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6/23

愛有多強,恨就有多強:一部記述籃球場仇恨動員的紀錄片

用仇恨來動員,似乎永遠比以愛動員來得簡單,政治場域是如此──例如ISIS和台灣的洪素珠事件,運動場上亦復如此。球迷往往是因為愛某人某隊,所以自動的對他們的對手形成了仇恨意識,抑或很單純的不喜某人某隊而...

作者:hoopjunkie

Jun-deh Wu

感謝您這篇文章, 勾起了許多回憶, 當年我曾親眼在電視機前目睹他絕殺Kentucky那球, 也替他一直未能在NBA打出名堂覺得可惜.

hoopjunkie

謝謝。親眼目睹The Shot的人應該都一輩子難忘...我也是

帶頭大哥

可惜的是他的生涯最高成就只有以"學生"身分入選夢幻一隊

文生大叔

這部30 for 30真的拍得很好,當年Duke最大的反差就是白人帥哥是中下階層出身,反而黑人帥哥是個貴族;加上校園又身處種族關西複雜的北卡州,這才造成了許多對Laettner的誤解。

影片中更強調的一點是,Laettner根本不介意被恨被討厭,他反而把這些當成他最大的動力,這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hoopjunkie

一直覺得,談運動的主題要談到人心共鳴,就應該要超越運動本身,從其他視角去解讀和理解,我想本片作到了這些

icecubex

這部真的拍的很棒 !幾乎任何美國90年初期的籃球以及社會輪廓都描述到了 我是82年生 未能見證這歷史 但紀錄片讓我跟我太太看的是眼睛都停不下來,真推薦任何領域的人都可以欣賞這紀錄片!

Dexter

還記得大嘴巴爵士的名言,「雷特納和大鳥柏德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他們兩個都站著尿尿。」

hoopjunkie

XDD

四、偉大

社會學家解釋,長期、持續的成功儘管會贏得眾人尊敬,卻也會被視為無聊,都讓你贏就好了,別人玩什麼?所以你贏得愈多,眾人的恨和怨念就愈多。

而一旦你登上巔峰,往往需要一些自負/自信(端看眾人如何詮釋),促使自己能夠有足夠的信心繼續停留在巔峰狀態。所以我們看各職業運動的王朝和勁旅,如洋基、愛國者、塞爾蒂克,是不是都認為他們實在臭屁到很討人厭?偏偏他們又持續不斷的贏球,可恨程度自然再度加倍。

球員亦同,如果Jordan、Bird、James都被認為帶有某種程度令人受不了的自負,NCAA時期的Laettner也很理所當然的應該擁有那份自信,畢竟,他到現在還是NCAA錦標賽最多得分、最多出賽、最多罰球出手和命中的紀錄保持人。前肯塔基大學Sean Woods形容得很好:「讓他討人厭的原因,也正是讓他成為一個好球員的原因」;不僅是對Laettner,對其他傳奇球員亦復如此。

五、外表

這應該是不用說明的一點。Laettner曾在1992年入選時人雜誌(People)全球最美麗/英俊五十人之列,他是每一個大學女生的夢想,除了俊俏外表還帶點玩世不恭,完全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他,這種又好又壞的特質是徹頭徹尾的lady killer,引起男性球迷的嫉妒和不爽也可想而知。

Laettner大學時代,也曾因為運動畫刊的一篇報導,被暗示似乎和隊友兼好友Brian Davis是同性戀人。報導刊出後,杜克作客俠客歐尼爾在陣的LSU,結果LSU主場球迷全場高喊「死玻璃(faggot)」和「homosexsual(同性戀)」,Laettner全不以為意,最後以77-67贏球回家。他說,他自己和隊友都知道報導非事實,他只在乎家人是不是因此而受傷害,其他的事他完全不在乎。

愛恨交織

時至今日,每逢每年三月的NCAA錦標賽,Laettner仍不時在Twitter、Facebook等社交網路上被提起,也總是有許多表示他們至今依然痛恨Laettner,市面上甚至還出現了「I still hate Christian Laettner」的T-shirt。面對這一些,Laettner總是一笑置之,或許昔日大學隊友Bobby Hurley說得最好,Laettner對許多人來說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但他也同時完全不在意扮演壞人(villain)的角色。

相同的現象與人格特質,也可以在許多其他明星球員的身上發現。Kobe Bryant和LeBron James的haters多不多?多得不得了,說不定反對者和支持者數量差不多。愛的力量有多強,恨的反作用力就有多強,原因和上面列舉的五點不見得相同,但你畢竟要強大到一定的程度,才會有那麼多的仇恨者。從這方面來看,被仇恨反而成為榮耀的勳章。

而這些球員面對仇恨的心態幾乎完全相同──這世界上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歡你,所以如果有人恨你,就讓他們去吧!有些球員甚至樂於煽動討厭他的球迷,或是毫不客氣的反擊他們。這方面來看,運動員或許比政治人物幸運一點,相同的行為,政治後果可是極為慘重的,政治人物不但必須包容仇恨者,甚至要想辦法去改變他們,將他們招入支持陣營。

本片道出了運動場上微妙的仇恨情結,有些原因其實是很愚蠢的──例如是白人,例如長得帥,但運動就是這麼複雜而微妙的一件事,它足以在一秒鐘內讓你莫名其妙的產生某些強烈的情緒,而且就這麼印在腦海中,數十年不變。它也說明,一個運動員的外在行為和內在個性、場上與場下,有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只不過球迷沒有時間精神、也沒有管道去了解這麼多。

不過你知道,Laettner不care,就像Charles Barkley、James和Bryant也不care一樣,他們忙著專注於偉大,而非作公關形象,而這正是他們特殊的原因。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