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5
作者:一貫三

不爽,所以我不打了:1994大罷工

是不是常聽到一句話叫做「不爽不要做」?這幾乎是吵到最後就會放的無敵大絕,這句話可以讓許多人摸著鼻子乖乖回去做事。但如果不爽到了極點呢? 華航空服員已經為我們示範過「不爽,所以就不做...

請繼續往下閱讀

    是不是常聽到一句話叫做「不爽不要做」?這幾乎是吵到最後就會放的無敵大絕,這句話可以讓許多人摸著鼻子乖乖回去做事。但如果不爽到了極點呢?

 

    華航空服員已經為我們示範過「不爽,所以就不做了。」可以發揮什麼作用,帶來什麼影響。當然,絕不是沒有代價。

 

    那,球場上的罷工那種被抓走的被迫罷工不算,又會帶來什麼影響,又要付出什麼?

 

    最近吵得沸沸揚揚的華航空服員罷工來自工時,也來自勞基法。1994的大罷工,則源於薪資上限。

 

    當年大聯盟的一群慣老闆們有錢大老闆們,看到小市場跟大市場球隊收入不均的差距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明顯,於是決定設置球團利益分享條款,但書就是「球員薪資上限」。想當然耳,這件事需要工會同意,當時的工會主席Donald Fehr(此君後來也成為冰球工會秘書長)表示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這件事,並在七月中旬揚言若是繼續堅持薪資上限,將在九月罷工。

Donald Fehr

    Fehr的擔憂或許是有道理的,當時所設的薪資上限低到大聯盟28支球隊(響尾蛇跟光芒還沒加入)中就有21支球隊達到。

 

    雙方自然開始談判,但就在六月中旬資方代表同時也是聯盟球員對策委員會主席Richard Ravitch提出了完整版的提案,保證會有十個億的薪資跟獲利,但也要求球團的薪資結構要平衡。球員方面,不會有薪資仲裁,四年就可獲得自由身,而老闆們有權保留一個四年或五年年資的球員直到他得到他所想要的價碼。

Richard Ravitch

    老闆們表示這可以讓平均薪資從1994的120萬美金在2001年成長到260萬美金(在罷工過後,2001年的平均薪資大約是226萬美金),條件就是薪資上限。Fehr理所當然地不接受,他認為薪資上限對球員只有B,沒有Z。雙方上了談判桌,但在資方堅持薪資上限的狀況下,陷入膠著。

當時小球迷的抗議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則是參議員司法委員會在6月28號以10:7通過,不同意反托拉斯法。Fehr認為,這讓球員沒有選擇,只能罷工。工會遂在7月28號設下8月12號這個期限,談判若無進展,便要罷賽。

那個時候真的很恐怖,四處的怒氣衝著我們來,特別是我們的球迷。

大聯盟主席(當時還是代理主席)的Bud Selig如此回憶。8月11號那個晚上因為一場比賽因雨延賽,進行了九場比賽。那個晚上,小葛瑞菲打了一支滿貫砲幫助水手在客場打贏運動家;Tony Gwynn打出三支安打,也讓打擊率提升到.394,逼近夢幻的四成;「瘋狗」Greg Maddux則在落磯隊的舊主場Mile High Stadium演出完封,收下那一季的第十六勝。


當年的Selig還很年輕(誤)

    但就在「巨怪」Randy Johnson在晚上9:45分,三振掉運動家隊的Ernie Young,收下那場比賽的勝利,同時也是個人單季的第十三勝後,一切都沒了。時任總統的Bill Clinton所說「四十年來最精彩的一個球季。」就這麼嘎然而止。

 

在那之後我對棒球的感覺再不相同。甚至到了現在,在我棒球生涯都已

      經過去的時候,我對比賽的熱情早已改變,全都是因為那場罷工。那是大

      聯盟歷史上最不堪的時刻之一,我希望我從沒有回來過。

四度二十勝,一次世界大賽MVP,手握三枚冠軍戒,更曾在1990年投出無安打比賽的大投手Dave Stewart如是說。

 

那一年,留下最讓人扼腕的紀錄,或許就是Tony Gwynn自從1941年以來單季最高的.394打擊率。四成打擊率在1941年Ted Williams以.406達陣後便無人再能叩關,直到53年後的1994年。在1994年的8月,他的打擊率是高得嚇人的.475,實際上,他那年從四月後打擊率從沒低於.376,那之後最低點是七八月間的.382。他那年的BABIP是不可思議的.389,主場打擊率是.403,客場低了點,只有.387。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