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2
作者:JK47

2019賽季,洋基的大頂薪時代?

由於是系列性質的文章,所以如果單看這篇,或許會讓讀者有些不懂的地方;所以如果想在這篇文章之前,先了解一些背景和前面的內容,可以依序參考這兩篇:「洋基隊該不該選擇重建?」、「洋基微重建後該怎麼做?從薪資...

請繼續往下閱讀

由於是系列性質的文章,所以如果單看這篇,或許會讓讀者有些不懂的地方;所以如果想在這篇文章之前,先了解一些背景和前面的內容,可以依序參考這兩篇:「洋基隊該不該選擇重建?」、「洋基微重建後該怎麼做?從薪資先談起」。在第一篇文章中,我們探討了洋基需不需要選擇重建,而如果還沒有看過,這邊可以先幫忙貼上最後的結論:

洋基該不該選擇重建?我認為他們應該要保留現有陣容到明年、採取以賣掉合約年球員為主的微重建,除非真的有球隊願意開很高的價碼,衝搶Miller或是Gardner等球員。而拿回來的包裹,也希望是明年賽季、甚至是今年下半季,就有機會衝擊大聯盟戰場的年輕球員。那麼洋基的微重建會和球隊的薪資結構,牽扯上什麼樣的關係呢?微重建只是個階段性的策略,731交易大限過後,接下來洋基需要什麼樣的後續動作?這些問題就先在這裡賣個關子,我們下一篇再談。

 

什麼是「微重建」?在文章中同樣有解釋:

以目前洋基的球隊結構,應該是用不著砍掉重練式的重建(Rebuild),而是比較適合「微重建」(Retool),也就是翻新球隊的某一些部分、讓陣容在短期內可以恢復競爭力,而不是重頭來過、建造全新陣容。那麼要怎麼「Retool」?(Retool我想不到更好的翻譯,之後就稱之「微重建」吧!) 

 

 

那麼洋基該怎麼微重建?在第二篇文章中有四頁篇幅的解釋,這裡擷取個人覺得最有代表性的一些段落:

以上,都是指洋基今年未獲得即戰力先發投手的情況;如果洋基在這季731就能拿到一個先發,那2018年的洋基就可以少簽一個人。而這樣的前三號先發組合(Arrieta、Eovaldi、Pineda),在2019年也只會花洋基大約80M;由於時間距今久遠,所以這些當然都是想像成分居多,但核心概念並沒有變:2018年球季勢必得搞定輪值的洞,團隊薪資空間大到至少有100M美金可砸,那當然是希望能簽下至少一個王牌級的投手、或是兩個中段等級的工作馬、以及兩個短約的打工型老將。

 

「王牌級的投手」......市場上大概只有Arrieta一個解答;所以當然也是有價錢太高、導致洋基不想追的可能,那就得簽三個工作馬、兩個短約老將撐過2018賽季。反正以超過100M的薪資空間來說,要搞定先發輪值五個洞應該是足夠的,特別是如果四五號先發都是只簽一年短約的打工仔。不過,假設洋基能在2018年簽下Arrieta、以及兩個中段先發、兩個短約工作馬,搭配仍屬完整的野手陣容,應該還是具有一定的季後賽衝擊力,而且這樣也應該還不會衝破220M的薪資上限,可以讓球隊免繳豪華稅,所以我支持洋基去追Arrieta。

 

而Arrieta雖然到2019年的時候已經33歲,但他和兩個中段輪值的投手,在2019年只會花洋基最多每年80M(誇張一點,也可以估90M);最上面的薪資預估表顯示,洋基在2019賽季的保證約部分只有41M,加上這90M也只會讓團隊薪資來到131M(假設田中跳脫、McCann/Gardner的球隊選擇權買斷),能補強的空間還是多到爆表。而來到2019賽季,正是洋基團隊薪資準備衝破薪資上限的好時機。前面提到過,2017、2018球季把薪資壓在豪華稅線的下方,就是為了讓2019年球隊衝破限制、薪資爆表的時候,可以繳付第一次違規的豪華稅低稅率。

 

那為什麼說2019年,會是洋基準備衝破豪華稅限制的好時機?別忘記這是個系列文,就讓我們下一篇再來討論,一同解開這道謎題。

 

在這篇文章開始之前,還是先打個預防針比較保險,以下是幾個條列式補充:(1)這種類型的文章,當然目前還是想像的成分居多,並不是說真的會發生;不過以我的觀點,個人當然是比較希望看到,洋基未來有類似的操作的方向。

 

(2)在系列第一篇文章有提過,這些文章都是奠基在「若洋基會在這季731當賣家」之上如之前所講過,如果洋基在七月中旬,可以把戰績拉回到外卡競爭列強中,那當個小資買家、買個類似Jay Bruce的左打砲補強一壘,或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但如果洋基在七月中的戰績,仍然不足以和外卡競爭者們攪和,那趁著交易價值正高,季中賣掉Carlos Beltran、Aroldis Chapman這兩個只剩半年約的球員,之後進行微重建可能會是比較好的選擇。那最近盛傳的Andrew Miller、Brett Gardner呢?過去兩篇文章提過,除非有球隊開出破盤價,要不然微重建的概念就是留下他們、帶著他們續拚2017賽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