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6/30

The Big Four(八)交易破局

▲ 生涯後期Bird也跟Walton一樣飽受傷勢摧殘(Google) *** 「1985季後賽,我們總是用三人、也許四人來防守Larry BIrd。我們希望確保隨時都對他造成壓力,...

作者:vantora

第二面紅旗:反覆的快艇隊

在快艇隊公開宣示後,塞爾提克總管Volk也接受了媒體的訪問,但內容所描述的卻與Scheer的版本大有出入。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周五(七月二十七日),我們通知快艇隊經過考慮後這筆交易已經終止,但快艇隊打了通電話說他們想要完成這樁買賣,因此我們說:『OK!』」Volk說著。「周一(七月二十九日)我們還是認為將進行交易,但今天(七月三十一日)早上快艇隊又撥了通電話說想要改變交易的內容,我們很清楚得告訴他們這樣的改變是完全無法接受的,塞爾提克不會同意這樣的條件。」

儘管雙方總管都說得信誓旦旦,但過程中一直扮演另一個重要消息來源的Maxwell經紀人Ron Grinker卻堅信交易將會繼續進行,因為這交易對雙方都有利。

最後,Bill Walton的自由球員生涯又再一次的以沒有任何合約報價收場,在七月三十一日結束後,進入八月一日起Walton又重新成為快艇隊的一員。雖然快艇隊與塞爾提克都替交易宣判了死刑,但交易卻也從來沒有真正停止。

對快艇隊而言,他們的優勢是Walton雖然失去了自由球員資格,但他們深信塞爾提克已經下定決心要擺脫掉Cedric Maxwell,且塞爾提克高層一心想要爭取Walton加盟,在這情況下,如果沒有快艇隊配合依照塞爾提克的薪資結構根本無路可去。而對塞爾提克而言,他們手中的法寶相當諷刺的也是Walton,因為Walton為了強調自己的決心很清楚的告訴塞爾提克自己不會前往快艇隊報到。因此塞爾提克也深信當九月新球季的訓練營報到開始時,快艇隊面對Walton的缺席與堅決態度,跟最後人財兩失相比,快艇隊必定會讓步。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就像是兩個怒目而視的死仇,都忍耐著在等對方先忍不住眨眼。

▲ 整個談判過程裡Auerbach展露無所不在的霸氣(Google)

陸陸續續的消息傳出,Walton甚至願意放棄合約裡遞延附款中的部份金額來換取快艇隊同意這樁交易,但當快艇隊繼續試圖從談判中獲取更多利益時遭到了塞爾提克的否決。經過幾番折衝,塞爾提克對快艇隊一路以來反反覆覆的態度已經感到極度厭煩,非常不耐煩的總管Volk去電快艇隊告知塞爾提克放棄這筆交易的決定。幾天後,快艇隊總管Carl Scheer打了通電話給因手術而在華盛頓特區家中休養的塞爾提克總裁Red Auerbach,告知快艇隊同意進行交易,希望能一起協商最後的內容。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電話裡Auerbach口氣不甚客氣的直言塞爾提克願意重回談判桌,但塞爾提克將不會再提供早前同意的包裹:Maxwell與一個86年首輪選秀權。

「我說:『Red,我們很早以前就對這一點達成協議!』」Scheer回憶著。「然後,Auerbach就直接掛上了電話。」

------

本文參考

Nothing But Net/Bill Walton;The Big Three/Peter May;The Last Banner/Peter May;On & Off The Court/Red Auerbach with Joe Fitzgerald;When The Game Was Ours/Larry Bird & Ervin Magic Johnson with Jackie MacMullan 以及 Boston Globe/L.A. Times/Sport Illustrated/NESN/New York Times/CSNNE/Yahoo! Sports等各媒體

 

專題:The Big Four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