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6/06/30

The Big Four(五)出乎意料的體檢結果

▲ 兩代傳奇中鋒Bill Russell Bill Walton(Google) *** 1986年,在一場與Bill Russell的電視訪問裡,Bill Walton與Rus...

作者:vantora

▲ 兩代傳奇中鋒Bill Russell & Bill Walton(Google)

***

1986年,在一場與Bill Russell的電視訪問裡,Bill Walton與Russell一同漫步在波士頓花園廣場。行進間,Russell沒有留意屋頂上那些冠軍錦旗,因為,大部份的錦旗都沾有Russell的汗水。當兩人走到球場中央時,Russell突然停了下來,環視著這座古老的球館。

「我想不出任何一個比波士頓花園廣場更好的出賽地。」Russell若有所感的說著。

「我唯一無法想像的,」Walton接口道。「是耗了那麼久才將我帶到這裡的種種事情。」

***

正面出擊

原本塞爾提克低迷的氣氛在Bill Walton的來電後完全改觀,取得大主將Larry Bird的首肯,總裁Red Auerbach與總管Jan Volk展開了招募Bill Walton的工作,雖然Auerbach已經拍板定案,但如何讓Walton穿上塞爾提克球衣卻是一大難事。

首先,Walton雖然是自由球員,但經過這幾年Larry Bird、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與Cedric Maxwell陸續換約後,即使Walton的實際薪資只是聯盟基本底薪的二十萬美金,遠比Maxwell的八十萬美金的平均年薪還低,塞爾提克還是老早就沒有薪資空間可以直接簽下Walton。Walton的低薪導因於長年的受傷歷史,讓Walton的薪資合約中包含了大量的激勵條款,除了一般常見的出賽場次、出賽時間等條件外,甚至還有例如進場觀眾人數的特殊條款。這是因為Walton出身聖地牙哥地區,當初快艇隊願意簽下Walton,其中有一大部份原因就是著眼於他的地緣關係對票房的影響力。如果這些目標都能達成,Walton的合約將達到聯盟頂尖的一百萬美金之譜。

而另一方面,雖然技術上Walton具備自由球員資格,但那個年代並沒有所謂的無限制自由球員,因此縱使塞爾提克空出了薪資,快艇隊還是有可能跟進塞爾提克的報價,而即使快艇隊願意放手,塞爾提克也得要與快艇隊商討補償的方式,儘管如果最後雙方破局將交由聯盟主席來仲裁,但這往往對搶親的球隊較為不利。

因此,塞爾提克在幾番推演後決定正面出擊,直接向快艇隊提出交易的要求,用球季結束後的大頭會商中就確定被排除在未來藍圖中的先發前鋒Cedric Maxwell來交換Walton。為了促成交易並化解快艇隊對Maxwell膝傷的疑慮,總管Jan Volk在雙方接洽後立刻很爽快的同意快艇隊總管Carl Scheer的體檢要求。體檢訂在六月十八日舉行,由Maxwell從北卡老家飛到了洛杉磯接受快艇隊隊醫Tony Daly醫師的檢查。這天正巧也是NBA的1985年選秀會,選秀會上快艇隊按照計畫用第三順位挑選了來自Creighton大學的七呎中鋒Benoit Benjamin,一切都看似為了Walton的可能交易而預做準備。

第一面紅旗:未正確復健的膝蓋

但這計畫在快艇隊隊醫Daly醫師替Maxwell進行體檢後觸礁。

骨科名醫Daly醫師是當時腿部運動傷害的權威之一,當然這也與過去幾年他是Walton主治醫生,且替Walton的雙腳動過無數手術有相當密切的關聯。經過當時最先進的儀器檢查後,Daly醫生提供給快艇隊總管Carl Scheer的報告並不正面,他認為Maxwell在二月二十二日動刀的膝蓋並沒有接受正確的復健,這讓Maxwell受傷的左膝在與健康的右膝相比之下,雙腿的四頭肌的肌力約有25%的差距,這結果讓Scheer對這筆交易扔出了紅旗。

原本最該擔心體檢結果的Walton還沒上場,半年前還活蹦亂跳的Maxwell卻被快艇隊給打了回票,快艇隊!

▲ Cedric Maxwell的運動力在受傷後大受影響(Google)

「我們還在試著搞定這一切,」面對記者的提問,總裁Auerbach故做輕鬆的說著。「快艇隊說他們的隊醫並沒有發現Maxwell的膝蓋有任何結構性的問題,這跟我們過去的結論相同。但是他受傷左膝的四頭肌復原情形跟正常的右膝相比有落差,這是他們擔心的點。」

事後,Scheer透露在雙方的會議裡Auerbach展露了一貫的霸氣,面對快艇隊利用先進儀器所做的檢查結果,Auerbach毫不在乎的說著:「醫師跟儀器沒有半點意義,我從沒看過哪台儀器能夠抓籃板跟得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