭球時藉機報仇,拿著Laettner的頭猛撞地板,有趣的是Laettner自己並不以為意。1992年八強對肯塔基一役,Laettner先是在籃下遭肯大球員狠推,他誤以為下手者是Aminu Timberlake,一分鐘後雙方在地板上糾纏爭球,Laettner抬起腳往Timberlake胸部踩了一下,全場譁然,但Laettner並未被驅逐出場。這椿判決時至今日還在吵,許多人認為Laettner被裁判保護,如果他被驅逐出場,就不會有最後2.1秒的奇蹟球。

他自己說,這來自小時候總是被哥哥欺負和挑戰,訓練出他遇強則強的個性,「只要在球場上,對手就是我的敵人」,大家公事公辦,出了球場是另一回事。這種情緒我也多少能體會,有一段時間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打球「太認真」,認真到想把對手殺了。

籃球作家Gene Wojciechowski說,恨與憤怒是Laettner打球動力的來源,他也以這種方式與對手、隊友相處。

甚至在球隊中,Laettner對隊友也不客氣,尤其喜歡挑戰、欺負控球Bobby Hurley;這種作風和Michael Jordan神似,喬丹也以練球時會刻意刺激隊友聞名。他們的目的都在鍜鍊隊友心智能力,依Laettner的說法,Hurley在被激怒時打得比較好,所以也不介意作那個激怒他的人。Grant Hill也曾說過,Laettner可能是他籃球生涯中最難相處的隊友之一。不過,K教練對Laettner的作法一律開綠燈,K教練的說法是Laettner知道他在作什麼,他的作為是有目的性的(和Phil Jackson任由Jordan「霸凌」隊友的解釋一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